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只影

(仲孟)情深07

壹元:

        这一日天气晴好,而孟章最近一直怏怏不乐没出过花楼一步,所以仲堃仪决定带孟章出门散散心去。于是仲堃仪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东西前去花楼接孟章出楼。
      
     (花楼)
   
      “ 苏妈妈,今日天气不错,我想带章儿出去散散心,不知可否方便。”仲堃仪问道。
       
       苏妈妈提起孟章一脸担忧,“章儿最近把自己关在房里除了我谁也不让进,也不知他愿不愿意与仲公子出去走走…公子先跟我上去吧。”
     
       到了孟章房门口,苏妈妈敲了敲房门轻声道:“章儿,仲公子来找你了。”
      
       房内先是一阵沉默,然后才传出声响,“请他回去吧,我现在谁都不想见!”
      
       “仲公子你看这……要不你改日再来吧?”
      
        “苏妈妈,章儿再这样把自己关在房里会闷出毛病的…今日我是一定要让章儿踏出这房门的,苏妈妈你先忙别的去吧~”仲堃仪回道。
      
        苏妈妈犹豫半刻还是同意了仲堃仪的做法 ,“那我就先下去了。”
       
        看着苏妈妈走了仲堃仪看着眼前紧闭的房门不由的叹了口气,最终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妈妈我没事,你不用一天到晚总往我房里跑的,你去忙你的吧~”孟章正躺在软榻上小憩,听到开门声只当是苏妈妈进来了也没睁开眼说道。
     
        “章儿是我。”
    
         孟章倏然睁开眼,“阿堃……”
  
        “章儿,今日随我出去走走可好?”
    
         看着仲堃仪担忧恳切的眼神想要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却也说不出口,最终只好点了点头。
   
        仲堃仪见孟章点头答应了笑着摸了摸孟章的脑袋,随后起身道:“那我便先在屋外等你。” 然后走了出去。
  
       孟章低着头看不出表情,只是闷声应了一声也没再看仲堃仪一眼。
  
      仲堃仪在门外守了大半天差点惹不住又要进去的时候孟章终于出来了。也许是未施粉黛的缘故孟章的脸色看起来很是苍白,仲堃仪上前连忙扶着孟章,生怕他摔着。
  
       “无事,你不用扶着我。”孟章默默推开仲堃仪扶着他腰间的手,“走吧~”
  
      仲堃仪讪讪的缩回手。
  
      二人在街上走了很久,孟章有些不耐的问道:“你要带我去何处?”
  
     “章儿可是累了?”看着孟章脸上细密的汗珠仲堃仪心里责怪自己怎么想得那么不周到,于是径直把孟章一下子打横抱起来。

      “啊~仲堃仪你干什么,快放我下来!”感受到路人的目光孟章整张脸涨得通红。

      仲堃仪一脸无辜,  “章儿你不是累了吗,所以我就想抱你走过去好了。”

      “可是我们是在大街上啊!你好歹也是个榜眼,怎么做事跟没脑子一样~”被仲堃仪放下来后孟章似嗔怪的瞪了仲堃仪一眼。


       而仲堃仪被自己心上人那么一瞪感觉心都要飘上天了,一个劲的自己傻笑了半天。章儿生气的样子也好好看啊……

      孟章自己走了两步发现仲堃仪没跟上来就回头看了看,发现仲堃仪还在原地傻笑着顿时有种深深的无力感。话说,我为什么会喜欢上这个家伙……“仲堃仪,走啦!”


        “啊?噢,来了来了。”

      (寒山寺)


        “你就带我来这里?!”孟章看着眼前的寺庙抽了抽嘴角。


        “是呀,听说这个寺可灵验了,趁现在人不是很多我们快进去吧~”说着仲堃仪拉过孟章的手一脚踏进了寺院门口。


        “章儿,你在这等我一会儿。”嘱咐孟章在原地等候,仲堃仪则只身一人往大殿那边去了。

       孟章百无聊赖的抬头望望天,阳光闪耀的有些刺眼。但孟章并没有伸手遮挡住眼睛,就像是一个生活在黑暗里的人渴望着光明,即使可能会被灼伤,也不愿舍弃这点温暖……

       突然头上出现一片阴影遮挡住了刺眼的光芒,一个好听的男声从孟章耳后响起,“这光会伤了你的眼睛的……”

        孟章侧过头,那是一个温润如水的男子,仿若只要
他弯弯眼角,这世间一切的锋利都会柔化成水。“你是?”

        “一个过路人罢了~在下斗胆,敢问公子贵姓?”

        孟章垂下眸子,“我不过是卑贱之身,怕污了公子的耳,还是不说为好。”
 
      “既然公子不愿说,在下也不强求…”公子浅浅一笑,看到仲堃仪回来的身影便将手中的伞递给孟章,“我与公子有缘,这把伞便赠给公子吧,今天的日头还是晒了点。”说罢,转身离开,不过几步就消失在孟章的视线之中。

       “章儿,那人是谁呀?”

       “不相识的人罢了,只不过怕我被这阳光晒伤了眼睛给了我把伞…对了,你刚才是去干嘛了?”孟章看着仲堃仪手中那你的着的东西好奇的问道。

       仲堃仪也没再纠结刚才那人是谁,只是神秘兮兮的拉着孟章绕道一棵姻缘树下,然后才把手中的东西拿出来。

        “木牌?”孟章看着手里做工并不算精致的木牌,上面好像还刻着自己和仲堃仪的名字。

       “这是我特地请主持加持过的姻缘牌,只要我们把这个牌子扔到这棵姻缘树上我们就一定会一直一直走下去的。”仲堃仪说话时眼里充满了对未来的憧憬和发自内心的高兴,连孟章都不禁被他的情绪所感染弯了弯眉角。

       “那,万一没扔上去呢?”

