七只影

钧天高考纪事(上)

诗酒趁年华:

人物ooc,现代有私设,双白部分不多,慎点慎点慎点


————————————


Part1.离高考还有100天,你在漫天星光里熠熠生辉的模样


作为全国最大也是最重要的考试之一,各大中学对高考的重视程度不言而喻,钧天三中作为市重点之一自然也不例外,奈何教育部一再强调给学生减负,所以即使三中的校长啟昆竭尽全力压榨少得可怜的寒假,还是不得不老老实实的按照规定在元宵这天注册开学。在交了学费发了课本班主任训话之后照例要打扫空了一个假期落满灰尘的教室,公孙作为文科班为数不多的男生,提水这样的体力活自然就洛道了他的头上。公孙在洗手间接水的时候,刚好在水槽边遇到了隔壁班的陵光,顺手就将接好的半桶水递给了他,问道:“陵光,你今晚有时间吗?”


“当然有啊,晚上又不上自习,你要干嘛?”陵光接过公孙递过来的水桶回答道。“卧槽,公孙,你这是看不起我啊,给我半桶水什么意思,给爷接满了。”


“公孙照顾你你还不领情,陵光你也太不识好歹了。”身后突然传来蹇宾的声音,两人回头一看,就见蹇宾和齐之侃拎着水桶拖把走了过来。


“切,谁要他照顾了。”陵光嘟囔了一句,公孙看了不由得失笑,“蹇宾,小齐,你们来得正好,晚上有时间么,我们一起去放孔明灯怎么样?”


“好啊,一天到晚都窝在学校里上课,我都快不知道外面是啥样了。”小齐听到晚上要出去玩,一下子来了精神。


“你不是才从外面回来么?”陵光白了小齐一眼。


“我们跟你们可不一样,我们住校,就校长那德行,这学期不把我们锁死在学校才怪。”蹇宾将水桶放在水槽里,水龙头一转,哗的一下,水就冲了出来,水花四溅,像是他们所剩无几的青春岁月,飞扬跋扈。


“你们等下回去问问慕容和小孟晚上来不来,我们几个分班之后都没怎么聚过了。”


“慕容肯定没问题,就是小孟...”拧着拖把的小齐有些担忧。


“有我和慕容在,怕什么,晚上肯定把小孟带出来。倒是执明这小子失踪都快一学期了。”


“还不是为了慕容,就他那样,也就慕容能制得住他,你看他一走,翁老师气色都好了不少。”


“哈哈哈哈哈哈。”想到执明的光辉事迹,四人一起爆发出了杠铃般的笑声。


“一会儿卫生搞完了去二班找你,小齐,走了。”蹇宾关了水龙头,拎着水桶跟小齐一起回了教室。公孙知道陵光的脾气,给陵光的水桶又接了点水,还是忍不住说了句,“要不我给你拎回去吧?”然后毫无意外的收获了陵光的白眼。陵光拎着水桶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公孙在原地无奈苦笑,自己选的人,跪着也得纵着。


蹇宾和小齐回到教室的时候,慕容正在擦教室最高的几块玻璃窗,小齐接过孟章手里的污水,问他们晚上要不要一起出来玩,慕容应得爽快,孟章抱歉的笑了笑,正要说自己去不了呢,蹇宾就跟他说:“小孟,你就说你想不想去呗,你要是想去,你爸妈那我和慕容两个还搞不定嘛,是吧,慕容?”慕容没有说话,回了他一个Ok的手势,继续和玻璃奋战。


“那我回去跟我爸妈说一声。”


“行,你就说我们仨约了去图书馆学习,到时候我和慕容来接你。”


“好。”


虽然距离高考的时间越来越近,压力也越来越大,但是毕竟都还是十七八岁的孩子,还是有些贪玩的年纪,在开始百日倒计时的这天,大家都抓紧了这仅剩的半天假期进行最后的狂欢。


