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只影

【山有木兮卿有意】七(双白and双美)

泡泡家的小公举灬:

(楔子)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他是谁?


他是谁?


他是谁?


 


阿蹇,我是你的小齐,我是你的上将军啊!!


 


望着呆若木鸡的齐之侃,慕容内心叹了口气,他坐到床边抚摸蹇宾的长发安抚道,“他是我的故友,阿蹇你受伤了先好好休息,我等会再来看你好么?”


 


少将军竟然看到他傲娇威严的王上听话的点点头,小齐像丢了魂的木偶被慕容离带出房间。


 


他不是我的王上,不是我的阿蹇吗?


可世间独一无二的蹇宾,他齐之侃断不会认错。


 


“王上到底怎么了?”齐之侃怒抓红杉男子的衣领。


 


慕容离冷漠的扒开他,“他好得很,只是忘了你而已....”


 


“不可能!这不可能!”少将军大受打击,不可置信的后退两步。


 


齐将军毕竟也是慕容敬重之人,他还是把如何救了本想殉国的天玑王和后面的事情大致叙述了一番。


 


齐之侃的拳头紧了松,松了紧----他不知是该感恩这个男人救了比他性命还重要的蹇宾,还是怨恨这个男人竟然趁机而入占据了蹇宾的内心?


 


“阁下救了王上之事日后定当报答。”少将军郑重拱手,“不过我现在要带他离开。”


 


“你准备带他去哪?”慕容有些慌神,他自知没有立场可以阻止蹇宾的小齐带走他的王上,可是,可是....


 


“我认识一名神医,定会治好王上。”


 


慕容拦住想进屋的男子,“你确定阿蹇愿意跟你走吗?”


 


齐之侃沉默了....


 


即使失忆,但本性不会变----


比任何人都了解自家王上的少将军自然明白,那个固执又骄傲的人儿啊,怎么会听从一个陌生人的摆布?


 


权衡利弊,齐之侃决定先暂时留下和王上拉近关系,朝夕相对说不定就能恢复记忆呢?


 


农舍只有一间空房,受伤的蹇宾睡床上,慕容和齐之侃一起打地铺----谁叫穷苦人家连褥子都没有多余。


 


这个特殊一夜,三人都不成眠,毕竟睡床还是舒服得多的男子醒得也比较早,他起身望着地上挨在一起都快面贴面的两人心里五味杂陈----奇怪的是,这种感觉不知是为阿离还是那个刚认识的陌生人?


 


哼!他可记得这个男人呢,不就是一大早就要上阁子的色狼么,昨天还想趁机轻薄自己,果然不可信!


 


蹇宾已经下定决心要帮貌美的阿离堤防这个伪君子才行。


 


淳朴的家主给他们端来简单的早饭,三人围着矮桌喝稀饭吃馒头,慕容皱了皱眉,“阿蹇,你有伤在身,老吃这种东西怎行?”


 


“啊?”一直暗暗盯梢齐之侃的男子这才回神,他捂嘴轻呼,“唔....好咸!”


 


刚才只顾瞧那白袍男子的蹇宾不知不觉夹了大几筷子咸菜入嘴。


 


少将军倒了杯温水递给他,“我不知阿蹇原来爱吃咸菜么?”


 


你才爱吃咸菜,你全家都爱吃咸菜!


 


有苦说不出的蹇宾埋着头喝水,一旁的慕容离桌下的拳头紧握----阿蹇太在意小齐,这不是好事。


 


吃完早饭,因为脚扭不能动的蹇宾还是只得坐在床上,慕容推开房门透气,“阿蹇,天气很好,要不要到院子坐坐?”


 


“好啊。”


 


慕容正想过去扶他,哪知齐之侃直接弯腰横抱起白衣男子,蹇宾下意识的环住他的颈脖,少将军目不转睛的盯着怀里的男子,他后知后觉的红了双颊,“放....放肆,放我下来!”


 


齐之侃把挣扎的王上搂得更紧,“再动可就要掉下去了....”


 


“... ....”站在门口的红杉男子嘴里不是滋味,他们独特的气场真是插不上话。


 


少将军轻轻松松把他的王上抱到门口的椅子坐下,笑盈盈的低头注视白衣男子----这让他想起初遇阿蹇的日子,是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光。


 


蹇宾不敢对上他的视线,太深情太灼热,太多了太多了,多到他的心都在微微颤抖....


 


“我去街上买些好菜给阿蹇补补身子吧。”慕容找了个借口离开。


 


“阿离....”白衣男子望着同伴远去的身影,是他的错觉吗?为什么觉得阿离好难过的样子....


 


齐之侃蹲下握住男子的双手,“阿蹇....你真的不记得小齐了么?”


 


“小齐....”蹇宾心一沉,“你认识我吗?”


 


少将军苦笑,“阿蹇是我最重要的人....”


 


齐之侃决定先不告知他真实身份,如若知道自己乃亡国之君该背负多少伤痛?慕容是不是也因此隐瞒真相呢?这一刻他觉得慕容离对待王上确实很用心。


 


“那你讲讲我们之间的事?”


 


齐之侃把两人的初遇到为了守护他自愿留下,纵使肝脑涂地也在所不惜种种往昔都娓娓道来....


 


虽然他说得很隐晦,但蹇宾却听得很心惊,“别....别说了....”他站起来本能想逃走,好像压得心里快喘不过气。


 


可白衣男子忘了脚上还有伤,刚站起就痛苦的晃了晃身形,齐之侃赶紧把他接入怀中,“阿蹇痛吗?”


 


蹇宾这次没有挣扎,他安静的把头埋在这宽阔的怀抱缓缓点了点头----痛....很痛....心好痛....


 


虽然还是没有任何记忆,但是想哭的感觉油然而生。


 


小齐....齐之侃....等等!


 


“你是天玑的上将军?将星转世?”蹇宾惊讶的抬起头。


 


少将军大喜过望,“阿蹇忆起我了吗?!”




---tbc---

评论

热度(49)

  1. 余吾予泡泡家的小公举灬 转载了此文字
    我。。。。我希望赶紧更,我。。我看到这里好难受
  2. 七只影泡泡家的小公举灬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