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只影

仲孟 第七十六章

假酒熊与彭小葱:

  少年在执明怀里依偎了片刻,轻轻叹了口气,手在执明肩上拍了拍,对于这个从第一眼见到自己开始,就不问缘由,无条件帮助自己的人,少年始终还是有着一份依赖与眷恋。
  “我这不是一回来,就让人送信给你了吗?”少年眨巴着无辜的眼睛,让人不忍再去责备。
  执明被他气笑了,明明是他的错,怎么这模样感觉像是自己在欺负他似的,还成了自己的不是了。
  执明细细端详了他一会儿,模样与两年前无甚变化,只是愈发沉稳,身上的稚嫩气息少了些。可笑起来时,还是像个不谙世事的少年,干净温润。
  有时候执明也会想,若他不是天枢的国主,只是平常人家的孩子,说不定,会比现在开心的多,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连笑容都是淡淡的,眉目间永远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忧伤。
  “怎么,这次回来,是不是因为太想我啊?”执明笑着揉揉他的头发,语气轻佻。
  少年无奈地将他的手拿下来,都这么久了,他还是没个正经样。“别闹了,一路上跑了这么久,你不累?”
  执明挑眉,从容地在椅子上坐了下来,“这么一说,还真有些累了。”
  少年摇摇头,也在他身边坐下,素手执起茶壶,给他倒了一杯茶。
  执明颇有些伤心地摸摸自己的脸,“话说,我看起来有这么老吗?我们俩也差不了多少啊。怎么那个小孩管你叫哥哥,却管我叫叔叔?”
  执明有些郁闷地盯了倒茶的少年半刻,终于在他那俏生生的小脸上找到了答案,“不是我长的老,是你长的太嫩了,小孟章。”
  少年听到这个称呼,愣了一愣,继而忍住在茶里放泻药的冲动,“我成年了。”
  执明可不管那么多,端起茶杯自顾自喝了起来,一副逍遥模样。
  眼睛瞟向微微敞开的窗户,从这里看过去,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全是老百姓,热闹的景象让人看了心里也似乎不再那么孤寂。
  “章儿,你这次回来,是为了仲堃仪吧。”执明轻飘飘的一句,让少年执杯的手轻轻抖了一下,些许茶水掉落出来,让本就棕灰的桌木颜色更深了几许。
  虽然是问句,可执明的心里早已了然,这个看似云淡风轻的少年君主,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能让他动容的,其实从来只有一个仲堃仪。
  少年偏头笑了笑,“你猜?”
  执明被这突如其来的笑容晃了神,支楞了一会儿,然后心里便是一阵欣慰。
  原来这两年,他也不是白过的嘛。刚刚看见他一如当初的面容,还真是有些感叹为何时间对他没有任何作用。现在看来,两年的时间,已经让他放下了许多东西。至少,再提到仲堃仪,他不会像以前一样,沉默得令人心疼,那么,他的心里,应该是有了决定吧。
  执明的心里,突然像被软刺挠了一下,在某个他极力避开的地方,酸疼起来。
  执明下意识地抚上心口,却摸到了一个坚硬的棍状物。他刚才在摊子买下的红玉簪子,硬邦邦地抵在离心脏最近的地方,仿佛随着心跳,也在一下一下地跳动,触感轻微却无法忽视。就像那个人,无论他怎样努力遗忘,每当自己觉得已经忘记的时候,他就如这根簪子,一旦不小心触碰,还是一阵清晰的疼痛。
  
  
  
  
  
  
  
  
  
  
  

评论

热度(45)

  1. 七只影酒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