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只影

【刺客全员】殊途同归(八)

林轩:

      “公孙钤!”


       “阿蹇可是想到了什么?”齐之侃看着蹇宾紧皱的眉头问道


       “嗯,还请这位小公子跟我们走一趟”蹇宾对孟章道,他知道孟章是这个案情的关键人


        “我还要采药呢,你说走就走啊,凭什么?”孟章对蹇宾刚才的态度本来就不满,现在让他跟蹇宾走那更不可能了


        蹇宾不耐烦了,强拉着孟章就要走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讲不讲道理啊,来人啊,救命啊,有人耍流氓啊!”孟章被蹇宾拉着挣脱不得,大喊起来


        “你们在干什么!”仲堃仪本就因这件事情感到心烦,现如今看着仪表堂堂的蹇宾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调戏坤泽,心中更觉不忿


        “蹇宾,我以为你是正人君子,居然做出这种令人不耻之事,我仲堃仪当真是看错了你!”


        “我没有!”蹇宾慌忙的松开孟章的手,蹇宾从生下来就被人卜出天赋异禀,一直被众人捧着,如今被仲堃仪污蔑,他哪受得了这个气


       蹇宾正欲上去解释,仲堃仪却上前一把推开蹇宾,拉着孟章头也不回的走了


       仲堃仪没有看见蹇宾懵逼的表情和笑嘻嘻的回头给蹇宾做了一个鬼脸的孟章


      “阿蹇,你没事吧?”齐之侃看蹇宾不悦,上去询问,其实刚才齐之侃看着蹇宾和孟章拉拉扯扯的,虽然知道是公事,可齐之侃心里总归还是有些不舒服的


       “我没事,他们一定去陵府了,小齐我们走”


       齐之侃虽然不知道蹇宾的反应为何如此大,可他明白蹇宾自然有他的道理,也不问缘故,任由蹇宾拉着自己往回跑


       且说另一边


       仲堃仪拉着孟章走出好远,觉得蹇宾不会追上来了,才转身询问孟章“你……”


         在仲堃仪转身的瞬间,孟章收回了嬉皮笑脸的表情,换上一脸委屈


       仲堃仪看着两人紧握的双手,不由得觉得脸上微微发烫“不好意思,在下不是有意冒犯的”仲堃仪赶紧松开了孟章的手


       仲堃仪施礼道“在下仲堃仪,刚才情况特殊,多有冒犯还请公子包涵,公子可好,蹇宾可有伤到你?”


      “原来你是仲上大夫啊,没想到你一个堂堂的上大夫居然会跟那种人交朋友”孟章笑笑,调皮的朝仲堃仪眨眨眼


         仲堃仪顿时被问的哑口无言,急忙解释道“我与蹇宾是今早才认识的,并未深交,小公子莫要误会”


        “嘻嘻,我逗你的,你这个人怎么跟个木头一样”孟章趁仲堃仪不注意敲了一下他的脑袋说道


       平常人怎敢敲仲上大夫的头,仲堃仪起初有些惊讶,可看着孟章那灿烂的笑容,仲堃仪居然一点也不生气,揉揉脑袋居然也跟着笑起来


      “我打了你,你还笑,当真是块木头啊”


       “啊,小公子说笑了,还没问公子叫什么呢,家住何方,我好送公子回家”


        “我叫孟章,我家住在……”孟章把身子靠近仲堃仪,在二人距离一指的地方停下“不告诉你,哈哈哈”


     仲堃仪在孟章接近自己的时候脸已经红了,现在看着在自己面前笑的如此欢快的孟章,一时间竟不知所措


        仲堃仪自幼生于寒门,为了改变命运只能发奋读书,好不容易进了学宫,却一直被上卿苏翰的侄子苏严带人排斥,后来有幸得王上赏识,入朝为官,还有与苏翰明里暗里斗个不停,突然看着这在自己面前出现的单纯美好的笑容,仲堃仪只觉得人生其实不止是没完没了的烦心事,其实生活还是可以去享受的


