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只影

先婚后爱(七)

梅花酒微醺:

插播广告:执离合集·盼君归


 前文:设定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小剧场1


我梅汉三肥来了,终于有个空闲更文了,要期末考了,日常慌张.JPG,感觉这章写的有点···,小阔爱们要是jio得有问题可以戳我哟,爱你们,啾咪咪




第七章 新婚燕尔


宴席结束已经很晚很晚了,凉风吹来,吹散了陵光的发丝。公孙钤看着陵光被吹散的发丝,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披在陵光身上,牵着陵光的手说道:“阿光,很晚了,我送你回家吧!”


“那就麻烦你了。”陵光正在想着宴席上父母对自己说的话,连被公孙钤牵着手都未曾注意到。


月下,孟章独自一人走在路上,抬头看着月色;自从在宴席间看到了那抹身影后,一丝苦涩自心间弥漫开来,这么多年了过去了,还是放不下他吗!孟章独自一人漫无目的得走在路上,走着走着总觉得身后有人跟着自己。回头看到一辆车停在那里,夜里太黑,孟章并没有看清车主是谁;想着不是什么狗仔就继续朝前走。


可是,很快孟章就发现他开始走动,身后的那辆车也开始发动。孟章按着先前的频率走动,果不其然身后的那辆车也跟着动了起来;猛的孟章停在了脚步,车被孟章猝不及防的停下惊到,猛的一刹车,那车就这样停在孟章身旁。孟章侧头看向车主,看到车主的那一瞬间,微微一愣,他怎么也没想到,宴席结束后还可以再遇到他!


“仲堃仪,你大晚上的跟着我干嘛!”孟章想到仲堃仪一路上跟着自己,没好气的说道。


“章儿,,我是想着宴席上你也喝了不少酒,晚上开车回去不安全,才跟着你的,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想你安好罢了!”仲堃仪下车走到孟章面前说道:“章儿,我送你回去吧!”


孟章想着时候也不早了,明天下午还有通告要赶,照自己这个速度回去,可别指望明天有什么精神去赶通告。既然仲堃仪愿意送自己回去,自己就做他的车回去好了!孟章看着仲堃仪那一直未变的容颜,心里叹息道:“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兴!”


“多谢你送我回来!”到了住处后,孟章准备下车走进小区,转身对仲堃仪说道。


“你我之间,无需多谢!”对上仲堃仪那一眼温柔的眼眸,孟章恍惚间觉得回到了从前,回到了那个只属于他和仲堃仪的时光;突然手机里传来的消息声,打破了这美好的氛围。


“我先走了!”说着便下车离开走进了小区。


仲堃仪坐在车内,看着孟章远去的身影,嘴角微微上扬,若有所思的笑了笑,而后才开车往自己的住处。


公孙钤开着车送陵光回家,一路上,公孙钤和陵光一路上沉默无言,只有车里的车载音乐声响着。陵光看着一言不语的公孙钤,皱了皱眉,心里暗道:“这人怎么这么礼不可废啊!闷葫芦一个!”


陵光站在楼上,目送着公孙钤离开,这才转身拉好窗帘躺在床上,一夜好梦。


结束了宴席,回到住处的执离夫夫,洗漱好后执明搂着慕容离躺在床上。原本以为结婚是很轻松的事,无非是场婚礼走个形式罢了,如今经历过了,整个人累得不行。


执明低头看着怀里累得睡着的慕容离,嘴角勾起,那双明眸看向慕容离,温柔得快滴出水来了:“阿离,你终于是属于我的了!晚安,好梦!”说着搂着怀中美人进入了梦香。


清早,慕容离醒来睁开了眼,缓了会,待眼前明亮清晰后,侧头发现执明还在睡,看了眼时间才七点多,左右时间还早,没什么事干,慕容离便侧头看着执明。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慕容离总觉得执明和自己记忆里的那个小哥哥很像,但是转念又想到自己和执明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那个小哥哥怎么会是他呢!看着执明的俊颜,慕容离轻轻地触碰着执明的脸,勾娄着轮廓,仔细看会发现慕容离的脸狭微微泛红。


就在慕容离收手的那一瞬间,执明一把握住慕容离的纤纤细手,睁开眼看向慕容离,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被抓包的慕容离耳根子微微泛红:“你醒了,早啊!”说着想要抽回被握着的手,却发现被执明握着挣脱不开。


