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只影

【误上龙床】齐之侃篇-下(生子、宫廷、齐蹇)

泡泡家的小公举灬:

(下)


 


齐之侃,本王不想再见到你!!


齐之侃,本王不想再见到你!!


齐之侃,本王不想再见到你!!


 


这句话简直比判了死刑还叫齐大将军难受,这几天他都呆在将军府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既然蹇宾说再也不愿见他,自然是不会在他面前碍眼,要是又惹得他像那天一般差点气晕过去,齐之侃第一个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大耳刮子。


 


抬手猛灌了几口烈酒,他齐之侃一般是不会饮酒,身为一个武将他要时刻保持清醒才能好好守护重要的人。


 


可现在就让他醉吧,醉得忘了一切,忘了他所爱的人厌烦他的残酷现实....


 


众人皆知齐之侃乃将星转世无可匹敌----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为了一个人而变得强大,一切都只是为了守他千岁平安,万岁无忧,不然他齐之侃不过是林中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山野之人。


 


如果有天那个人不再需要他了,齐之侃真的不知他这个所谓的将星还有何用武之地?


 


站在朝堂上听着大臣汇报南面突发洪水村庄被毁,王上要大家拿出解决方案,身为武将的齐之侃却站出来了,“臣愿前往运送粮食和帮助村民搭建防洪修护。”


 


高殿上的蹇宾突然站起,所有人都把视线望向他们脸色发青的君王,他这才慢慢坐下沉声道,“区区小事何须劳烦上将军?”


 


一个小将站出来拱手,“末将可....”


 


齐之侃打断了下属的话,“王上,事关民生就是大事,我是天玑的上将军更应当守护好王上的臣民。”


 


齐大将军态度如此坚决,刚才还打算毛遂自荐的那名小将只得默默缩回队伍中,大殿上议论纷纷,王上摆摆手,“既然此事颇有疑义,那么择日再议!”


 


“王上....”上将军还是和刚才一模一样的拱手之姿,宏声嘹亮,“关系到村民安危还请王上早日定夺。”


 


“... ...”蹇宾白皙的双颊简直毫无血色,殿下的臣子大气都不敢出一口,连平日和上将军不对盘的国师都不愿淌这趟浑水,怎么看都是这对君臣在闹别扭啊!谁敢傻傻站出来当活靶子?


 


天玑王扫了眼所有垂目沉默的文臣武将,最后把视线落回大殿中央背脊挺直的男子身上,如鸿毛般轻轻笑了,“好....甚好....我们天玑得此贤将,乃我....我们天玑之福....本王.....准!”


 


“叩谢王恩!”齐之侃跪下郑重其事的拱手,却不敢抬头----他怕,怕就此一眼好不容易形成的心理建设全部毁于一旦。


 


蹇宾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个想法都能左右他齐之侃所有的情绪和决定,可这次他却忤了王上的意愿,因为他实在忍受不了....


 


忍受不了王上对自己的冷眼相待,更忍受不了竟然有了占据了王上的身心。


 


我....当真就比不过你的那个他吗?


可....我比世上任何人都要爱你啊!


 


次日天还未亮,上将军就领着一个小分队骑马出发了....


 


治理洪水是个漫长的过程,齐之侃年纪不大又没什么架子,凡事都和士兵们亲力亲为为村民们派发粮食,重建家园,挖渠防洪...


 


当地村民们都很喜欢这个大男孩,也不知什么官位大小,都亲切的把他当亲人朋友般友好相处,这也正是齐之侃喜欢的,每天忙忙碌碌、平平凡凡也就没那么容易想起有关那位尊贵至极的男子一切。


 


如果不是那场意外的相遇,他们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是自己痴心妄想贪念上傲娇的他、高贵的他、坚强的他和会温柔唤自己“小齐”的他....


 


甘愿一辈子默默跟在他身后守护他的幸福,他封自己为上将军替他统领千军万马,那么纵使肝脑涂地只为他能君临天下。


 


他从不曾奢望啊....从不曾啊....真的....真的不曾吗?!


