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只影

来自加国的问候

Moderate:

温哥华。一个温和而湿润的城市。


马振桓在这座美丽的城市生活了二十年。小时候他从未想到自己回离开这个国度,回到台湾,然后去了地球另一边的大陆上发展。现在好不容易抽出时间来回温哥华看看,这个城市承载了他二十年的记忆。


一下飞机,他就给自己套了个外套。杭州有三十五六度,而温哥华此刻的地表温度只有二十多摄氏度,十分凉爽。


“Evan!here!”刚出出口就看见表哥一家朝他挥着手。


马振桓推着行李箱朝表哥挥手报以灿烂的一笑。他离开的这几年,表哥已经结婚生子,并且还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小伙子又帅了!”表哥拍拍他的肩膀。


作为一个艺人是要注意身材管理的,而表哥因为步入中年又疏于管理身材早就开始发福了。


“Evan你太瘦了”表嫂看着马振桓纤瘦的腰和腿,摇摇头。


“瘦才上镜,我已经是剧组里最胖的男艺人了”马振桓摆了一个鬼脸吐吐舌头。


被经纪人天天敦促减肥的日子并不好受。


表嫂叹息“艺人真是不容易”,然后仔细的瞅着马振桓清隽秀丽的脸庞。“这小脸真是只有阿德的巴掌大”说完笑着敲敲马振桓表哥的后背。


马振桓得到了表哥一家的热情款待。他们全家都很喜欢这个帅气又温和的小伙子,尤其是表哥的女儿,跟在他屁股后面“Evan叔叔”的叫个不停。


这几天马振桓拜访了很多老朋友,也去了很多以前去过的地方。大概在地球另一边待的久了,现在反而觉得自己在这边是客了。


这天晚上马振桓没有去找朋友聚,一个人去了海边。


夕阳西下,就快要完全没入海里,天边的火烧云连成长长的一片,金红金红的。


马振桓站在码头边眺望远方,海风吹的他的衣襟哗哗作响。他的刘海也被风吹起,露出光洁的额头,剪影在晚霞的映照下也镀上了柔和的金边。


有多久没来这里了?


每当马振桓想梳理一下心情的时候,就会来海边的码头这里。他回头看向岸边,繁华的城市已经是万家灯火,而远处的跨海大桥更是壮丽。


这是他美丽的故乡,而如今他已是过客。


马振桓从小就是个安静的男孩,青春期少有的叛逆也在父亲严厉的教育下消弭。如今做的最叛逆的一件事就是去了台湾,进入娱乐圈。


当然,这也是他计划好的,不是一时头脑发热。从骨子里他还是叛逆的,并不想人生都被长辈规划。如果他坚定一件事情,那么没人能改变他的主意。


比如对他也是。


易柏辰。


所有的事情都在马振桓的计划之内,唯独易柏辰是个变数。


可是想到对方的时候,他的唇边还是浮出一丝温情的笑容。那个眼睛圆圆有着菱形唇角的男孩,委屈巴巴的看着自己的时候,像极了一条大狗狗。


马振桓有过纠结,也曾企图用时间和地域将对方忘记,可是失败了。


再次看见对方的时候感情如潮水一样将他淹没,他简直不知所措。


他看着那个他企图忘记的青年一步步走过来,依然是熟悉的笑眼,弯弯的唇角,然后伸出胳膊来拥抱了他一下,那低沉的声音带着一点点委屈“Evan,真是好久不见”


那一瞬间胸口被酸胀的感觉填满,他甚至……红了眼圈。


他知道易柏辰喜欢自己,而自己同样也喜欢对方。可是他们不能。谁也不说,只是暧昧着,以兄弟的名义。


不信神的马振桓第一次忏悔:万能的上帝,我有罪,喜欢了不该喜欢的人。


彼此都心知肚明,可是都不说出口过。


有时候马振桓也在想,如果当初没那么任性,就不会去台湾,也不会遇到易柏辰,也不会有这么多纠结。大概现在自己已经成为一名金融行业的白领,娶妻生子,过着平淡又温情的生活。


后来对方忍不住告白了,他的内心掀起狂澜,心脏砰砰直跳,手心冒汗,但也只是轻轻的点头说了一声“好”


他从不后悔自己做的决定,即使这样的决定可能使他万复不劫。


即使理智告诉他不可以,但是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


但是他们这样可以走多久?


他不知道。


他们俩都很忙,没有时间腻在一起。


通常一分别就是几个月。打电话时听见对方疲惫的声音,也只是匆忙说上两句。


他知道自己是个没什么安全感的人,易柏辰也一样。虽然表现出来的性格差异很大,但是也有一些共性的地方。


易柏辰说“我很怕孤单没有人陪”


我陪你。


易柏辰说“我怕黑”


我陪你。


易柏辰说“Evan我怕你离开”


马振桓想,我也是。


两个都没什么安全感的人抱着坐了一夜。


马振桓说“哪天你倦了,累了,就告诉我”


易柏辰说,“好,你也是。”


即使,不能走到最后,在一起的时候,也要快乐不是吗?


“唰——唰——”一浪又一浪,满耳朵都是潮汐声。


他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喂?Evan?”


马振桓举着手机没有说话。


电话那头的人吃吃的笑起来。


“你在干嘛呢”


沉默良久。


“我在想你”

评论

热度(74)

  1. 七只影Moderat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