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只影

男友番外16

Moderate:

易柏辰追着马振桓闹了半天,最后把人家按在墙上伸出手来从马振桓的衣服下摆摸进去乱挠。


“喂!哈哈哈哈嗝哈哈哈!干嘛啦”马振桓一边笑一边闪躲着,他出手往后够企图把两根手指戳进易柏辰的鼻孔,谁知道刚戳上去就糊到了鼻涕。


“……哇!”马振桓下意识就把鼻涕抹在易柏辰的衣服上。


“干哦马振桓你过分了吧?”易柏辰吸了吸鼻子,用袖口蹭了蹭,然后又把手放回去,掐住了马振桓肉乎乎的肚子。


他有鼻炎,冬天的时候天气冷,流的清水鼻涕格外多。


“你太恶心了”马振桓皱皱鼻子把易柏辰的爪子从自己的衣服下摆拎出来。


“能怪我吗”易柏辰委屈巴巴,“我也不想流鼻涕啊”说完大声吸了两下。


小狼狗的脸慢慢靠近,马振桓被他的眼神盯的有点不自然,下意识往后仰了仰。


“你躲什么啊,双下巴都出来了”易柏辰亮晶晶的眼睛笑的弯了起来,然后抱住马振桓的脑袋亲昵的用鼻尖蹭了蹭马振桓的鼻尖。


老哥哥的心跳漏了一拍。他看着对方上翘的菱形唇角,突然就好想吻上去。


没等他反应过来,易柏辰又是一个壁咚把他咚在墙上。


马振桓下意识往下一瞅“垫什么脚啊”


易柏辰用大手捂住他的嘴,一脸深情款款的看着他。


“最近有谣言说我喜欢你,”酷酷的甩了甩头,“我想澄清一下,这不是谣言”


马振桓刚想张嘴,易柏辰把一根手指头压在对方的唇上,“嘘——”然后把耳朵贴在对方的胸膛上,“你的心跳告诉我你很爱我哦!”


“笨蛋,心脏在左边”


“……”


马振桓猛的抱住怀里那颗毛茸茸的大脑袋,然后把对方的头发弄乱。


“我好困……”易柏辰顺势赖在马振桓怀里,小狼狗顿时变成小奶狗,两眼似乎都睁不开“你抱我回家呗”


“易柏辰我发现你怎么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呢?”马振桓拎着对方的领子往上提,“起来!别拽我毛衣已经这么长了——”


“那你主动亲我一下!”大脑袋又往怀里拱了拱。


马振桓扶额。这坏小孩越来越过分了。想想当年一口一个马学长,现在怼天怼地耍无赖,偏偏自己还没辙。


这次马振桓不打算迁就他了。直接拧他的耳朵。


“起来!外面这么冷赖在这里做什么!你不回去我自己回去!”连拉带拽把自己解放出来,马振桓抬脚大步流星往家走。


“哼”易柏辰干脆往地上一蹲。两只手架在膝盖上。


马振桓走了几步发现易柏辰还蹲在地上,只好又折回来。他叹了口气,蹲在易柏辰的对面,摸摸他的额头。


“你是不舒服吗?”语气温柔的能滴出水来。


“没,就是困……脑壳痛”小狼狗无神的双眼和马振桓温润的眸子对视。


“Evan你是不是觉得我幼稚了?”


“你又不是幼稚一天了”马振桓站起来把手伸给对方,“起来吧,回家!”


“好”易柏辰猛的一拉马振桓的手站起来,马振桓被拉的一个踉跄撞进易柏辰的怀里。


“我真的很爱你Evan”


“我也很爱你”马式叹息。


“你喜欢我什么呢?明明我除了帅 ,就没什么优点了”


“你的脑袋里整天在想什么啊?”马振桓晃晃头,“谁说你没优点了,你还吃的多力气大——没有啦哈哈哈,你对我很好,积极向上像个小太阳,我们在一起很快乐。”这回换马振桓磨对方鼻尖了,“不过我喜欢你不需要理由吧?”


“也对哦”易柏辰把马振桓的肩膀扶正,然后学着周润发一抹头,吹了个响亮的口哨,“林北这么帅,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车见车爆胎”马振桓伸手给易柏辰的老脸往两边一扯。“回家!”


马振桓依然是开着床头灯拿着一本书翻着。易柏辰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带着一身水汽咻的一下往床上一跳然后把被子往自己这边一扯。


马振桓的屁股还坐在被子上这么一扯失去了平衡,脚下边也漏风了。


“喔唷好暖和,好暖和”易柏辰长臂一伸把马振桓的往自己这边一搂,脑袋往马振桓的肚子旁边一靠,睁着两只乌溜溜的圆眼睛,像极了一只小狗熊。


“Evan蜀黍~讲个睡前故事呗!”


马振桓看着他笑的亮晶晶的眸子,突然起了逗弄他的心思。


“好啊”说完煞有介事的铺开书,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农民,他很穷很穷,但是他有一只猪,叫易恩……”


“你鬼啦!啊!”易柏辰把脸埋进被子里吃吃的笑起来,低音炮笑起来带着嗡嗡声,挠的人耳膜痒痒的,“那个很穷很穷的农民叫马振桓吧!”


“说到故事”马振桓把易柏辰从被窝里挖出来,“我最近都做同一个梦诶!你要不要听听?”


马振桓终于打算讲了。


“什么梦让你这么回味无穷?”易柏辰刚想伸出食指挖挖鼻孔,犹豫了一下又换成小拇指,“看来一定是梦见我了!”