那为何,有人占有了他的王上,心却疼得无法呼吸?!


 


每当夜深人静这个英姿飒爽的少年就没了白天的笑靥,在月光下落寞得如同走失的孩童,一名老妇人端着大碗走过来,“小齐,这是俺炖的鸡汤你尝尝....”


 


“莫大娘,不用了,您太客气了。”齐之侃放下酒坛,赶紧接过热腾腾的汤碗。


 


“说啥捏,你白天和士兵们辛辛苦苦帮俺们老两口把房子建好了还整了一块地,感激还来不及哩!俺们老两口也没啥可报答你们的,就把这鸡杀了特意给你们炖了汤,老头子正给其他士兵们送去哩,小齐你也快吃,快吃....”


 


盛情难却的男子只好端起碗,大娘朴实无华的脸上笑出了褶子,齐之侃也难得跟着会心笑了....


 


大娘不时的咳嗽声引起了男子的注意,“冒犯了....”


 


齐之侃轻捏她的脉搏,随即皱眉,“莫大娘,您这肺气壅塞颇为严重,如若不治恐留后患....”


 


“俺这身子骨心里清楚得很咧....”莫大娘不在意的抓着他的手拍拍,“小齐可千万别跟我家那老头子说啊!”


 


“这是为何?”齐之侃纳闷----据他观察这老两口相濡以沫感情颇深,不应坦诚相待吗?


 


“小齐你还年轻不懂....”莫大娘叹气,“这刚发大水家里啥都没了,如果不是你们好心帮助,俺们老两口只怕连一片遮头瓦都没有,如果老头子知道我身子不好肯定又要自责,这老头子捉急起来能闷在门口坐几天,俺也怕他急坏身子啊,家里也没什么可以卖的了,别让他操这份心了,俺这身子能多陪他一天俺就很满足了....”


 


老妇人虽是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却包含了他们一生的真谛让这名上将军感触颇深。


 


齐之侃总是认为蹇宾并不是完全信任自己,好像怎么也探不到他的真心,却不从没想过他的所作所为到底是何用意?或许,他已经给予了自己所能给的全部信任和感情。


 


我是不是错过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


 


换个角度突觉茅塞顿开的男子把怀中的银袋掏出塞到老妇人手中,“莫大娘这是我三月来全部粮饷,应当够给您治病,明日去找个好大夫,对不起我没有时间陪您多说了....”


 


莫大娘根本来不及反应,少将军就如疾风一般飞到马厩,跟副官交代了几句就翻身上马向王城奔去。


 


王上....阿蹇....等我!!


 


下定决心要见他,才知思念之情已溢出心房,归心似箭的男子马不停蹄不眠不休两日才抵达王宫,翻身下马的男子直奔王上寝宫门前才停下,守在寝殿外的贴身侍从一看是多时未见的上将军立刻喜出望外,“齐将军....”


 


“王上....王上可还好?”齐之侃眼直直的盯着紧闭的大门。


 


侍从摇摇头,“齐将军,自从你离开后,王上的身体就一天不如一天,这为了保胎已经卧床一个多月了,近十来天更是昏昏欲睡连下床都困难,医丞说再这么下去只怕....”


 


“只怕什么?!”


 


“只怕不能两全,王上昨儿还说如果不行定要保住腹中胎儿....”


 


齐之侃眼睛冒火的抓住他的双臂,“此等大事为何从未有人给本将军通传?!”


 


“齐....齐将军....息怒....所有医丞都束手无策....”被上将军威姿唬住的侍从吓得不知所措,“王上,王上不让小的们通知将军啊....”


 


齐之侃垂手,他的阿蹇....他的王上....怎么也跟大字都不识的村野老妪一般傻?


 


他的阿蹇什么都是自己承担----所有苦、所有难、所有的责任和委屈!齐之侃心都要碎了。


 


原来....就算他是堂堂万人之上的天玑君王,在意一个人的心意也是这般朴实单纯,是他齐之侃太傻,怎么到现下才后知后觉?