       孟章一把拉住仲堃仪的手“我不告诉你我住在哪,我也不想回去,你带我去你家吧”


       “啊,这可不行,小公子莫要胡闹,在下还要办案”


      “那我就跟着你办案”


      “这……”仲堃仪看着孟章笑的灿烂,居然不忍拒绝,不由得在心底咒骂自己:仲堃仪啊仲堃仪,你这是怎么了,色迷心窍了吗,呸呸呸,我在想什么


      仲堃仪为了孟章的安全自然是不能把他带到身边的,可又不忍拒绝他,权衡之后还是打算带他去陵府,那里人多,纵是蹇宾色胆包天也不敢怎么样(蹇宾:躺着也中枪!??)


       “那我先带你去陵府吧”仲堃仪也握紧了孟章的手,他真的想说这种十指相连的感觉真好


        “好啊,好啊”孟章开心的围着仲堃仪跳了起来“快带我去吧”


       仲堃仪笑着摇摇头,感觉心情大好:真拿这个小可爱没办法


        而此时孟章在心底偷偷给自己比了一个“耶✌”的手势


      其实孟章本身江南孟氏一族的公子,孟氏也算得上是武林大族,可孟章生来体弱,又是坤性,不适合习武,又对药理有独特的见解,他的父亲就一直由着他钻研药理 还好学有所成,孟氏一族也算得上是出了一个神医


       三年前孟章随家人到均天游玩,发现北方有许多药草他的功能还未被发现,便吵着要在这住下来,家人拗不过他,给他在浮玉山山下建了个小筑,又派高手暗中保护他,才肯离去


      其实孟家把小筑建到浮玉山下是有私心的,那就是八年前武林会盟的时候蹇宾一鸣惊人,孟章的父亲孟成当即想要将孟章嫁给蹇宾


       孟家与蹇家本就是世交,两家一直来往密切,况且两家都是武林大族,酒过三巡,孟家和蹇家的亲事就定下来了(前面蹇宾给小齐说的他俩订过婚明很显是套路)


       可当孟成回去把这庄自认为成人之美的喜事回去告诉孟章后,孟章却不愿意了,“凭什么要我嫁给一个见都没见过的人啊,他武功高了不起啊,武功高就可以为所欲为啊!”


      想当初孟章为了要家里人退婚把孟府闹了翻天覆地,可最后婚没退成,自己反倒被关在屋子里三天三夜没有饭吃,从小被家人当成宝贝宠着的孟章何时受过那种委屈啊,所以就在心底暗暗发誓有朝一日一定要好好整整蹇宾!


      早年间,孟成为了说服孟章,还专门派人去画了蹇宾的画像,虽然那张画像最后被自己撕得稀巴烂,可孟章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蹇宾


      孟章并不知晓公孙钤是玉衡教主,想着蹇宾听了公孙钤反应那么大,定是与他有仇。又看到他和齐之侃亲亲我我就更来气了,明明有婚约在身,还对别的坤泽那样,看来父亲说的什么蹇宾气宇盖世,正人君子都是假的!假的!蹇宾明明是一个登徒浪子,孟章在心里这样评判


      想到自己的婚约,又想到蹇宾还跟自己的好朋友公孙钤有仇,孟章觉得于情于理他都要好好整整这个蹇宾,所以才决定跟着仲堃仪,他知道,只有跟着仲堃仪,才会再次遇到蹇宾那个登徒子


       可孟章同时也在心底觉得仲堃仪这块木头真的好呆好傻,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他就莫名的开心


————————————————————————分界线————————————————————————


*关于tag:因为这是全员,我感觉自己水平有限,不可能每一章里都涉及所有cp,所以tag就只打每一章戏份比较多的cp了 😂😂😂😂


*点梗,50粉点梗,直通车


http://linxuan201.lofter.com/post/1f3dd63c_ee8dc197 


请大家多多回复,要不我一个很尴尬的,啊威~ 😘😘😘

评论

热度(29)

  1. 以齐制宾林轩 转载了此文字
  2. 七只影林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