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只影

刺客列传之重建钧天(第九章)

飞飞水瓶:

     天下之事按着既定的轨道运行着,终于,慕容黎和执明因为仲堃仪的计谋而离心,最终执明带着天权的军队与慕容黎兵戎相见。


  “陛下,天权王执明因为仲堃仪的计谋已经带着天权的军队去攻打瑶光了。”


  “执明和慕容黎真的走到了这一步,这仲堃仪也真是厉害啊,能让执明和慕容黎走到了这一步。不过,要不是这样,我们也没有机会了。眼下时机已到,派人去通知天玑王、天璇王,让他们按照计划行事,另外去让阿宁来见朕!”啟昆帝说道。


  “是!”


  然后,楚亘宁来见啟昆帝。


  “啟昆哥,你找我来,是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如今这时机已到,我们也该出山了。我想让你带天枢王去枢居见仲堃仪。仲堃仪现在掌握着天枢的十万大军,我想让你带天枢王去劝仲堃仪同意我们的计划。”


  “嗯,这个计划的确可行,老师对天枢王一直充满着愧疚,他此番离间天权王和瑶光王,也是为了替天枢王报仇,要是他知道天枢王还活着,他一个定会去唯天枢王之命是从,这样一来我们就有更多的筹码了!”


  “王上,啟昆哥让我带你们去枢居见老师。”


  “嗯,好。说起来,本王已经有两年多没有见过仲卿,这下时机已到,是时候去见见他了!”


  “在下还有一个请求,请王上您一定要答应。”


  “嗯,楚公子你请说。”


  “此次在下带您去见老师,请您答应别向老师透露我的身份,艮墨池已经死了,现在活着的是楚亘宁,在下以后也不会再以老师学生的身份自居了!”


  “呃,好吧!”孟章知道楚亘宁身上所发生的一切,所以也很理解他现在的想法,孟章对楚亘宁也是很同情的,毕竟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算是同病相怜了,都被自己所爱的人伤了心,可是孟章的遭遇总的来说还比楚亘宁好一点,仲堃仪好歹是爱孟章的,仲堃仪现在已经知道自己做错了,也悔改了,现在自己也可以去见他了,可是楚亘宁和毓骁却……


  之后,楚亘宁带着孟章和凌司空等人去了枢居见仲堃仪。


  “先生,有一个人在山下请见!”


  “谁?”


  “是,是艮师兄,他还带着一个穿绿衣服的少年和一个老者?”


  “什么,你确定没看错吗?艮墨池不是已经死在执明的手中了吗?”


  “先生,学生不会认错的,来的人正是艮师兄。”


  “那好,请他们进来吧!”仲堃仪说道,心想着:这艮墨池居然没有死,我到是要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楚亘宁拜见仲先生!”


  “仲先生,艮墨池你这是连一声老师也不愿意一下了,看来你的翅膀还真是硬了啊!”


  “仲先生,您误会了,在下是楚亘宁不是艮墨池,艮墨池早已死在天权王执明手中,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艮墨池这个人了!”


  “哦,是这样!”


  “没错,仲先生,在下此次前来是来送一位故人与您见面的!”


  “故人?”


  “是的,是一位对您非常重要的故人!”


  “哦,是嘛,那我到要看看是谁?”


  “仲卿,是我!”孟章出现在仲堃仪面前。


  “王上,怎么是您?”


  “仲先生,王上,你们聊吧,在下告退!”楚亘宁说道。


  “怎么不能是我?”


  “微臣,微臣不是在做梦吧!”


  “当然不是了,现在我是活生生的人,你也没有做梦,的确是我!”


  “太好了,王上,您还活着!”


  说着,仲堃仪就上前紧紧地抱住了孟章。


  “仲卿,你能不能不要抱得这么紧,我,我快喘不过气了!”


  “王上恕罪,是微臣太过激动了!”仲堃仪反应过来,然后马上放开了孟章。


  “仲卿啊,说到恕罪,你可知你曾犯下了叛君的大罪啊!”


  “微臣知罪,微臣曾知道三大世家对您下了药,却因为无能为力而袖手旁观,又在您病危之时离您而去,微臣的确是犯下了大罪。微臣不敢求您原谅,只求您先暂时再任用微臣一段时间,等到微臣杀了慕容黎替您报仇恨,为您夺得这天下之后,微臣自会以死谢罪!”


  “仲卿啊,那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你一心要为我报仇,为我谋得天下,可是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吗?”


  “王上请说,只要您想要的,微臣一个竭尽所能替您办到!”


  “仲卿,作为天枢的王,我想要的是天枢的百姓能够安居乐业,而不是陷于战乱。可是做为孟章,我想要的,是你,是和你一起过着平淡的生活。”


  “王上,您是说……”


  “没错,仲卿,我心悦于你,我知道,你对也一样,对吗?”


  “是的,王上,微臣也心悦于您!”


  “既然如此,仲卿,我要你放下仇恨,别再让这天下陷于战乱了,你说过的,只要我想要的,你都要听我的!”


  “是,王上,微臣一切都听您的!只是,微臣想问您一个问题,王上您可否回答微臣?”


  “仲卿,你说!”


  “微臣想知道,您是怎么活下来,还有您是怎么有这样的想法的?”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我慢慢告诉你!”


  然后,孟章把这两年发生的事情都告了仲堃仪,仲堃仪自然是吃惊不已。


  “原来在这两年间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


  “是啊,没错,这世上的事情总是出乎人的意料啊!”


  “那这么说来那楚亘宁的确就是艮墨池,那他为何不愿意承认呢?”


  “应该因为艮墨池这个身份给他带来了太多不好的回忆吧,你也就假装不知道他的身份吧,他是我的救命恩人,你也就别去揭他的伤疤了!”


  “是,王上!”


  “对了,还有,我已经答应共主要与他一起和平地重建钧天,我知道子煜和小胖在你手上,等时机到了,你把他们交出来还给执明,解开慕容黎和执明的心结,从此这钧天就再也不会有战乱了!”


  “是,王上,微臣一切都听从您的安排!”


  “嗯,还有啊,仲卿,以后私下你就叫我章儿吧,我也叫你仲哥哥,好不好?”


  “当然可以了,我的章儿!”


  “嗯,仲哥哥!”


  然后,从此这位不出枢居却让天下大乱的仲堃仪仲先生就变成了一个活生生的“妻管严”,其实我觉得另外一个词语更合适,这个词是“妻奴”!


  PS:为什么是两年后呢,别忘了,两年后孟章就成年了啊!


  另外,下一章,太师即将出场,所以你们应该猜得到毓骁会有什么表现了吧!

评论

热度(23)

  1. 以齐制宾飞飞水瓶 转载了此文字
  2. 七只影飞飞水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