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只影

念君69

仰望星空的狐狸:

  陵光看着各国的人力物资,直接让人去边境修建高墙,丞相很是疑惑,自从王上这次醒来,大不如从前了,没有一直拿着裘将军的剑,没有以前颓废,反而活力四射起来了,更意外的是和公孙感情真的很好,难不成王上改变目标了?
  
  每次和公孙讨论这些问题时,公孙先总是一副甜蜜的微笑,闪瞎了丞相的眼,然后便是跟丞相告别,因为他和陵光约好了要下棋,丞相看着这样的公孙,一脸高深莫测的表情,摸了一把胡须,然后微笑起来,看来天璇要立王夫了,不要问他为什么是立王夫而不是王后。
  
  陵光看见了公孙钤,对着公孙钤微微一笑,记起所以事情的陵光知道裘振没有死,反而是隐居起来了,但是只要天璇安安乐乐,裘振会一直这样平平静静的生活下去,他现在的目的,就是要给公孙一个堂堂正正的幸福,反正他对公孙钤也是有意的。
  
  让公孙钤坐在对面,陵光落下一白子温柔的说道:“你知道吗?蹇宾哥那里传来消息,要让我们去参加天玑的立后典礼。”
  
  公孙钤看着棋盘,落下一黑子:“没想到天玑居然是最先开始的,臣以为是天权呢!不过,三王齐聚一堂,会不会有危险?”
  
  陵光抬眸看着公孙,棋也不下了:“不会,齐之侃的亲兵亲自把守,而且,就算是有人行刺,刚刚好可以揪出来,把那些想要叛乱的人一个不留的捉起来,你要相信齐之侃的本领。”
  
  公孙钤微笑着:“臣当然相信齐将军,他的本领臣是有目共睹的。”
  
  陵光点头,随即微微歪头看着公孙钤:“等着天玑完事儿了,要不要也弄你个王后当当?毕竟你也是孤王的人。”
  
  公孙钤轻咳一声,纠正陵光道:“王上,是王夫。”
  
  陵光眨眨眼,脸微红,大叫道:“公孙钤,你的礼仪呢?你怎么会撩孤王?你的礼不可废呢?都去哪里了?”
  
  公孙钤看着这样的陵光,笑容越发大了起来:“王上,臣要是继续礼不可废,就撩不了王上了,王上应该是乐意被臣撩的吧!”
  
  陵光心里虽然很乐意,但是面上还是要矜持一点,不过看着公孙钤嘴角上扬的弧度,也就点点头,二人虽然之后没有说话,但是却也温馨的又继续下着棋。
  
  最苦逼的就是仲堃仪了,听见了天玑要立后的典礼,仲堃仪每次看着孟章总想哭,他也是在那个时代生活过的人,当然知道了十五六岁的孟章就是一个孩子,虽然灵魂里面的不是这样,不过外表就是这样,他很苦逼好不好。
  
  孟章总感觉这几天的仲堃仪特别不对劲儿,总是一脸苦相的盯着他发呆,连跟世家吵闹时都心不在焉的,要不是仲堃仪有时候认真起来的样子,他都会怀疑仲堃仪是不是又穿越了,这个灵魂不是他的。
  
  天玑正在准备着封后的典礼,一起准备就绪,其他三国陆陆续续的到场,齐之侃的亲兵把守着典客署,对于这些王的心思,各国臣子很不解,感觉天变了似的,先不说礼品的贵重,单单是亲自上门祝贺就已经很恐怖了。
  
  特别是天枢臣子,他们居然不知道天枢王什么时候跟其他三王关系那么密切,导致了他们的权利正在逐渐削薄,差不多全部都已经牢牢握在孟章的手里,就连仲堃仪也没有太大的权利,而是实至名归的在孟章手里。
  
  各国百姓倒是乐此不疲,没有哪个国家的百姓喜欢打仗,四王关系好,说明了四国不会因为领土而打仗,四国其乐融融,该通商的就通商。
  
  孟章看见执明,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转小了的缘故,一个冲刺扑进执明的怀里:“执明哥!”
  
  仲堃仪黑了脸,慕容离温和的笑,两国臣子惊掉了下巴,不管是哪边的,都是一个想法,那就是两个王从来没有见过面都能那么熟?
  
  执明揉了揉孟章柔软的秀发:“哇!章儿,你好嫩啊!不过还真是可爱啊!在天枢没有受苦吧?”
  
  孟章摇摇头,嘴角上扬道:“如果还是以前的我说不定还是被吃得死死的,现在的我可是俩世魂来着,这样都还被吃得死死的,就不是我孟章王了。”
  


         端午节快乐哈~(●'◡'●)ノ❤给你们比心心
         谢谢你们的支持,木啊~
  

评论

热度(43)

  1. 七只影笙箫兔 转载了此文字
  2. 以齐制宾笙箫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