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只影

回来吧,祖宗(一)

痴者 夢一生:

#梗借鉴自某韩剧,会有很大修改


#涉及cp:仲孟 钤光 执离 煜骁 蹇齐 啟裘 奕乾


#更速不定  文风不定  且看且珍惜


#欢迎多发评论


 


 


第一章


 


 


交界驿站


 


孟章双手捧着自己的药碗,被公孙钤护在身后,一步步走到个空座位前坐好,四下打量起周围。除去他们二人之外,还有近五十人在这驿站中走走停停的,手里都拿着杀死自己的凶器,或是坐在位子上发呆,或是三俩结群的聊天,或是凭着手中的车票按照指示踏上通往天堂、地狱的道路。驿站不大,人数虽多但并不喧闹倒是符了孟章和公孙钤二人喜静的性子。公孙钤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从驿站使者那里领来的车票,写着“天堂”二字,他侧过头看孟章,见他也盯着他自己那张通往天堂的车票发着呆,难掩惊讶。本是都做好了下地狱的心理准备,“一位忠臣,一位明君,我们这里也是来了两位不简单的人物啊”使者阿柏淡淡一笑,压了压草帽檐,神色隐晦不明,直接甩出两张去天堂的票给二人。谁成想会是如此。


 


 


“公孙兄,天枢王”一个声音打断他们的思绪,“没想到可以在此相遇啊”


 


两人抬头,竟是不久前双双自刎的蹇宾与齐之侃。


 


“齐兄,天玑王”公孙钤急忙站起身行礼。 “齐将军,蹇宾兄”孟章也缓缓起身,对着二人微微拱手。“来到此地,大家都是亡灵,就不必行那些虚礼了”蹇宾随意的摆摆手,在座位另一边坐下,并顺手拉了下齐之侃。


 


公孙:“齐兄走得早些,我还以为你们早已经离开此处了呢” “本是该如此的,只是车票出了些问题,耽误了点时间去解决”说完这话,蹇宾带着股子莫名的骄傲看了看身边的小齐。“车票出问题?”孟章疑惑开口,不知是不是有些冷了,身子隐隐有些颤抖。蹇宾见了便伸手给他拢了拢外衫,并接过公孙钤递来的斗篷给他穿戴好。他和孟章本是属同宗族,少时也见过,不过是因着各自国家的利益才有了争斗,如今他们二人皆已亡故,阳间之事在阴间是不作数的,那些个前尘往事,忘了便罢。 


 


“刚开始,使者给我和阿蹇的,是两张去往地狱的票”齐之侃解释道,“说是我们虽为君王和将星,守不住家国已是一罪,自刎殉国更是大忌便要我们去往地狱” “那现在呢?这票怎么改了?”孟章指了指他们手中的天堂车票。 “这还不简单嘛”蹇宾说着,一脸自豪的把齐之侃搂在怀里,“我让小齐去和这交界的管事人聊了聊人生,那人便痛快的给我们改了票”  “聊了聊人生?”公孙钤呢喃一句,悄悄瞥了眼齐之侃手中的干胜剑,一下就明白了这所谓人生是怎么个聊法了。


 


“诶,蹇哥哥”既是放下过往纠纷,孟章也恢复了儿时对蹇宾的称呼,“啟昆大哥呢?” “他啊,在天堂过的自在着呢” “啟昆大哥也在天堂上啊?” “嗯。本来他也不是去天堂的,可架不住某人不乐意啊,跟管事人聊了聊理想之后愣是给他改了票,俩人就一块儿上天堂了”想到这事蹇宾就忍不住小小怀疑下那个叫裘振的是不是和自家小齐有什么血缘关系,解决问题都是这么的简单粗暴。等一会儿上去了他可以和啟昆好好聊一下这个问题。


 



“咚-咚-咚-”


鼓声响起,驿站大厅顿时安静下来。


 


“各位,到了该上路的时候了”阿柏的话音刚落,就出来十几个高个儿肌肉壮汉低沉着嗓子组织着人们分成两列进站,一列要上的是通往地狱的直达地下深处的长梯,梯子左右两侧整齐的摆好一长列的座椅,都是用白骨堆砌而成,光是看着就不禁冒出一身的冷汗,更别说坐上去之后还会被尖锐的铁荆棘紧紧束缚在椅背上,痛至骨髓,却是叫人不会流血,不能昏迷。另一列人要踏上的是通往天堂直通云霄的长梯,梯子左右同样整齐的摆好一长列的座椅供人休息,可却是绵软至极,除却满身疲劳叫人心安,还有新鲜瓜果提供。


 


