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只影

念君71

仰望星空的狐狸:

  晚上的时候,当所有人都休息了,孟章一个人坐在典客署一幽凉处,看着天上的稀稀疏疏的星光,微微皱了皱眉头,随即给自己添了一杯茶水。
  
  仲堃仪站在远处看着孟章,他现在不太敢更靠近孟章,孟章记得以前所有的事情,包括他的叛变,仲堃仪右手紧捏,他不能一直这样下去,不然等着三国小世子出来了他都还没有博得孟章的心,那可就不好了。
  
  思考了一下,仲堃仪转身离开,孟章快将茶水品完时,身上突然多了一件白狐裘,孟章扭头,看着仲堃仪:“为何你还不睡?”
  
  仲堃仪坐在孟章面前,含笑着:“吾王都没有休息,做为臣子的,当然不能休息。”
  
  孟章白天一眼仲堃仪,不理他,仲堃仪却两眼炯炯有神的看着孟章,孟章皱着眉头瞥了一眼仲堃仪:“你到底想要说些什么,说了早点休息去吧!”
  
  仲堃仪微微张了口,又不语,孟章看得心烦,两手拍桌站起身,捏着仲堃仪的下巴抬起来与自己对视,居高临下的看着仲堃仪:“仲堃仪,就算这里是乾坤定理,本王也不会弯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弯的,你还是去找其他坤泽吧!别把心思放在我身上了,我们是君臣关系。”
  
  仲堃仪也不恼,平静的看着孟章:“王上,您确定不喜欢臣么!为什么记得一切的您不先杀了臣,而是继续留着臣,虽然您没有给臣以前的权力,但是您也没有将臣赶走,继续让臣做着上大夫,拥有两世记忆的您,为什么不敢走臣呢!”
  
  孟章松开了仲堃仪的下巴,转身背对着仲堃仪,在仲堃仪没有看见的角度,眼角似乎有泪光,语气却是刚硬的:“本王现在什么都有,权力是本王的,世家已经不能成为本王的威胁了,你也一样,留着只是喜欢看着你们闹嘴罢了。”
  
  仲堃仪起身站在孟章身后,低头看着矮他一个头的孟章:“王上,其实,您现在很烦恼,因为以前的您是心悦臣的。”
  
  孟章扭头怒瞪仲堃仪:“谁跟你说的,不可能。”
  
  仲堃仪看着孟章眼角的泪光,眼神温柔的看着孟章,抬手在孟章眼角擦拭:“您说过,臣是独一无二的,在现代的时候,您也说过,不是么?您不是不喜欢臣,只是害怕而已。”
  
  孟章像泄气一般的气球,露出了与他现在年龄般的表情,哭着怒骂仲堃仪:“为什么,为什么你以前要这样对本王,本王几乎把能给的都给了你,本王以前那么…那么喜欢你,为什么你还是要背叛本王,仲卿,本王现在已经不敢再喜欢你了,求求你了,就这样待在本王身边就行了,本王不赶你,就这样看着你与世家针锋相对就可以了,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不是更好吗!”
  
  仲堃仪一把将孟章紧紧拥在怀里:“王上,臣以前辜负了您,是臣的不对,可是当臣后悔时已经晚了,现在上天又让臣将您带回身边,臣感激不尽,不会让您再受到一丝伤害。”
  
  孟章在仲堃仪怀里抽泣着,想着,果然还是这个身体的心智太小了,经不得被仲堃仪的温柔,所以才这样哭了吧!不过,让他任性的哭一次吧,泄泄这些日子的闷气。
  
  等着孟章平静下来后,仲堃仪识趣的松开孟章,孟章擦了擦眼泪,一脸严肃:“虽然有点打脸,但是,仲堃仪,在本王未满二十岁之前,你不能碰本王一下。”
  
  仲堃仪一脸呆滞,就这样看着孟章离开了……
  
  等着仲堃仪反应过来,委屈的继续坐着,果然,得等着三国有了娃,他们恐怕才开始,一想到三国抱着娃炫耀的神情,仲堃仪浑身都不舒服了:“这里又不是现代,平民老百姓家,十四的坤泽都有孩子了。”
  
  仲堃仪现在脑袋里有两个小人在激烈的斗争着,左边小人说道:“在这里,王上该结婚了,人家小齐将军也才十八的年纪,大不了王上多少。”
  
  右边小人却说:“不行不行,王上拥有两世魂,他不会同意的。”
  
  左边小人又道:“这里不是现代,王上可以结婚,人家天玑王还不是照样将齐将军拿下了。”
  
  右边小人不屑道:“呵呵,首先,你要有一个和你心意相通的王上。”
  
  左边小人不语,仲堃仪皱眉,心意相通的王上,那是不可能的,现在的王上对他的感情还有纠结呢!怎么会心意相通。

评论

热度(48)

  1. 七只影笙箫兔 转载了此文字
  2. 以齐制宾笙箫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