       “不会的,一定会扔上去的!”仲堃仪信誓旦旦的说,然后左看右看似乎一直没找到个好角度,最后索性用上轻功直接飞上去把木牌挂在了最高的地方,周围求姻缘的人目瞪口呆。

       孟章也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挂法,当场直接就愣住了。
 
      仲堃仪飞下来后一脸得意的表情,“看吧,我就说一定挂的上去的!而且我还把我们挂的那么高,一定会非常灵验的!”


        孟章噗嗤一笑,看着仲堃仪那得意的小表情惹不住动手捏了捏他的脸,“阿堃,有时候我真的是服了你了。”


        仲堃仪抓住孟章捏着他脸的手,然后一把将孟章拉入怀中,“章儿,我们就这样一直抱着,一生一世永生永世,好不好?”

       孟章回抱住仲堃仪,轻轻的应到:“好。”

       “章儿……”

       孟章听到这声音身子一僵,紧紧的抓住仲堃仪的右手不发一言。

        陵光见孟章虽然没有说话但也没像上次一样失控,不禁心下一喜认为孟章已经没有那么排斥他了,于是想上前抓住他的手,却被孟章侧身避开了。看着从自己掌心一划而过的衣袖,陵光不禁有些伤感的看向孟章,而孟章面色冷峻,依旧不发一言。

       公孙钤看着一度僵住的局面连忙开口打破这沉默,“仲兄真是巧啊,竟然在这能遇见~额…
不知仲兄来这是?”


       仲堃仪满目柔情的看着孟章,微笑道:“一来是带章儿出来散散心的,二来是给我俩求姻缘的。”


       “哎呦,好巧啊,我们也是啊~诶,如果你们没什么事的话不如一起去天香楼用个午膳?”


        “这……”仲堃仪有些犹豫的看着孟章。


        孟章仍旧沉默,只身往外走去,几息间一柄寒刃从他的耳边擦过。

        “章儿?!”

        五六个刺客模样打扮的人冲了出来,目标直指孟章,仲堃仪见状连忙拔出纯钩挡在孟章面前。

       “章儿!阿钤,你快去帮帮仲兄!”那么多的刺客,陵光看着都心惊胆战的,生怕仲堃仪一人护不住孟章连忙让公孙钤去搭把手。

      “那阿陵你自己躲好了,自己小心点。”说罢公孙钤也掏出墨阳上前助阵。


       孟章从头上拔出一根簪子,略一扭动,几发暗器便从中射出,打退了一两个刺客。

       陵光躲在一旁看着刀光剑影,心简直提到了嗓子眼上。

       看着这些训练有素的刺客刀刀都是直冲自己而来,
孟章怀疑自己的身份已经被某些人知道了。自己手中的暗器已经只剩下一枚了,难道真的要出手了么……可是只要今天自己一出手,自己的真实身份怕是在短时间内就在各大势力中被猜测出来了,隐藏了那么多年……

       就在孟章分神这一瞬间,其中一个刺客绕过仲堃仪和公孙钤手中的剑径直冲孟章刺去。

       仲堃仪想挡下那一剑却被另外两个刺客纠缠住无法脱身,“章儿!!!”
  
      孟章回过神看到直冲他而来的刺客暗骂了一声。躲是来不及了,大不了就跟他来个两败俱伤!这么想着孟章握紧了手中最后一枚暗器,找准时机来个突袭。


        突然一道紫色的身影挡在了孟章身前,温热的血溅在那紫色的衣服上慢慢的晕染开来。

       “阿陵!!!”公孙钤感到一阵窒息,眼前的一切都消失了,只剩下了血红。

        孟章暗器直直射入刺客的脖颈,一击致命!

       陵光滑落在地上,孟章连忙接住了他,声音都在颤抖,“为什么…为什么要替我挡那一剑!你明明不会武功逞什么强?!!”

       陵光靠在孟章的怀里感受着孟章的体温,就连身上的疼痛都似乎因为这个怀抱减轻了很多,“因为你是我弟弟啊…章儿,当年我没能保护好你,这次我终于能够保护你了……你不原谅哥哥,哥哥明白,但是你能不能再叫我一声哥哥?”陵光伸手想要触碰孟章,孟章忙抓住陵光的手紧紧握住。

       “……哥哥”

       陵光很开心的笑了,“这辈子还能听到章儿你唤我一声哥哥,真好……下辈子我们还要做兄弟,好不好?”


        “什么这辈子下辈子的,你不会有事的!我不会让你有事的!陵光我告诉你,你要是敢死的话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温热的液体从眼眶流出,滴落在陵光的脸上。
 
      “章儿不哭,哥哥不死……可是章儿,哥哥好困啊,哥哥先睡一会儿好不好,睡醒了哥哥就给你扎个纸鸢……”


        感受到怀中人越来越微弱的呼吸声,孟章不安的紧紧抱住陵光,“不,你不准睡,你要是敢睡,我就马上离开,去到一个你再也找不到的地方!你听见没有,你不准睡!!!你们快去找大夫啊!!!”
 
       仲堃仪连忙去请大夫,公孙钤想要抱陵光回府,但孟章紧紧的抱着陵光不肯撒手,“我要带哥哥回花楼,那里有灵药能暂缓哥哥的伤势!”说着就抱着陵光飞走了,速度快到公孙钤还来不及说什么。

       他竟然会武功……看到孟章矫健的身姿公孙钤微微讶异,但也没心思再多想,连忙施展轻功跟了上去。


      

评论

热度(19)

  1. 七只影壹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