“起床洗漱吧,吃完早饭,带你去见个人。”说着吻了吻慕容离的柔荑,转身下床走进了浴室。


慕容离看着浴室里的那抹背影,走进更衣室里换好衣服,站在镜子前摇了摇头,心里暗道:自己和他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可为什么执明总给自己一种熟悉的感觉,为什么执明的样子会和儿时的那个小哥哥的样子重叠。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划过,随后又被慕容离否决了。


一辆车停在了一家酒吧门口,将车钥匙交给泊车小哥,而后执明搂着慕容离腰走进酒吧。


“哟,稀客呀,执总可是有好些日子没来我这里逍遥了!”因为是白天,还没有客人来光顾,仲堃仪坐在吧台调侃着执明,给执明递了杯咖啡,给慕容离递了杯橙汁。


执明看着坐在吧台的仲堃仪,端起吧台上的咖啡,对慕容离说道:“阿离,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仲堃仪,还有公孙钤,我们三个是从小玩到大的哥们。公孙钤阿离你认识,所以我今天带你来认识认识老三,以后有什么我要是不在你身边,有什么麻烦事,你可以找老三帮忙,阿离记着了吗?”执明摸了摸慕容离的小脑袋,笑着说道。


“嗯,我记着了。”


“大哥你稍微收敛一下好吗,照顾一下单身认识!”仲堃仪看着眼前的一对璧人,心里也为执明高兴,等待多年终于娶到了心上人。然而一丝苦涩自心间漫开,自己何时才能和孟章重叙旧缘,当年若是自己有勇气不计后果去挽留一下,是不是结局就会不一样,当年也许他们俩个都错了。如今仲堃仪才明白这世上从来没有如果假如这么一说,有的不过是错过罢了。


慕容离见执明和仲堃仪有事要说,便拉了拉执明的袖子,让他谈完事情再来找自己,说完便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掏出手机来玩。


执明看着仲堃仪眼中一划而过的苦涩,勾了勾嘴角,说道:“昨天你见到他了!”


“嗯,见是见到了,但是他一直在躲我,我···我想我当年也许···真的做错了选择吧···”


“你还是忘不了他吗?”执明看着仲堃仪说道:“当年的事,你们两个都没有错,你们不过是在错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罢了!”


“大哥,对上章儿,我的原则都会大打折扣,对他我是忘不了,也不想忘。”


“今年是他进圈的第十年了,他现在事业稳定,你不考虑和他重叙旧情?”执明朝着仲堃仪挑了挑眉。


“我倒是愿意,可惜现在的章儿大抵是不愿的吧!”仲堃仪想着昨天送孟章回家的时候,他的不情愿,心头一痛。


“有些事,不去试试怎么知道结局如何呢!我要是你,我就撞上了南墙,即便撞破南墙也要去和他在一起!”


“那你呢,你和大嫂结婚了,又为什么不告诉他当年的事情呢!”


执明喝着咖啡,并没有回答仲堃仪的问题:“时候不早了,我和阿离先回去了。有些事,早做决定为妙。毕竟你也知道,这个圈子就是个大染缸,现在公司想要拿他炒作带动新人。”至于当年的事为什么不告诉慕容离,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怕了,在爱情的游戏里,自十年前的那一眼起,他就知道他要输得彻彻底底了。丢了一颗心,却不知道那人愿不愿意要。


“你放心,我会想办法和他重修旧缘的!这事,我心里有数。”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执明带着慕容离去了公司附近的饭店吃饭。


“阿离,现在公司还有项目要忙,暂时不能陪你一起去度蜜月了,等你放寒假了再带你去,好不好?”执明看着慕容离说道。


“没关系的,我现在还在读书,你公司既然要忙,蜜月的事就算了,等什么时候你空了再去也一样的。”


“下午我在公司处理事务,你打算去哪,我让莫澜送你去。”


“不用了,我和陵光约好了一起去玩,我自己打车过去就好了,不用麻烦莫澜的。”慕容离乖巧的说道。才不要人跟着呢,跟着了自己还怎么玩嘛。自从知道要和执明结婚到现在,他都没有碰过灼影,不开心。







评论

热度(56)

  1. 七只影梅花酒微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