 


上将军推开大门,轻手轻脚的走到大床边,他半跪在地上握住露在丝被外的手竟然已骨瘦嶙峋,眷念的凝视蹇宾病态的面容,干枯的唇瓣----他的王上曾是那么神采奕奕、面如傅粉、玉树临风的啊!


 


一滴温热的泪珠滴落在白皙的手背上,本就噩梦连连的男子动了动指尖幽幽睁眼,朦胧间看到一个模糊身影,他用手抚上那深情款款的明亮眼眸喃喃低语,“小齐....小齐是你回来了吗?”


 


“王上....”齐之侃紧抓住他有些微颤的指尖心疼的哽咽,“阿蹇,我回来了。”


 


还未清醒的男子扬起一抹虚弱的微笑,“果然是在做梦吗....我的小齐,怎么会唤我‘阿蹇’呢....自是不会的....”


 


少将军心一沉,他的王上竟然自称“我”?莫不是意识已经模糊?万分焦急的男子正想起身去唤医丞却被拉住了衣角....


 


“小齐,你又要离开我了吗?”蹇宾的眼角含着晶莹。


 


就是这双眸间的悲戚和绝望像千金巨石阻挡了齐之侃的脚步,他又跪回床边毫不掩饰自己的浓情厚意,怜惜抹去他眼角的泪痕,“不,我不走,阿蹇我哪儿也不去!”


 


“小齐....”得到允诺的君王如孩童般满足,他拉着男子的手轻轻放到自己的腹部,少将军这才惊觉原来已隆起这么浑圆,硬邦邦的吓得他都不敢乱动生怕扰到里面的小宝贝。


 


“小齐....”昏睡了太久的男子声音有些嘶哑,“我们的孩儿马上就要出生了....如果我不能陪着他长大,你要好好抚养他....”


 


蹇宾有气无力的轻喃就是晴天霹雳震得男子哑口无言,呆若木鸡!


 


“宝宝还没起名,小齐你要帮我们的孩儿想个好名字....小齐....”蹇宾终是累了,迷迷糊糊地意识又陷入了黑暗,“别....别不认他....”


 


僵直身子跟一尊雕像似的少将军总算回神,他有千言万语堵在胸口,可望着已经紧闭双眸的苍白男子话到嘴边还是深深咽下....


 


掐算王上的受孕日,那段时间....难道真是那天晚上?


 


那天凯旋而归的上将军宴请一众下属到府中吃酒,都是军中男儿,又拼搏沙场这么久,同生共死的将士们都来敬酒,给面的齐之侃也是开心的喝了许多....


 


当晚就做了一席荒唐绚丽之梦,虽然只是在虚幻中为所欲为,但还是觉得玷污心中圣洁雪莲的齐之侃悔得好几天都不敢和所梦之人单独相处,连眼神都不敢和他对视,生怕泄露了心底最原始的秘密。


 


这么说来....那却不是梦,真的,他齐之侃确确实实就在那晚占有了他的王上,他的阿蹇,他心心念念的爱人。


 


齐大将军悔得肠子都青了!!怪不得之后王上看他横挑鼻子竖挑眼----高傲如蹇宾被这种始乱终弃似的拒绝心里该有多万念俱灰?


 


想来王上身子差到连医丞都束手无策根本就是心郁成结,如果不是他突然赶回来,难道就此错过一生?


 


痛心疾首的少将军温柔的抚摸男子光洁的面颊,他齐之侃都干了些什么蠢事?就在他放在心尖尖上的人儿冒着生命危险为他们生儿育女之时,不但没有陪在身边为他排忧解难,还故意跑到相隔万里之地陷在自己的小情绪里无法自拔?


 


悔恨交加的男子寸步不离的守在他的君王身侧,这次定要把心中所有爱恋都清清楚楚一字一句话给他的王上听。


 


阿蹇....我爱你....




---齐之侃篇完结---




至于那晚发生了何事就请看《蹇宾篇》吧。


最后还有果子们会出场。

评论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