公孙去陵光家找他的时候,陵光的父母正带着他下楼准备一起出门,然后三人出了小区门口就看到了在马路边上站得像颗挺拔的松树的公孙。公孙一本正经地向陵光的父母问好,并表示和几个同学约好了放孔明灯,委婉得表达了想带陵光一起参加的意思,严肃的模样俨然一个小大人,惹得陵光的父母只想笑,但是为了儿子的面子又不得不强忍着,“陵光已经跟我们说过了,去吧去吧,别玩太晚回来。”


“谢谢叔叔阿姨,十点之前我一定把陵光送回来。”


“谁要你送了。”陵光不满地说到。


“这不是怕叔叔阿姨担心嘛。”


“就你话多。”


“......”


陵光的父母看着两人并肩而行的背影,笑得一脸慈祥,“你看他们这样子,年轻真好啊,转眼我们就都老了。”


“哪里就老了,我怎么觉得你还是我刚见你那会儿的样子呢。”


“都老夫老妻了,说得什么话这是。”陵光的母亲娇嗔道。


“实话。”陵光的父亲挽紧了她的手,快了她半个肩头,先下了一阶台阶,“我们这样不也挺好,当心楼梯。”两人交谈着一起没入人海。


相较于陵光父母的开明,孟章的父母显然要难搞得多,因为孟章的身体不好,像这种街上到处都是人的节日,他的父母一向不让他出门,但是面对背着书包一副乖乖仔模样的慕容黎和蹇宾,两个理科大神邀请自家儿子去图书馆学习,孟章的父母自然没有反对意见。


成功把孟章也弄了出来,六人一起向着约好的地点前进。


钧天的元宵每年都办得很热闹,大街小巷都挂满了红灯笼,夜间还有盛大的花车游行活动,有关部门还请了专家计算了当晚的风向特地辟了一块地出来给市民放孔明灯。晚上七八点正是人流量最大的时候,虽然慕容一直拉着孟章,但是街上人实在太多,一波人涌了过来,孟章一下子就被挤开了,左脚拌了右脚,眼看孟章就要摔倒,有人手疾眼快的拉住了他,以一种守护的姿态将他拥入怀中,替他挡住了来来往往的人群。


“你没事吧?”


“我没事,谢谢。”孟章礼貌的回应着,心跳有些加速,一抬头,仲堃仪的脸便撞进了他的眼底。“诶,学长,是你啊!”六人看是仲堃仪,也都大吃一惊,仲堃仪是高他们一届的学长,三中的风云人物,即使已经毕业了,三中依然流传着不少关于他的传说,高三刚开学的时候他还作为优秀毕业生回三中做过演讲,能够在大街上偶遇传说,一群人激动得不行。仲堃仪笑着和大家打了个招呼,然后就和孟章旁若无人地聊了起来,看着一派熟稔的模样。等到他们发现不对劲的时候,一群人已经嗅到了大事的气息,五双眼睛正盯着他们放绿光,陵光率先发难,其余三人紧随其后开始逼问孟章是什么时候认识的仲堃仪,两个人现在是什么情况,话里话外都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意思,唯有慕容的神色有些古怪。孟章倒是老老实实的告诉他们就是仲堃仪回来做优秀毕业生报告的时候认识的,但是大家明显不相信这么官方的回答,还想要深挖其中的内情。


“其实我和慕容更熟悉些,是吧,慕容。”仲堃仪看孟章有些招架不住,赶紧把话题转到了慕容身上。对此慕容表示,啧啧,这么点小事就心疼了,围魏救赵方方土你干得漂亮。


于是慕容摸了摸鼻子,曝出一个惊人的消息——他住我家楼上。


不仅如此,仲堃仪这三个字几乎贯穿了慕容迄今为止的学习生涯。对慕容黎来说,仲堃仪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别人家的孩子。小到学前班的小红花,大到全国竞赛,有他在,第一就没别人什么事,最后高考不仅拿下钧天市理科状元的头衔,更是甩了第二名近二十分,考进全国临床医学最强的天枢大学。按照慕容黎的父亲对他们兄弟俩严格的要求,仲堃仪简直就是最佳参照模板好嘛,于是慕容就开始了仲堃仪阴影笼罩下的生活。而且最气人的事,他哥慕容煦仗着自己早生了几年不用和仲堃仪这种可怕的存在做比较总是时不时的来嘲讽一下他,尤其是在他一不小心考砸了的时候。慕容觉得自己现在还能和仲堃仪心平气和的相处并帮他解围可以说是个奇迹了。别人家的孩子什么的,真是不能更讨厌了。