孟章扭过头去望了望那些个不愿去往地狱而嚎哭不止,最终却也不得不被壮汉扛着丢进深渊的亡灵们,重重的叹了口气。他有幸未成为那些人中的一员,已是上天垂怜。


 


 


天梯上的座位安排是按照死亡时间的先后顺序来的,所以蹇宾和齐之侃坐在了梯子的前端。公孙钤和孟章虽是同在中后部分,但也是相隔较远。当所有人全都坐好,这一段天梯会变成个类似于巨大的马车车厢的东西,同时另有一段真正的通天之路显露出来,深深的刺穿入云霄。在前往天堂的漫漫途中,人们会在幻象中回顾自己这一生的过往。


 


窗外的青葱山野,在公孙钤的眼中变成了天璇的花园景象,眼前浮现出的,是他和陵光的初见,和陵光的一次次漫步,以及和陵光的一次次交谈。他们每次见面谈的都是公事,要不就是在聊裘振,他劝说过自己,就好好的当一名臣子,默默的辅佐他,守护他,不敢奢求过多。可如今天下动荡,遖宿崛起,他担心那人的瘦弱肩膀,扛不起这份振兴家国的重担。公孙钤凝望着眼前的陵光,是他未曾见过的少时模样,眸中尚没有忧愁,在宫殿长廊欢快的玩着蹴鞠。他不禁伸出手在空中晃动几下,就当是在抚摸他的脸颊。人都是在失去之后才会懂得珍惜的吧,如今的他已经没了向他袒露心意的机会,却是无比想要把他紧搂在怀里,为他挡下风雨。


 


如果可以,我想求得一个机会,亲口对你说我爱你。


 


 


窗外飞舞的朵朵樱花,在孟章的眼中建构出了天枢学宫的景象。学宫初遇,一眼万年。自那日起,那个叫仲堃仪的寒门士子就走进了他的心里,便再未离开。他认可仲堃仪的才华,要不怎么能够牵制住世家势力,让天玑减产六成。后遖宿来犯,他在军事谋略方面的天赋也被他看在眼里。他也明白仲堃仪的野心。一开始他或许真的只是单纯的想要帮自己实施新政,打压世家大族,不过可惜了,朝堂是个大染缸,它染黑了他的心,权利又是个奇画笔,它描红了他的眼。


 


他是他在当时不得不信的人,可他也是他信错了的人。


 


 


他可以宽宏大度,要不也不会在国灭之际将军队与印信交付与他。但他也想怨怼小气一番,将自己的一颗真心托付,没有人想要捧着破碎残渣回来。


 


眼前不断的浮现仲堃仪三叩绝情然后拂袖离开的场景。


 


一遍,一遍。一遍又一遍。


 


那一个个叩击地面的声响,不光是断裂了两人间的君臣情谊,更像是击打在了他的灵魂深处,嘲笑着他的愚蠢。


 


他走的是那么决绝,未曾回过头来看一眼。所以他悬在半空张开的手,只握住了虚空。


 


 


若是可以,我想求得一个机会......


 


 


“喂!公孙钤!你给我站住!!”  突然的一声怒吼让孟章清醒过来,他起身朝前方看去,竟见公孙钤朝着自己的方向急速跑来。


 


 


“喂!站住!!!”后面三四个壮汉使者在追赶着。


 


 


“别拦着我!!!我要回去!!!!”公孙钤才不想管那么多,一门心思的往前跑。


 


 


回,回去?!


 


孟章呆愣三秒,脑中霎时闪过一个想法,心中一动,急忙摘下发冠提起自己的绿裙子紧跟上公孙钤的步伐,也朝着天梯的尾端奔去。


 


“加油啊!!!”齐之侃一手拖着一个使者,还不忘在原地跳两下为他们打气,蹇宾见他玩的开心,也不拦,也伸手拖住一个,算是为孟章弟弟帮忙。


 


 


“啊--,真是快要疯掉了”两人好不容易快要跑到尾端,却又冒出来几个使者从尾端向他们跑来,想要和前面的那几个夹击他们。


 


 


“孟章!你这是要干嘛!”公孙钤正不知道如何是好,扭过头就见孟章跑到个没人坐的椅子旁翻过栏杆就要往下跳,急忙跑过去拽住他。


 


 


“我也不知道!”孟章是一时情急才想到这个方法,反正此刻也没什么退路了,倒还不如拼一把,“顶多就是死嘛!!”他大喊一声,然后就挣开他的手,纵身跃了下去。


 


 


“哎,真是的,我也不管了”公孙钤也翻过栏杆奋勇一跃,“难道还能死上第二回嘛!!!!”





-----------------------TBC-----------------

评论

热度(62)

  1. 以齐制宾痴者 夢一生 转载了此文字
  2. 七只影痴者 夢一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