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只影

相守不易勿忘怀(重生abo)第五十二章

韩aya:

第五十二章


新婚之后,夫夫同寝理所当然。


虽然天枢已权势已大半归于孟章与仲堃仪之手,仍不免有礼官谏言,王上不应经常住在王夫寝宫,毕竟历来天子宠幸后宫,多为一月临幸几次,哪有常住王后宫中之理,不合礼数。而且仲堃仪既然进了孟章后宫,便不该再干政。


孟章那时正是呕吐的厉害的时候,心情烦躁得紧,仲堃仪又深知他勉强上朝保证不吐已经是辛苦至极,心疼之余自然也是不虞至极,孟章不由分说的便要将那位大人怼回去,却被仲堃仪拦住。


“既然赵大人觉得本王夫与王上同寝不得,不如便由大人先做个表率如何?”仲堃仪冷笑道。“大人从今日起就别进你家那位夫人的房间了,本王夫会派人监督的,不知阁下能否坚持一个月?”


李大人哑然。


当然,不能。


礼部侍郎李大人,为人迂腐,极认死理,所以也容易让人利用。


他家里也就一位夫人。此时还刚好有孕,正是需要乾元照拂的时候,听说每日都喜欢粘着他那位夫人,自然是不能一月分开的。


出头之人都无言,自然没人再会反对,至于后宫干政之事,孟章只淡淡道“你们谁有王夫之能,能让天枢安宁,本王自然会让王夫留在宫中。”


朝事毕,仲堃仪扶着孟章向后宫走了一段,见他昏昏欲睡便将他抱了起来走向寝宫。孟章近日吃的东西越发少,身体惫懒的愈加厉害,仲堃仪与医丞多次研究无法,只得让他多歇一会儿。待回了寝宫,看他入睡才前往书房理政。


夜幕降临,宫人前来敲门,道


“秉王夫,已经到晚膳之时,王上在等您用膳。”


新婚之后,孟章因体虚,白日多是昏睡,唯一能坚持的,也只有与他用膳一事。


仲堃仪起身


“王上今日可有呕吐?”


宫人小心翼翼的回禀道,


“秉王夫,王上只是醒了的时候有些呕意,今日还未吐过。”


语毕,抬头偷看仲堃仪,见他并无训斥之意,只是皱了眉,内心还是不免有些忐忑。


一路无话,仲堃仪见到孟章时,原本严肃的脸色就温和了下来。


“王上,”他走过去,半蹲在坐在餐桌边的孟章身边浅笑“今日醒的早了些,可有不适?”


“今日还好,大约是近日睡得多了,所以醒的早。”孟章握了握仲堃仪的手,“有些饿了,让他们上些膳食吧。”


时隔许久,孟章第一次提了要吃东西,以往吐得厉害,他是一直不愿意吃的。


宫人上膳食上的极快,都是些清淡的食物,仲堃仪暗暗观察发现今日孟章似是呕吐之意全消颇为喜悦,一顿饭用得两人都是心情不错。夜间仲堃仪邀孟章出去消食散步也是顺利成行,孟章一直很有精神。


便是回房,两人入睡之前,亦是如此。


仲堃仪一如既往的服侍孟章先上床,自己则是熄灯后再上床,刚躺到床榻之上便被孟章抱住。


“王上,怎么了?”


“本王,有些睡不着。”孟章将头埋在仲堃仪肩上道“仲卿,你可会。。。”


“嗯?王上?”


“本王有孕四月了。”他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仲堃仪何其聪慧,自然是想到他的意思,待发现那个孩子,两人之间便再未有亲密之事,便是新婚之夜,也只是相拥而眠。如今情况稳定了些,王上大约是有些想法吧。


其实自己不也是如此。


“王上,可想补上洞房花烛之夜?”


孟章僵了僵,还是轻微的点了头。


念及他的身体,仲堃仪动作自然不敢太大,但奈何两人都许久未曾亲热,雨露稍歇也是半夜过去。孟章发丝之间已有淡淡汗意微喘着坐在他怀中,昏昏欲睡间还伸出手指与他十指紧扣,仲堃仪轻轻吻过他侧脸,将手附到他已有些微隆起的小腹道“可有不适?”孟章轻笑摇头,“无事,有点累。”


“那睡吧,我来收拾。”孟章半眯着眼点了点头,在他怀里睡了过去,仲堃仪取了水清理完毕后才搂着他缓缓睡去。


恍然又是熟悉又陌生的场景。


他知自己又做梦了。


雕廊画栋,青纱装点,有谁的低吟声从屋中传来,看起来年纪较为稚嫩的公孙兄在一旁伫立,脸上也带了几分焦急之色,他转过头道“仲兄,你说师尊何时才能生下小师弟,已经过了许久。”


师尊?师弟?我何时与公孙兄师从同门,仲堃仪不免疑惑,但场景中的自己却淡然答道。


“青龙神君既然在内,应是不必担忧,吾听闻便是凡人产子都是要些时间的。”