大家很快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慕容身上,然后,然后方方土就把孟章拐跑了,等他们回过神,两个人早就看不见人影了。


公孙:“不亏是仲大神,一句话就把小孟拐跑了。”


小齐:“小孟跟着学长,不会有什么事吧?”


蹇宾:“小孟和大神那么熟,怎么可能会有事。”


陵光:“这可不好说,毕竟防火防盗防学长。”


慕容:“放心吧,方方土不喝酒就不会有事。”


小齐:“慕容你这么一说我有点害怕啊。”


陵光“怕什么,他们俩明显不想我们打扰,二人世界,懂吧?”


“......”


“学长,我们就这样丢下他们会不会不太好啊。”


“放心吧,他们不会怪你的。放孔明灯的山坡那么小,现在人又多,我们还是去其他地方吧。”


“哦。”孟章底声应道,明显心情有些低落。


“小孟,你能跑步吗,就八百米,要冲刺的那种。”


“嗯,有点勉强,不过可以试试,怎么了,学长?”


“带你去个地方。”仲堃仪握住了孟章的手腕,逆着人流向着河对岸走去,眨眼间,两人就到了三中。三中今天刚刚开学,教学楼只有几间教室亮着星星点点的光,大部分都还暗着。仲堃仪带着孟章窜进了学校旁边的一条小道里,然后在灌木丛下的校园围栏里找到了两根已经松了的,轻易的抽了出来,等两人钻进去后又装了回去,如果不注意看的话根本看不出跟旁边的围栏有什么不同。


“学长,你怎么也知道这个地方,慕容告诉你的吗?”


“想多了,这是我告诉他的,以前觉得大门离教学楼太远了浪费时间就想走个近路,为了躲监控我还花了不少功夫。”(emmm,这个确实是我们高中围栏被拆掉的原因之一,我也是其中的受益者hhhh)


两个人偷偷溜进了学校,又一路躲着监控上了钟楼,仲堃仪扯了扯缠在铁门上的锁链,铁门就露出一道不小的缝隙来,两人钻了过去,上了顶楼。孟章看着钟楼外的校园全景,张大了嘴巴,兴奋得差点叫出来,“学长,你怎么什么地方都有办法进来,我以前就想上来看看,可惜一直没有机会,你真是太厉害了。”


看着孟章吃惊的表情和眼底的崇拜,仲堃仪只觉得有些好笑,这小孩怎么能这么可爱。


“小孟,写个愿望吧。”仲堃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撑好了孔明灯,将记号笔递到了他的手里,孟章想了想,在灯上写下了远方两个字。


“就这么简单啊。”


“不简单的,远方,对我来说有很多意义。”


“比如?”


“比如,我不想再按照我爸妈的安排生活了,我想自己决定自己的人生,远方只是一个开始。”


“那,天枢算远方吗?”


“当然算,只要不是钧天都算。你的愿望是身体健康啊,是不是因为你是医学生?悬壶济世,医者仁心,学长,你的愿望真伟大。”


伟大么,其实我不过是希望你身体健康罢了。仲堃仪看着孟章被灯火照亮的瞳仁如是想。


“小孟,你想过要考哪所学校吗?”


“暂时还没有,我爸妈的意思是家里附近读个大学就行了,但是我想去远一点的地方,这次我不想听他们的了。”


“那,考天枢的大学怎么样?”


“学长...”


