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只影

仲孟 第七十章

假酒熊与彭小葱:

  骆珉回城后,在家里修养了几天,其实,说是修养,骆珉到底还是放心不下,将此次盛宴需要打理的事宜粗略过了一遍。
  有时候连仲堃仪都觉得,骆珉只领个将军的职位着实是可惜了,骆珉有治世之才,又能领兵作战,若不是自己选择在乱世隐匿,骆珉说不定也如同当年的公孙兄与慕容离一般,名扬天下。
  听说慕容离在宫中后,他也抽时间去见过了。骆珉与那瑶光国主只有过几面之缘,但如今再见,也看出了他与往日的不同。
  如今的慕容离,当年的锋利气息,或许是因为失去了记忆的缘故,已经淡了不少。只是那眼睛里的孤傲与疏离,却是越来越明显。
  “见过瑶光国主。”
  慕容离抬头看着眼前的白衣男子,在脑海里搜寻了一遍,并未发现有关他的任何记忆,皱了皱眉,只轻轻点了点头。
  骆珉站直身子,见慕容离正打量着他,有些诧异,“慕容国主还记得我?”
  慕容离收回眼神,摇了摇头,“只是觉得你很像一个人罢了。”
  骆珉挑眉,“一个人?”
  慕容离不再看向他,修长好看的手指抚摸着玉箫,“你很像我最近想起来的一个人。”
  慕容离从两年前醒来后,就知道自己丢失了一部分记忆,一开始他以为那只是些无关紧要的记忆,可是后来他发现,自己身边的所有人,不管是方夜还是萧然,都对那段过往三缄其口,甚至连仲堃仪都四两拨千斤地搪塞过去了。
  直到前几天,骆珉回程,他无意中看见了,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从未出现过的人,穿着淡绿色袍子,接着有关那个人的记忆便接踵而至,他会文,能武,只是自己与他经历过什么,却记不起来了。
  趁着方夜不在,慕容离想试试向眼前这个看起来温润的青年套套话。
  骆珉笑了笑,“在下倒不知,原来还与瑶光国主的故人长得相似。”
  慕容离执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长的不像,气质很像。”
  “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他应该叫子煜,同你一样,性子温和,懂朝廷之事,也善兵法。”
  骆珉没想到慕容离会突然提起这个人,有些惊讶,但随即也暗暗警惕了起来。
  “子煜将军虽不是我中原人,但其才能在下也有耳闻,只是无缘得见,并无了解。”
  慕容离有些失望地敛下眸子,他不认为骆珉真会对子煜一无所知,而是怪自己看走了眼,仲堃仪教出来的徒弟,果真同他一般精明。
  骆珉暗自舒了口气,连忙起身告辞,呆久了,他也怕自己露出破绽。
  慕容离无心留他,只象征性地朝他微微扯起嘴角,让人把他送了出去。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慕容离眸色愈加深沉,到底是什么往事,值得这么多人瞒着他。
  他有预感,自己失去的记忆应该与这个叫子煜的人有关,可是自己也仅仅只是想起了关于他的一点零星的信息与片段,潜意识里,他觉得此人并非是他心里记挂的人,可是,自己又为什么会忘记,又无缘无故地想起这样一个人呢。
  ————我是分割线——————————
  仲堃仪听着手下的人替骆珉来报今天见慕容离的事情,骆珉说慕容已经记起那个琉璃国王子了,这或许是他恢复记忆的兆头。
  仲堃仪有些头疼,他并没有想过能瞒着慕容离一辈子,只是当年的事,若再被翻出来,伤到的人,又不知几何了。
  仲堃仪最近总是想起孟章,身居高位,才真正体会到为君者的无奈与艰辛,事事都要考虑全面,兼顾百姓,也难怪王上年纪小小就有着超脱常人的稳重心性。
  也正是如今,他才知道一个人在这儿孤军奋战,有多么难熬,这样的日子,他只过了两年就觉得索然无味,这还是在天下太平的情况下。当年自己还没出现在王上身边时,他一个人面对着天枢,一个人面对三大世族,他又是怎么熬过来的。
  仲堃仪在这宫里栽了许多常青树,入眼之处,皆是一片绿色,但他却从未在身上着过绿衫,那样干净纯粹的颜色,与他终是不相配了。
  
  
  
  
  
  
  
  
  
  
  

评论

热度(44)

  1. 以齐制宾酒葱 转载了此文字
  2. 七只影酒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