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只影

鸠(《弑》结局)

兰心诺:

                 


     来自 @混吃等死   太太的文《弑》的接档,应该是小甜饼吧?虽然退坑了,但是既然答应的事情,还是要做到的。



 


     要说孟章最后悔的事情是什么?那就是当初仲堃仪和自己三叩首拜别的时候,狠下心来,说一些更让伤人的好让这个人,没有反悔的余地。


这样子,哪怕他真的像苏瀚说的那样,已经葬进了苏家陵墓,也比现在,眼睁睁看着仲堃仪在自己面前,血流不止的狼狈样子好很多。


“你怎么能这么傻呢!你怎么可以这么傻!”向来成熟稳重的孟章,早已丢掉了自己老成持重的担子,伏在仲堃仪的怀里,哭得像个孩子一样。


“既然王上对这个逆臣这么上心,那不如等您和本王的侄儿一同葬入陵园之后,本王便帮您把这个逆臣挫骨扬灰,洒在这附近,也算是告慰本王侄儿的在天之灵了!”苏瀚说着,一挥手,想让人把孟章拉回来。


“苏瀚老贼,你想的也太美了!”就在这时候,只见一大队装备精良的人马,从不远处冲了过来,为首的,正是仲堃仪的大弟子骆珉。


“咳咳,骆珉啊,你再来晚点,为师这条命,怕是要交代在这里了!”仲堃仪一看骆珉,也不装了,扶起身旁一脸懵的孟章,扫了扫身上的尘土。


“师父,要不是艮墨池那家伙,攻打皇宫的速度太慢,弟子也不会这么晚来这里!”骆珉看着中气十足的自家师父,放心的松了口气,竟然和仲堃仪开起了玩笑。


“你!仲堃仪,你竟然没事!怎么可能!”苏瀚特别震惊的看着身上虽然破烂又沾满血渍的仲堃仪,指着他的手都被气得颤抖起来。


“呵,这都要谢谢您的好帮手了,对不对沈大人?”仲堃仪看着孟章的表情有些不对劲,就直接点出了泄密的人。


“竟然是你!本王以为,你会是一个好的军师,却没想到,你竟然是个喂不熟的白眼狼!”苏瀚不可置信的看着沈袁说道。


“哼,苏瀚,我在就看你不顺眼了!为什么同是世家,你苏家可以权倾朝野,他崔家就能和王族联姻?只有我们沈家!只有我们,一直在三大世家里籍籍无名,还一直充当你们的狗!”沈袁对其他两家,其实是有很大的怨气的。


当年天枢立国,苏崔沈三家都推举有功,但是偏偏苏家有了权,崔家有了人,而他们沈家,只是有个好听的名字而已。


半个月前,仲堃仪不放心孟章,派人接触世家子弟的时候,下面的探子,把自己早早潜伏在沈家发现的,三大世家的矛盾,全都告诉了仲堃仪。


而没有多久,仲堃仪便和不满足现在权利的沈大人,订下了盟约:只要沈袁能够救回孟章,那么便让沈袁当这个摄政王!


毕竟,孟章的身体就是调养,也是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仲堃仪也舍不得,再让孟章一个人,待在这个虽然华丽,但是冰冷皇宫里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不归仲堃仪和孟章管了。骆珉带着的五千精良部队,把除了沈袁之外的其他两个世家,统统都抓了起来。


马车里,孟章仍然没有说话,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淡淡的尴尬。但是,仲堃仪不敢吱声,他盯着一言不发的孟章,就这样走了一路,直到马车停在了一间瓦房的外面。


从马车的窗子向外仔细看,隐约能看到‘枢居’二字,立在院子门口的门楣上。


“王上,我们到了。”仲堃仪因为一路无言,喉中有些干涩,但是他怕孟章生气,声音放轻了许多。


“你……刚刚说的话,是骗本王的,对吗?”孟章没有搭理仲堃仪,反而坐在马车里,轻声的反问道。


“王上……”仲堃仪被突如其来的问题,弄得措手不及,不知道说什么好。


“所以,只是本王一厢情愿而已吧,你只是做戏给苏瀚看的……可是,为什么我的心里有点不舒服呢?”孟章仍然没有搭理仲堃仪,整个人都缩在了马车的最里面,整个人在自言自语。