“我的意思是,我的意思是...”看着还有些孩子气的孟章,仲堃仪突然有点心虚。


“好啊。”孟章笑得灿烂,仲堃仪看着他的笑容失了神,手一松,孔明灯就飞了出去,他朝下看了看,正好有保安在附近巡逻。“小孟,我们快点下去。”手再次被仲堃仪拉起,没有管被解开的锁链,迅速的下了楼,刚好就撞上了不远处的保安。


“你们两个,站住!是不是你们在学校里偷偷放孔明灯,别跑,给我站住!”保安在身后大喊。“大叔,我们就是毕业了回来看看,您就放过我们吧”仲堃仪拉着孟章跑得飞快,他真该庆幸今天孟章没有穿校服。漆黑的夜里,两人奔跑在校园的小道上,奔跑的脚步声点亮了路过的每一盏路灯,孟章甚至能听到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


他想,这个元宵,他会记得很久很久。


学长,你就是我想要到达的远方。孟章无意识的说出了这句话,仲堃仪一怔,抓着孟章的手握得更紧了。


“小孟,报天枢的大学吧,我想和你在一起。”仲堃仪觉得自己今天晚上简直是疯了,一切都脱离了掌控。本来他想等孟章高考结束的时候再告诉他这件事,孟章现在还太小,他怕吓到孟章,他想慢慢等,等他毕业,等他长大。但是在他知道孟章的父母不愿他去太远的地方时他就慌了,他是知道孟章父母有多强势的,如果孟章妥协了,那他也许就没有机会了,于是他小心的和孟章求证,在得到孟章的答案之后才有了一点安全感。而当孟章说出那句你才是我想要到达的远方时,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告诉了孟章他想和他在一起。这样会不会太唐突了呢,会不会影响孟章接下来的复习呢?仲堃仪有些不安,这实在不像是他的作风,他向来是习惯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再动手的,但是今天的一切,几乎完全都是出于本能的,没有任何计划,任何章法,想到了就带着孟章去做了。让人撞开慕容黎拉着孟章的手也好,将人从他的朋友那里悄悄带出来也好,甚至是去钟楼放孔明灯以及突然的告白,没有一件事是经过大脑思考的,只是不想别人牵着小孟的手,只是不想小孟的眼里挤满了其他人,只是不想看到他失落,于是他就做了。两个人突然就沉默了下来,直到甩掉保安把孟章送回家,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过一句话。眼看着孟


章就要上楼了,仲堃仪终于忍不住说到,“小孟,我知道今天太突然了,但是我是认真的,高考结束之后,你告诉我答案吧,不管好的坏的我都接受,你好好复习,高考加油。”说着,也不等孟章反应过来就转身走了。


其实,我现在已经有答案了啊,学长。孟章看着仲堃仪渐行渐远的背影,眼底是仲堃仪没有发现的柔情。


被特地划出来放孔明灯的小山坡上挤满了放孔明灯的人。看着公孙和陵光,小齐和蹇宾两两一组合作将孔明灯撑开,点燃松脂,然后互相看着彼此笑得柔情蜜意,慕容突然觉得有点撑,大概是晚饭吃太饱了,他想。抬头看着漫天飞舞的孔明灯,慕容黎觉得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见过执明了,连带着他的班主任翁老师对自己的态度都不一样了。以前看到自己和执明在一起的时候总要怼他两句,只有他的时候也要借着老师的身份劝他不要影响执明学习,慕容对此表示呵呵,就执明那副混吃等死的样子还用得着他影响么。但是自从执明去参加艺考培训后,翁老师就直接无视了他,即使路上遇到也是当作没看见直接走开。


还真是有点想他了,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培训会不会很辛苦。然后慕容就听到有人在他的身后喊他“阿离!”,一定是幻听了。然而事实上并不是,“阿离,阿离!”声音越来越近,慕容回头,就看见执明在人海之中冲着自己咧嘴傻笑,他的背后有万千孔明灯升起,漫天的火光倒映在他的眼眸里,衬得他的眼眸明亮如星辰。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下午才回来的,然后我就去你家找你了,本来想给你个惊喜的,结果你哥说你出去了。”执明撇撇嘴,表达了自己的小委屈。


“刚回来就急着找慕容啊。”陵光看着执明,不怀好意的笑着。


“我找阿离关你什么事。”


“我有说关我什么事吗?”


