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只影

后宫刺客传 三十九

陈粽子:

如果说以前的钧天后宫是小打小闹,各位后君只在各自的封地算计着筹划着,如今借家宴时刻,后君们连同附属国主们齐聚一堂,那就是炮仗遇上火折子,瞎猫碰到死耗子,狼羊同关一屋子。


哪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哪一个都不是省布的料。


家宴之上大家顾及脸面,倒如常敬酒,一派祥和,而等宴席一结束,各人就开始秋后算账了,也许只需要一个契机,星星之火就要燃爆整个钧天后宫。


仲堃仪



仲堃仪回去干了一整坛假酒还不解气,他不生气没让公孙钤跳舞出丑,他不生气没有抢到风头,他买醉啊,他生气啊,他心里苦啊,为什么昨晚会没有他的纸条?


他准备了两个月的跳舞节目,就是那支在钧天名声极大,难度极大的《极乐净土》,他练了两个月的《极乐净土》,还特地做了一身花裙子,甚至设计以公孙钤为衬托,好衬托他的舞姿,千提万防,明谋暗算,连慕容离的萧都能动手脚,却不料公孙钤直接剥夺他上场的机会。


夫子说没有确切证据时不能断定一个凶手,否则会丧失一个人的理智,丧就丧吧,不管是不是公孙钤干的,他也跟公孙钤过不去了


好你个公孙钤,表面上称兄道弟,背地里相互套路,你对我根本不是真心的!


公孙钤



“我对你是真心的。”


公孙钤吻了吻陵光的额头,看着陵光在他怀里沉沉睡去,公孙钤想起了仲堃仪沉思的侧颜,仲堃仪得意的笑容,这个人其实很有才能,就只亏在心太黑,仲堃仪啊仲堃仪,我其实也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优秀,因为我的优秀你想象不到,噗嗤,哈哈哈哈哈......


“公孙钤你是我的!不许撩别的男人......”


陵光突然说起了梦话,吓得公孙钤赶紧拥紧了他,睡觉睡觉。


慕容离



“是谁,到底是谁?”


慕容离回去之后冷静下来,仲堃仪说是公孙钤准备的萧,但不能排除是仲堃仪挑拨离间,如果这一切都是仲堃仪的计,好,很好,这个人他慕容离要会一会,这笔账也要找个机会清算清算。


阿煦当夜托萧然送了密信来,信中言:今日之事,离勿恼怒,胜败乃兵家常事,况后宫耶?我见执贵君多良善,料执贵君应如是,离当亲近一二,利用一二,以免深宫艰苦,前路难行。


屋里灯火如豆,方夜和萧然在屋外站着,影子却亲密地重叠,印上窗纸,执明趴在桌边睡着了,炭火在盆里不时爆裂,激起他一些呓语,说,阿离不怕,阿离别难过,阿离,阿离......


慕容离合上信,心情复杂,看样子阿煦过得很好,可是阿煦学会了后宫那套算计,还来教他利用执明,他看着执明流口水的睡颜,笑着用帕子揩他的嘴角。


阿煦请原谅他吧,一朝为王上,终身是王上,天权王是他慕容离要护着的人,哪怕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也没有算计执明的那一天。


慕容离挥手,这封信落入炭盆,化成灰烬。


“咳咳......”执明被呛醒了,慕容离忙拍他的背,执明嚷嚷着要喝茶,慕容离给他倒,“不喝这个,”执明说,“要阿离喝的那种果子茶。”


慕容离只好起身去另一间屋里取果子,执明等他一走,从屁股下抽出一封短信,是执老爷的话——给我争宠去!还有,别让慕容氏小妖精得共主青睐!


执明一声冷笑,单手一抛,信落入炭盆,也化成灰烬。


双白



蹇宾说他乏了,想早点休息,齐之侃也不纠缠,行礼告退。


两个人各有秘密,都没看出对方的异常。


国师来信:齐氏骑术精湛,得宠指日可待,宾儿无需担心,将门又如何?谣言已备,待他得宠之日,就是将星染血之时。


齐家来信:是金子总会发光,侃儿今日骑术令人欣慰,早晚得宠,斌贵君之位分,侃儿当初拒绝了一次,往后再拒绝,老夫只当膝下无子,侃儿再别尽孝,余生老夫瞎jb过了。


所以蹇宾支开了齐之侃,提笔回信,思虑半日,只有三个字:别动他。


所以齐之侃故意避开蹇宾,自古忠孝难两全,煎熬了许久,他终究烧了那信。


🤔最喜欢双白执离这样为彼此着想的心啊
😂乾坤组相爱相杀,说好的做彼此的天使?
😆熊老师跳的极乐净土其实蛮好看的

评论

热度(36)

  1. 七只影陈粽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