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只影

仲孟 第七十三章

假酒熊与彭小葱:

  “慕容,其实,你大可不必如此执着于过去的记忆。”仲堃仪叹了一口气,如是道。
  慕容离瞥他一眼,素手抚摸着玉箫。“我本不在意,可这被所有人瞒着的感觉,当真不好受,既然是我的过往,我就有权利知道。”
  “可这段记忆,是你自己选择丢掉的。”仲堃仪望进慕容离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
  慕容离抬起头,手停顿了一下,“什么意思?”
  仲堃仪执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继而又慢慢轻啄,“那场大病之后,你没有忘记我,没有忘记方夜,甚至连陵光,齐之侃和公孙,都记得一清二楚,唯独缺了那一份记忆。”
  “这就说明,这是你自己在潜意识里不愿想起那段回忆,也或许,那段记忆太过痛苦,所以,你才选择了这样的方式来遗忘。”
  其实,即使仲堃仪今日不说出来,慕容离也早已想到了这一层,这也就是为什么,他到现在才开始执着寻找的原因。
  正是以前自己认为,遗失的这份记忆要么太过痛苦不愿记得,要么太过普通,所以才一直没有在意。
  可自从慕容离在自己的书房里无意中翻到几幅画,画上之人正是慕容离自己,或梨涡浅笑,或秀眉微皱,虽说画工不精,神韵却画了个十成十。
  从前自己身负家国之仇,性情大改,变得工于心计,冷漠自私,连慕容离都讨厌那样的自己。可画这些画的人,却似乎丝毫没有看到那些,而是细致认真地,将自己那时为数不多的温情描摹了下来。画上的自己,不是站在太阳下,就是站在月亮下,仿佛在他心里,慕容离生来就应该这样干净,明亮。不可否认,慕容离在看到这些画的时候,心里竟有了一丝无可名状的感动。
  这样熟悉自己的一个人,一定与自己极为亲密,可为何,自己却想不起来任何关于他的讯息。
  从那时开始,慕容离便觉得自己的心好像缺了一块,丢失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他十分努力得去回想,可每次有什么片段出现的时候,便头疼欲裂,怎么也继续不下去。
  可是最近,他突然频繁想起一个叫子煜的青年,与之而来的,还有些许莫名其妙的愧疚感。
  “仲堃仪,这几天,我总感觉离那段战场杀伐,四国纷争的日子过了好久,明明,其实才两年而已。”慕容离难得眼神有些迷茫地看着仲堃仪。
  仲堃仪喝茶的手顿了一下,慕容离的话让他一时也有些愣怔,好一会儿,他把茶杯放下。
  “是啊,那样的日子,其实也才过去两年啊。”可为什么自己,像是度过了十几年一般,感到厌倦乏味,疲惫不堪。
  那段仅仅持续不到三年的时间里,有敌人,有战争,有谋算,有无奈和怅恨,可是也同样有着朋友,知己,年少轻狂,意气风发。
  只不过两年,公孙,齐之侃,蹇宾,陵光,还有王上,甚至是毓埥,都好像已经过去了许久,那年的故事,随时间变得遥远。
  思绪被拉远,两人都变得沉默,或许,他们其实从不曾怀念那时的兵荒马乱,怀念的,只是那个时代里陪他们一起走过的人。尽管,是敌人。
  “仲堃仪,我记得以前的你,可不是现在这样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慕容离突然有些嫌弃地说。
  仲堃仪淡淡地回一句,“以前的慕容国主也没有现在爱说话。”
  慕容离挑眉,“我说了很多话?”
  “不,但比起从前,委实多了些。”
  看着眉目间尽是倦态与冷淡的仲堃仪,慕容离突然笑了,“仲堃仪,有没有人说过,你变得很丑。”一点都没有当年那个神采飞扬的样子。
  “可慕容还是像以前一样美貌动人,不染纤尘。”
  慕容离的脸有一瞬间黑了下来,不过半瞬,又恢复了常态,他慕容离是什么主,情绪要真这么容易波动,再稍微不那么聪明些,早就没什么事了,说不定,现在四国都该好好的并存着呢。
  “孟章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竟能让你变成如此模样?”
  仲堃仪难得很认真地想了想,“他很好,不会混吃等死,不会多疑猜忌,也不会整日借酒浇愁。就是,太倔强了些。”与其他三国国主比较一番后,仲堃仪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慕容离看着仲堃仪提到孟章是闪动的眸光,轻叹了一声,“再好,他也已经走了,为何要拿大半生的光阴去悼念。”
  仲堃仪摇了摇头,这不是悼念,是悔恨,为他犯下的错悔恨,是他错了,即使赔上后半生,也无法挽回。
  “慕容,这辈子,我算是完了。”末了,慕容离听见仲堃仪说了这样一句。
  
  
  
  
  
  
  
  
  
  
  

评论

热度(46)

  1. 以齐制宾酒葱 转载了此文字
  2. 七只影酒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