“现在都开学了,明天你不就能在学校里见到慕容了嘛,这么着急干嘛。”小齐补刀。


“有句话叫什么来着,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执明一走就是半年,这加起来都几辈子没见了,能不着急吗?”蹇宾三连击。


“你们...”


“蹇宾,你和小齐的灯好像挂树枝上了。”慕容淡淡的说了一句。小齐慌忙回头看了一眼,好像还真是。


“慕容你就不要转移话题了,你以为你是仲大神啊。”


“陵光,你高三数学是不是就没有及格过。”


“卧槽,慕容黎你...”被戳中痛处的陵光炸毛。


“厚积薄发,厚积薄发。”公孙赶紧顺毛。


执明的到来让几人开启了互怼模式,但是其实大家对于执明回来这件事还是相当开心的,于是几个人一合计,找了个路边摊撸串,酒倒是没敢点,毕竟明天还要上课。


六个人围着张小桌子吵吵闹闹,执明吐槽几个月的时间里每天睁开眼睛就是画画,各种画,感觉自己对美术的热爱都快磨光了;陵光吐槽数学变态,出题老师都是反社会人格;蹇宾嫌弃物理老师猥琐且固步自封,物理课无聊还不让人写其他作业;小齐表示每天作业多得都没时间运动了,他的篮球都快发霉了。公孙和慕容话不多,就静静听着他们说,眼看着时间不早了,就散了。


执明成功带走了慕容,公孙送陵光回家,蹇宾和小齐则一起回学校。


“很辛苦吧。”回去的路上,慕容突然这么问执明。


“当然辛苦啦,每天都见不到阿离,想阿离想得好辛苦。”执明当然知道慕容的意思,却故意打哈哈。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慕容拉起执明的手,看着骨节上磨起的茧以及被小刀划出的细小的伤口,指甲缝里还有没洗净的铅灰。执明原来的手是很好看的,骨节分明,十指白皙圆润,但现下却是伤痕与颜料交错,因为长期接触颜料又不断清洗而变得布满细纹,带着与年纪不符的老态。


“阿离。”执明不自然的抽回自己的手,“阿离,你是不是嫌我的手不好看了。”


又是这样略带委屈的口吻,往常他总是这样和自己撒娇,但是这次,他却是真的难过了,如果,当初他不说出那样的话来,他是不是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阿离”执明突然抱住了他,“阿离,路是我自己选的,你不用为我难过。而且我也是真的喜欢画画,这样我就可以把你的每个样子都画下来,不管哪条路,辛苦都是难免的。跟你比起来,我已经算是走了捷径,那不在其他地方辛苦一点,怎么公平呢?阿离,以前,我总是在仰望你,但是现在,我想和你站在同一个高度。”


“呆子,我哪里需要仰望了,你明明比我高。”慕容的眼眶有点红,还好他抱着他,看不见他此刻的模样,不然他肯定要笑话他了。听着慕容文不对题的回答,执明看着远处的天空笑了笑,他的阿离啊,总是这样口是心非。


蹇宾和小齐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猜到宿舍大门肯定关了,所以从小道里偷偷溜进了学校之后,两个人直接绕到了宿舍楼的背面,踩着空调的机箱准备先翻到二楼然后跟201寝室借个路再上去。三中男寝的201历来都是学生翻墙的绝佳场所,这已经是学生之间心照不宣的秘密了,但是今天蹇宾和小齐的运气明显不太好。当蹇宾踩着空调机箱翻进201的阳台,小齐紧随其后踩上空调的机箱时,班主任出现了。