 “王上,王上,你怎么了?王上!来人,快,把大夫请来!”饶是仲堃仪再迟钝,也看出了孟章此时的不对劲。


仲堃仪看着叫不动孟章,只能自己把人抱起来。于是,当枢居的弟子带着刚回来的艮墨池匆匆赶来,就见到了抱着王上的自家师父。


“师父,王上这是……怎么了?”艮墨池因为来的比较晚,并不知道自家师父和王上的情况,只是很疑惑的看着仲堃仪焦急的把孟章抱进了屋里。


“墨池你回来的正好,快给王上看看,他刚刚在车上的时候,就有些不对劲!”仲堃仪看着此时两眼无神的孟章,焦虑到不行。


“师父,王上这是心情大起大落之后,造成的心思郁结,怕是得了失魂证。而且,王上的身体太过虚弱了,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若是不能好好将养着,怕是活不过今年秋天了。”艮墨池在漫长的诊脉之后,得出了一个让仲堃仪接受不能的结论。


“不可能!王上怎么会心思郁结?你好好看看!”仲堃仪见过得了失魂证的人。


他们一般会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整天浑浑噩噩,吃了睡,睡了吃。记不清人,也不理人,也不爱说话。就这么慢慢的,直到自己都受不了,自杀而亡。


另一种相对来说,还是好很多。就是智商可能会变得有些像小孩子,并且对人做事都懵懵懂懂。虽然也有很大几率不认识人,但不得不说,第二种,是仲堃仪所祈求的,最好的情况了。


“师父,怕是这段时间,王上身体虚弱,又受到了惊吓,这才……”艮墨池指了指仲堃仪还没有换的,满是血渍的衣服说道。


“……你先去给王上开几幅药,好生调理着,为师带王上休息一会儿。”仲堃仪说完,挥了挥手,让艮墨池,退了下去。


“王上,你放心,臣一定会想办法治好你的,相信臣!”仲堃仪待艮墨池离开后,先伺候着孟章换了一身衣服,又给他擦了擦手和脸,这才开始给自己换衣服。


“仲卿?”等仲堃仪换好了衣服,站在孟章面前的时候,孟章歪着头,看着仲堃仪的尖尖脸,发出了疑惑的声音。


“王上,是臣,您想起臣了?”仲堃仪看着因为没有适合尺寸,只能穿自己常服的孟章,忽然感觉自己的鼻子有些痒痒的。


“仲卿?”孟章也不回答,仍然只是歪着脑袋,看着和自己记忆里不太一样的仲堃仪。


“臣领你去吃饭好不好?王上想吃什么?”仲堃仪看孟章好像能够认出自己,激动的握住了孟章的手。


“仲卿?吃饭?”孟章听懂了仲堃仪的话,努力的用自己不太有记忆的大脑,想着自己要吃什么。


“面!”孟章的小脑袋里,忽然出现了一碗面的味道,让他忽然觉的自己饿了。


“面?王上想吃哪种面?刀削,打卤,还是汤面?”仲堃仪现在终于确定,孟章的病情,是他所期望的最好的哪种。此时,喜极而泣的他,一把抱住了孟章,感受着自家王上瘦弱的身体,却传来温热的体温。


这时候的仲堃仪,在心里暗暗庆幸,他让人去接触沈袁是多么正确的选择!所谓的万里江山,名利权势,什么都没有自己此时抱着的这个人重要。


若是孟章有个什么好歹,他怕是要搅乱天下,弄它的天翻地覆,然后再去陪他吧!


