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只影

念君68

仰望星空的狐狸:

  执明还是一如既往的该吃吃该喝喝,特别是抱着慕容离感觉这日子实在是舒服的不能再舒服了,特别是陵光王突然有一天派了使者来,说是将瑶光给天权,这就让这面心意相通的俩人知道,陵光和他们一样是过来的,慕容离也不复国了,只要瑶光在执明这里就好了,就在俩人腻腻歪歪时,慕容离感觉到危险,刚刚好,一支箭射到俩人身边的红柱上,上面带了张纸条。
  
  慕容离离开执明的怀抱,取了箭,拿着纸条打开,整整齐齐的全部是英文,下面还有一个漂亮的英文签名,孟章,慕容离满头黑线。
  
  执明看着慕容离的样子,叫唤到:“阿离,怎么了?”
  
  慕容离转身将纸条扔给执明:“天枢王的来信,看来我们应该都回来了,只有天玑没有信息而已,不过看来也没差。”
  
  执明看着纸条噗嗤一笑:“天枢真的那么穷?哈哈哈乐死我了,章儿问我借钱呢!叫人给孟章送十多车装满金银珠宝的箱子过去,我天权有的是钱!哈哈哈!”
  
  慕容离也笑了,这样一来,便不会走上辈子的老路了,四国王上如亲兄弟般,这样挺好,瑶光虽然不再是国号,不过回来就好。
  
  不过,十多车?不行,五车就够了,如果天权境内啥时候出现啥问题,也是要钱的。
  
  孟章浑然不知道他的十多车金银珠宝就默默变成了五车,不过在收到执明的珠宝时,孟章差点感动得痛哭流涕,他终于知道为什么仲堃仪贪财了,他现在也贪财,他实在是太需要这些了。
  
  天玑送来了齐之侃亲自训练的一部分军队中人,全部被孟章收为近侍保护他,为什么天玑会这样送,因为孟章写的信是,他现在只有16岁的身体,太缺乏安全了,还没有武功,悲催。﹏。知道齐之侃的本事,所以就问了蹇宾要。
  
  孟章得到天玑的侍卫时,问过蹇宾要啥没,蹇宾只回复了一句话,让你家上大夫别算计天玑丢粮食了就行,孟章很想掀桌(╯‵□′)╯︵┻━┻,真以为他找虐,想丢掉城池。
  
  不过唯一值得祝贺的便是他们依然是兄弟,齐之侃提出,让天玑天璇天枢天权四国齐力,将挨近遖宿国家边境的城池修一道高墙,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
  
  陵光最为高兴,立马就同意了,就天玑天璇的边境是挨着遖宿的,执明很是大方的就把资金给凑齐了,其他三国出人出力,四国人民很是欣喜。
  
  蹇宾自从记起前世的记忆之后,对待齐之侃更是百般的宠溺,天玑的臣子都傻眼了,国师更是如此,每每想弹劾一下齐之侃,蹇宾看着国师的眼神恨不得将他五马分尸,蹇宾直接道:“如果不是齐将军拦着本王,国师的人头早已经不在脖子上了。”
  
  现如今整个天玑的人都知道犯谁也不能犯齐之侃,犯齐之侃等于犯蹇宾,对于蹇宾的态度,齐之侃有时候也会抬头望天,每天都要承受蹇宾温柔的诱惑,蹇宾对齐之侃简直就是捧在手心里,含在嘴里那种。
  
  不过还好,除了他的王每天都在笑眯眯的叫着小齐小齐,他心里软得一塌糊涂之外,他在别人面前的形象依旧是高大威猛的天玑上将军。
  
  国师发现,天玑王的寝宫貌似搬去了将军府,这样一来,国师已经明白个七七八八了,为了讨好蹇宾与齐之侃,国师提出立齐之侃为后的奏折,蹇宾看见后冷笑一声,将齐之侃揽进怀里:“这个国师还真是有意思啊!”
  
  齐之侃点头:“国师本就老奸巨猾,为了得到王上的信任,连这些事情都查得清清楚楚,从而选择王上喜欢事情的去说。”
  
  蹇宾将头埋在齐之侃的颈窝,闷声道:“小齐为什么不让本王除了国师这个祸害?”
  
  齐之侃皱眉道:“如今天玑信奉巫仪,留着国师测测天气什么的,算算命啥的也是好的,只要王上不信就行了,留着他也翻不出什么大浪。”
  
  蹇宾抬眸,一双桃花眼宠溺的看着齐之侃,齐之侃面上含笑,心里却打起了鼓,看来今天晚上又不用睡觉了,他的王不能看表面的,白天看着瘦瘦弱弱像只绵羊,晚上却是一头饿狼。
  
  
  
  

评论

热度(60)

  1. 以齐制宾笙箫兔 转载了此文字
  2. 七只影笙箫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