“前面的,你在干什么?!给我下来!”若老师大老远就看到有个人准备翻墙,只是夜色里,看不清是什么人,趁着班主任还没追上来,齐之侃动作迅速的翻进了201的阳台,好在201的人还没有睡,习以为常的给两人开了门,201的人明显也听到了老师的怒吼声,“今天若老师难得留校值班,你们这运气绝了。”


“等会老师要是问起来,你们就说只看到了我啊。”蹇宾特别交代道。


“蹇宾,你这是打算一个人扛啊,行啊你。”


“反正若老师也没看见是谁,就当帮个忙呗,改天请你们吃泡面。”小齐正想说话,却被蹇宾一个眼神制止了


“泡面哪够啊,起码再加根泡面拍档。”


“我要两根。”


“没问题,都包在我身上,走吧,小齐。”


两个人一起出了201,转身上了楼梯。“蹇宾,你为什么——”


“若老师看你不顺眼又不是一天两天了,万一他借题发挥整你怎么办?”


“可是你怎么办?”


“小齐是在担心我吗?”


“当然啊!晚归被发现严重的要记过处分的!”


看着小齐着急的样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若老师不会对我怎么样的,最多骂我两句,你别忘了,接下来还有场物理竞赛。”


“可是这学期的保送名额就快出来了啊,你要是因为这件事丢了这个名额怎么办?”


“那怎么办,跟他说老师晚归的是齐之侃,万一他公报私仇给你记个处分,你还要不要考国防大学了?”


“可是——”


“小齐你对我就这么没有信心吗?”


“蹇宾,我不想拖累你。”


“小齐,你相信我吗?”小齐看着蹇宾坚定的眼神,点了点头,“那就行了,你现在赶紧回去睡觉,一会他该把宿管弄醒上来了,小齐,相信我,我不会有事的。”


然后蹇宾就在楼道里等着班主任上来,告诉他自己就是学习压力太大,做了好几道物理竞赛题,饿了出去吃个夜宵减减压,他现在也确实是满身的烧烤味。若老师在听到他说做物理竞赛题的时候心情明显好了不少,但还是板着脸训了他半小时,蹇宾就低着头默默思考普朗克等一众物理大师为何最后都成了地中海,尤其普朗克,年轻时的颜值简直吊打一众小鲜肉,最后居然变成物理书上那副模样,岁月真是一把杀猪刀。不会他研究物理研究到最后也会变成这副样子吧?一想到自己秃顶的模样蹇宾赶紧摇了摇头,正好若老师问他还有没有下次了,看着蹇宾非常严肃的摇了摇头,终于满意的放他回去了。


蹇宾才回到寝室,小齐就迎了过来,“我都说了我不会有事了。”蹇宾拍了拍小齐的背,在十五的月色之下笑得一脸温柔,今晚的月色真美,小齐想。


——————————


又要高考了呐,眨眼之间,我离高考已经这么遥远了,突然有点想念自己明明一堆卷子却还是非常闹腾的高中生活,于是就想写一群人热闹的高中生活,虽然写得好像有些流水账了,但是这些都是我记忆里最美好的模样啊。


其实方方土最开始的专业是食品质量与安全,因为日常喝假酒hhhh,蹇宾一开始是设定文科生,政治,尤其哲学超好的那种,毕竟神学与哲学是相互的,不过剧情需要就改掉了,物理也算是天文研究里很重要的一部分了,符合天玑天文发达的属性。本来设计了一个框架然后觉得五千应该就能完结了,结果没想到五千只写了百日倒计时一天的故事,可能因为我比较话唠吧。


下次更新大概要一个月之后了吧,因为我要期末考了呀,祝我期末考试顺利,同时也祝福即将高考的仙女们都能超常发挥,考的都会,蒙的都对,晚上好好休息,明天后天加油↖(^ω^)↗

评论

热度(20)

  1. 以齐制宾诗酒趁年华 转载了此文字
  2. 七只影诗酒趁年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