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只影

【刺客列传同人文】11

沐染离:

·涉及刺客全员,第一次写,希望大家不喜勿喷


·希望不要上升到真人,和剧有些不太一样,有的地方有借鉴,若侵权删,致歉


·圈地自萌,文轻松搞笑


PS:本篇文章在B站上更过,不是抄袭。
         B站:沐染离さま
        希望大家喜欢


         ————正文————


       『天玑典客署』


        门前,仲堃仪孟章一行人刚下马车,秦舍人(典客署管事)就迎了上来,行礼之后说:“小王爷,一路舟车劳顿辛苦了,下官这几日忙于迎接各国使臣的到来,繁杂事务较多,不到之处,还请海涵。”说完后又深深一拜,孟章笑了一下,说:“大人客气了。”秦舍人又低头一拜,说:“下官这就给您安排住处,王爷这边请……”仲堃仪立于孟章身侧,片刻后,伸出手牵着孟章,一起走着,苏严在身后看着眼前的两人的背影,莫名的感觉有些很和谐,摇了摇头,心想:我怎么感觉章章是被仲堃仪那货给吃死了呢!不行!我家章章还那么小,可能还不懂,我要好好看着,不能让仲堃仪胡来!


        『王宫内』


        一些宫人正伺候着蹇宾更衣,铜镜里映着一人白衣,袖边用黑色的丝线绣着天玑国特有的图腾,最外面又着一玄色外衣,青丝被玉冠束起来,眉目如剑。齐之侃在一旁看着在镜前来回走动的人儿,不由地笑出了声,有夫如此,夫复何求!


        蹇宾转了一个圈,张开双臂,说:“小齐 ,你觉得本王这身打扮好不好看?”齐之侃愣了一下,抬头看了一眼蹇宾,莞尔道:“王上仪容,尊贵至极!”蹇宾轻笑一声后 心想,小齐在外面还是这么害羞啊~哈哈哈哈哈……又看了看袖口,说:“可是这身排场真重,好在无需日日穿戴……”齐之侃见蹇宾有些疲惫的面容,刚想伸出手给蹇宾按摩一下,这时外面的宫人唱喏道:“国师到!”见齐之侃伸出又放下的手,蹇宾有些不悦的看向门外,(蹇宾os:好气啊,小齐就要开口安慰我了,都怪国师……)


        若木华(也就是国师)刚一踏进,就感觉到一道不友好的目光,抬起头悄悄地看了一眼蹇宾,心想:我这是又哪里惹到这位祖宗了啊?都要成亲了,不应该感谢我吗?纳闷的行了礼,跪地道:“臣参见王上!”蹇宾走上前几步,抬手道:“起来吧!”“谢王上!”不太敢正视蹇宾,若木华往左侧走了两步,拱手道:“回王上,立后大典的各项事宜,皆已安排妥当。前往各国递送国书的使臣,亦已回来了,各国王上都带人亲自前来我国参加典仪,呃。。。。只是,将他们安排在典客署住下,是否妥当啊?”蹇宾走下台阶,说:“国师觉得这个安排不妥吗?”“我……”若木华擦了擦不存在的汗,诺诺道,“本王到是觉得,让他们住在典客署挺好的,大哥,陵光,执明,孟章他们也可以热闹一下……”似是感觉到自己再多待下去会被蹇宾给气死,若木华当机立断,说:“既然如此,那老臣便去办了。”转身快速离去。出来之后,若木华还在想着蹇宾到底是怎么了?上次出的主意不是挺满意的吗?唉……(哈哈哈哈哈国师难道你不知道是因为自己打扰了蹇宾的好事吗)


       蹇宾挥散宫人后,道:“小齐,等他们都住进了典客署,你去帮我好好去看看他们吧,我可能抽不出时间了。”齐之侃抬手轻轻按了一下蹇宾的肩,有些犹豫道:“我去?是不是不太好?”蹇宾笑道:“没事,庆典之后,你就是天玑的王后了,只是提前见了一下大哥他们,不碍事。”见齐之侃还想拒绝,又开口道:“小齐,你不愿意要我的赏赐,可是,我却想把最好的东西都留给你……再说了,我们之间还需要这么多的虚礼吗?”齐之侃不再拒绝,便说起了自己的家人,“宾宾,我大哥他们也来信说来看我们的典礼,等他们安顿好后,我在介绍你们认识。”“嗯……”


————分割线————


        几日后,到了四月初一,几路人都已经陆陆续续的到达了典客署。


        这日,苏严正在典客署的后花园内闲逛,就看到了迎面走来的仲堃仪,喂了一声后,直接开门见山地说:“仲堃仪,我观察你好久了,你是不是喜欢我家章章?”仲堃仪一副你才知道的表情看着苏严,说:“是啊,怎么了?”苏严有些气冲冲地说:“章章还小,你要是敢对他有什么失礼之处,小心我给你好看!”仲堃仪嘴角上扬,反怼道:“章儿都还没说什么,你急什么?”“我……”苏严实在想不出来什么词,叫嚣着留下一句“仲堃仪,你丫要是真敢的话,你丫就是禽兽……”便挥袖离去。


        看着苏严忿忿离去的背影,好笑的想,章儿还都没有弄明白他自己对我的感情呢?要加把火才行啊,要怎么办呢?


        将军府,一只信鸽在门口落下,门房看到后便抱着道后院去找齐之侃。白衣胜雪,持剑起舞。半个时辰后,齐之侃停下了动作,到一旁休息片刻,不小心看到了门房手中那眼熟的信鸽,掩下眸中的那一抹欣喜,询问道:“这鸽子是从哪里来的?”门房回答道:“回将军,小人不知,见它落于门前,便拿来见于将军。”从门房手中接过鸽子,看完里面的信后,便将鸽子放走了,随后又把信捏了个粉碎,就挥手让下人下去了。


        齐之侃换了一身衣服后,便只身来到了典客署,想起刚刚看到慕容离给写的信,便止不住开心,想着许久未见了,有些想念,便想找慕容离叙旧一番,谁知到了典客署却被告知慕容离和阿煦出去玩了,不禁有些失落,有些闷闷的走在后花园的小路上,暗想难道是因为自己练剑耽误了时间?有些孩子气的拿剑玩弄着路边的花草,反正没人看见……


        这时,一个声音从前方传来,“三儿”,闻言,齐之侃立即想转身就离开,哪知仲堃仪仿佛知道齐之侃要跑一样,迅速地越到了面前,哥俩好的搂着齐之侃的肩膀说:“三儿,走那么快做什么?我们也好久未见了,要不去喝一杯?”齐之侃一脸苦瓜的模样,挣扎着逃离仲堃仪的 禁锢,一边慢慢拉开两人的距离,趁仲堃仪不注意瞬间溜走,留下一句:“那个,大哥,我突然想起来宾宾找我还有事,我先走了啊,改日我再请你喝酒……”便逃命似的离开了典客署……

评论

热度(8)

  1. 七只影沐染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