“面,仲卿,兔兔灯!”孟章不太能理解,此时在自己身上痛哭流涕的这个人,到底是怎么了。他只能用自己现在能表达的语音,把那碗面的情况说出来。


“兔兔……灯?”仲堃仪皱着眉头,想着兔子灯是什么,突然,他想起了去年的时候端午节。


那一天,孟章因为节日,所以罢朝一天。他偷偷的把刚刚好不容易休息的孟章,带出了王宫,领到了大街上游玩。


回宫的路上,他用自己口袋里仅剩的银子,给孟章买了一盏大大的兔子灯。虽然没有几天,那个兔子灯就被苏瀚发现,说孟章玩物丧志,然后让人拆了扔掉了。但是,那天晚上的情景,仲堃仪一辈子都会记得。


“王上说的,可是去年端午的时候,您在臣的家里,臣给你做的那碗面吗?”仲堃仪挺直了身子,坐在了孟章的对面。


“面,仲卿,好吃!”孟章高兴的笑了起来,露出了一排小白牙。


“王上,臣……一定会把您治好的,相信我!”仲堃仪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把孟章抱进了怀里。


那天晚上的端午节,仲堃仪领着孟章在街上玩,没有多久,孟章就饿了。


仲堃仪怕街上的东西,孟章会吃坏肚子,就把人领回了自己的府邸。然后亲自动手,给孟章做了一碗面条。因为食材有限,里面只是放了一个鸡蛋,和几片菜叶。


但是孟章却吃的很开心,开心到他吃完那碗面之后,很愉快的在仲堃仪的脸上亲了一口。


并且,在回宫的路上,孟章以人太多,怕走散了为由,硬是让仲堃仪牵着他的手,一路走了回去。


而现在,仲堃仪看着孩子般的孟章,心疼不已。


在艮墨池终于熬好药,硬着头皮送进来之后。他终于在师父温柔的喂王上药的时候,看出了一丝不对。


“师父,既然王上是受了刺激,不如您想想带着王上去一些你们曾经去过的地方吧,这样对王上有帮助的!”艮墨池说完,一溜烟不见了踪影。


于是,在仲堃仪终于铲除了苏崔两个世家之后,又让人架空了做着摄政王美梦的沈袁,然后领着孟章开始了王宫,仲府,两边跑的日子。


只是,孟章的情况仍然没有得到好转。唯一让仲堃仪稍微心安的是,孟章的身体,在艮墨池的努力调养下,终于见了起色。


最终,在又一个太医会诊之后,大家纷纷得出了结论:只要王上好好的,活到知天命是没问题的!这让仲堃仪终于放下心来。


“王上,没有关系了,只要你好好的,哪怕一辈子都像个孩子一样,臣也会好好待你的!因为,臣心悦你啊!”仲堃仪因为放下了心中的大石,和孟章在花园里散步的时候,忍不住又一次表白了。


“心悦?”孟章依然是那个懵懂的样子,歪着脑袋,看着仲堃仪说着听不懂的词。


仲堃仪也不恼,拉起了孟章的小手,领他到了一颗大树下面。只见大树上面,挂着满满的兔子灯。


“王上,虽然您没有意识,但是今天是您的生辰了,这些兔子灯都是臣一个个亲自做好的,希望你能一直幸福快乐的与臣一起生活!”仲堃仪拿起其中一个兔子灯,对着孟章轻轻的说着。


那天晚上,不知道为什么孟章特别的兴奋,很晚都没有睡觉。手里一直抱着那盏兔子灯,还是仲堃仪哄了好久,才把人哄睡。


因为仲堃仪怕半夜里,孟章起来偷偷的玩兔子灯,所以便和孟章宿在了一起。宫里的下人们,都见怪不怪了,熄了寝殿的灯,都退了出去。


第二天的时候,仲堃仪是被人捏醒的。他睁开眼睛,看着一脸笑意看着自己的孟章,和他打招呼:“早安,仲卿!”


你到底是鸠还是酒,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不论如何,我都会甘之如饴的一饮而尽!

评论

热度(36)

  1. 以齐制宾兰心诺 转载了此文字
  2. 七只影兰心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