一身红色纱衣的四岁幼童突然冲了进来喊道“父君在哪,我听说弟弟要出生了。”,公孙钤一把揽住要冲进屋内的小孩子道“离火神君,里面不方便进去,便在这里同我们等吧。”公孙钤又与他低语几句,才劝住了想要进去的小孩,只是那小孩抬头看向仲堃仪的时候,他隐约觉得有一份熟悉之意,端详许久才反应过来。


这孩子,与慕容黎像极。


不知过了多久,仲堃仪还是没有弄明白慕容黎与那孩子的因缘,便看到青色光点从屋中散落而来,有小孩子的哭声隐约传来。


大约是生了,他想。


画面突变,他已站在不知是谁的床边,同公孙兄一同施礼道


“师尊。”


他隐约有种感觉,这是那日生子之人,如今已是半月之后。


听那人道一声免礼,声音朗润温和,抬眸望去,是个极清秀的男子,风姿清雅,眸间似有星光,只是面上还有一份苍白之意。他道“你们来的刚好,小章醒着,你们刚好见见你们小师弟。”仲堃仪本觉得那人眼熟,但却想不起在哪见过,梦中的仲堃仪似是转头看向那个婴儿,然后便一直盯着他看。


是个很可爱的孩子,仲堃仪心想,内心却升起了莫名的熟悉感,仿佛这一场景是真的发生过。


直至公孙兄问道那孩子姓名时,仲堃仪才转头看向紫薇星君,那人轻声道“我与阿璟商议过,这孩子便叫孟章。”


孟章?仲堃仪怔然片刻,心底某处却升起理所应当之感。


他的王上,青龙神君孟章的出生之时,是由他亲眼见证的。


那么他,是谁?


这个问题,不过转瞬,他便知晓了。


由那位已经长大了些许的离火神君亲口唤出“见过坤君。”


乾为天,坤为地。乾与坤,两位生于天地之间的星君,是紫薇星君的徒弟。


他,也是神。


那日之后,因紫薇星君和青龙神君忙于照顾幼子,他和乾君被派去凡间游历。再见到孟章,孟章已经是个会在地上跑来跑去的孩子了。


而第一次见面,那孩子,就是极讨人喜欢的,仿佛九天之上的星辰,散发着他的光彩。


吸引着他。


下意识的,他便躲着他。


公孙很容易感知到了这一点,两人同源而生,虽是性情不同,却心意相近。


“仲君,为何不愿靠近小师弟。”


我沉默,他却懂了。


乾君是天君,所以更近神灵,而作为地君的他,却更靠近人。


人有贪嗔痴欲念,神却不该有。


仲堃仪一向做的很好,只是在遇见了孟章后,便有所不同。


时光荏苒,孟章渐渐长大,公孙被朱雀神君借去做了手下,辅佐新的神君,离火神君被玄武神君带走,而他则成了青龙小神君的随侍。


彼时,孟章已是凡人八九岁的模样,稚气未脱,为了让他陪他出去教他东西睁着大眼睛也不说话,就那么看着,直到他心软。


那是他独有的撒娇方式,便是与他双亲也不曾有。


数百年相携而行,他亲眼看着幼童走向青年,一点一点从稚嫩到成熟。


直到他发现,他开始舍不得,作为青龙神君的他出征。


青龙神君与白虎神君向来司战,虽然他们这位青龙神君性情随了父君紫薇星君喜爱温和,却也继承了父亲的战争才能。


所以,与魔界之战,孟章首当其冲。


直到某一日,他见到孟章受伤,他心思震动,动了不该有的心思,做了不该有的事。


孟章并没有拒绝。


他逃避了许久,知了自己心意便越加痛苦,他们这些年本是亦师亦友,只是他越了界,孟章不言,却不代表不曾责怪。


本欲言明一切,若能求得谅解也好,若不能,以命赎罪亦无妨。


只是,一切都终于那场大战,他失去了一切。


他终于想起了一切,包括那日孟章让他去三十三重天前说的话,他那时微笑询问的样子自己依然记得


“仲卿,我记得,我的字当初是你起得吧。不如我也为你起一个表字可好?”


“但凭神君决断。”


“让我想想,等仲卿回来,我再告诉你。”


但,他再也没能听他亲口告知。


留给他的,只有一片残存光点汇聚成的两个字。


“安和”


平安顺遂,一世和乐,极好的寓意。


可是再没有了能和他走下去的人。


可仲堃仪不知道的是,他只猜对了前半句。


梦醒,泪湿衣衫。


仲堃仪默默地擦干泪痕,将孟章环入怀中。


幸而,你回来了。


PS:养成。。。。


其实表字是很不明显的表白和对未来的期待啊。



评论

热度(39)

  1. 七只影韩aya 转载了此文字
  2. 以齐制宾韩ay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