“易柏辰你好聪明哦”马振桓欣慰的拍拍狗头,“我不仅梦见你,我还梦见了很多人”


“神魔!”易柏辰四十六码的大脚丫夹住马振桓的一只脚摩挲着,时不时还用两个脚趾头夹对方脚上的肉肉。


“你先闭嘴”马振桓捏住易柏辰的腮帮子不让他说话,“听我讲完”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你是说我们一个是王一个是将军?”易柏辰的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我还救了你!安排!”


“我的武力值这么高吗!我的妈呀马振桓你记这么仔细吗!你果然很爱我!”


“快说说我的大宝剑是不是特别帅!”


马振桓看着喋喋不休的易柏辰扶额。


“你闭嘴吧!这是小齐!你看看你这个生活九级残废!天天找袜子,找内裤的人!哪点像小齐?”


“马振桓你超凶诶!”易柏辰悻悻的闭了嘴,“说不定就是上辈子我太能干了天天照顾你,这辈子才这么邋遢”


“不是能不能干的问题!这辈子你不能干吗?”说完马振桓突然反应过来什么,连忙否认,“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是,威!我没有——”老脸爆红的挡住易柏辰伸过来的爪子。


易柏辰从被窝里滚出来整个人往马振桓身上一压。


“马振桓你在讲什么污污的东西啊!”一脸纯洁,“我们读书少,听不懂,听不懂”说完用下面顶着对方狠狠的在马振桓的屁股上耸动两下。“你看你这么老司机,带坏小朋友怎么办”


“shut up!”


“当时追你觉得你高冷又禁欲,现在怎么又傻又笨还老司机”一口啃在马振桓耳朵后面那块软肉上。


“诶!”马振桓的眼镜被挤歪了。“两副面孔的是你吧!你看你现在简直蹬鼻子上脸了!诶呦!”左胸前的那一点被咸猪手捏住往外拉扯,后颈传来湿濡的触感,马振桓忍不住抖了一下。


“王上,小齐这就来伺候您!”修长的手指滑过柔韧的肌肤,“本将军的大宝剑好不好使,能不能干,王上不是很清楚吗!”


马振桓欲哭无泪。


“小齐!你我君臣有别,这可万万使不得”马振桓被压的脸朝下。


“本将军说使得便使得”齐将军舔了舔嘴唇邪魅一笑。


“啊!嗯,嗯嗯!”王上似乎很赞同咯。


河蟹一万字过后……


充分使用完大宝剑的齐将军并不想出来,趴在王上身上恶意研磨着不想出来。


可怜王上红着眼圈牙咬切齿。


“易柏辰!还不滚出来!本来今天不想做的!看看现在都几点了!明天又起不来!”


“凶什么凶啊”易柏辰亲亲对方的嘴角,餍足一笑。“来,继续讲叭Evan蜀黍,下面小齐怎么样了?”


马振桓扭过头不想理他。


“快点啊!快!”说着又顶了他一下。


“唔!”


“说不说?”易柏辰把对方的双手压过头顶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下面就是你战败,GG了!我也GG了!”马振桓没好气的丢了一句。


“纳里?”易柏辰不可置信,“我不是战神吗!怎么就GG了!说好的主角光环呢?”


“真相只有一个”马振桓不瞪他了,“那就是你不是主角,没有光环!”


“不是就不是!拉倒!反正有你陪我!你去哪里我去哪里!”


“你就不再考虑一下吗?”马振桓捧着易柏辰的脸,拇指摩挲着对方的眉头。


“不考虑,没有你人间不值得。你八成是武侠小说看多了吧。哈欠——Evan我好困啊,我们困觉吧”两眼一翻白压着马振桓就这么睡了过去。


马振桓瞅着易柏辰似乎已经熟睡的脸,食指戳在他的脸颊上。对方的脸已经变的有棱有角戳起来也感觉不到肉乎乎的了。


真是的,一点也没以前可爱了。马振桓心想。他把对方的大脑袋往边上拨拨,然后给对方塞好被子,挨着那颗毛茸茸的脑袋闭上眼睛。


仅仅是个梦也好,还是说平行世界前世今生,都没什么特别的意义。在这个世界中他们好好的在一起不是吗?也许只是提醒他们要更加珍惜当下。


至于易柏辰这个小笨蛋——毛手毛脚,爱赖床,不讲卫生,东西乱放。那就换自己来照顾他呗。


认命的马振桓翻了个身缩成一团贴着易柏辰进入了梦乡。今晚马振桓睡的很好,没有梦见自刎,只是梦见一只巨大的汪不停的追他,兴冲冲的叫着“Evan我们去沙滩烤地瓜吧!”


第二天马振桓叫醒易柏辰依然花了很大力气。易柏辰执意要去学校附近买两个煎饼,顺带看看“国师”老头。卖煎饼的老头倒是见谁都乐呵呵的样子,看见易柏辰和马振桓来买煎饼笑呵呵的跟他们打招呼。


“老伯,两个煎饼,双蛋加里脊加肉松”易柏辰递过去二十块钱。


“老板!!!”螺丝钉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站在煎饼摊旁“马学长早啊!”


姑娘今天穿着一件厚厚的毛呢大衣,围着围巾带着帽子,易柏辰觉得她本来就矮还穿这么多,简直像只小陀螺。


“早”马振桓笑着冲女孩摆摆手。


“螺丝钉,你吃煎饼能吃饱么”易柏辰接过老头给的煎饼先递给马振桓。


“两个煎饼,双蛋加里脊烤肠肉松多放辣椒!”螺丝钉冲易柏辰翻了个白眼,“今天胃口不好,吃的少点”


“你是猪啊”易柏辰接过另一个咔嚓咬了一大口。


“不跟你废话了,马学长,今天新到的冬装你去看看 ,这边请了两个模特约好八点半的。”


“好的”马振桓点点头。

评论

热度(74)

  1. 以齐制宾Moderate 转载了此文字
  2. 七只影Moderat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