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只影

当单身狗王遇上第一直男(第六章)

飞飞水瓶:

        艮墨池从遖宿王宫出来之后,心里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些闷闷的,心里还有一丝烦躁。


  本来,毓骁不让他负责,他心里应该很高兴才对,毕竟自己是直男,喜欢的是女孩,这样一来以后自己就还能够去找其他的女孩了,可是艮墨池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开心不起来。


  郁郁寡欢的艮墨池也不知道之后到底应该去哪儿,便决定还暂时留在遖宿,毕竟之前来到遖宿之后,就没有在遖宿好好游玩过,一直都陪在毓骁身边辅佐他。


  这样一来,到是给方夜省去了不少麻烦,不用太费心让艮墨池留在遖宿。


  这天,艮墨池在街上闲逛,听到有人提及琉璃国国主子兑来到遖宿了,而且毓骁王还亲自接见了他,似乎两个人还很聊得来,开始艮墨池还不以为意,直到他“遇见”了子煜和骆珉。


  “启禀王后,子煜殿下和骆珉已经到遖宿了。”


  “那好,你先让他们先别进王宫,把这封信交给他们,让他们偶遇艮墨池,并把骁儿要和子兑国主成亲的事情告诉艮墨池。”


  “是,王后!”


  于是乎,收到了慕容黎的密信的子煜和骆珉,就去“偶遇”艮墨池了。


  “骆珉,子煜殿下,你们怎么在这儿?你们不是应该在天玑国游历吗?”


  “哦,师兄,是这样的,子煜的王兄要成亲了,我和子煜是赶来参加婚礼的?”


  “子兑国主的婚礼?子兑国主不是才刚来遖宿没多久嘛,这么快就要成亲了?”


  “是啊,我王兄对遖宿王一见钟情,没多久就向遖宿王提亲了,我们也是才收到消息,才赶过来的!”子煜脸不红心不跳地说道。


  “什么?你说遖宿王要嫁给子兑国主?”艮墨池听到子煜的话,猛地站起身来,一脸地不可置信。


  “是啊,师兄,你那么激动干嘛?”


  “没,没事,我只是觉得有些震惊而已!”艮墨池努力镇定下来,坐下了,但内心却五味杂陈。


  “哦,原来如此,那师兄,我们先告辞了,我们还得赶路去王城参加婚礼呢!”骆珉见艮墨池的表现,便知道计划成功了,然后便决定溜了。


  “哦,那好,你们有事情要忙,那你们先走吧!”艮墨池说道。


  子煜和骆珉离开之后,艮墨池心里变得更烦躁了。


  “王上,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要嫁人了,我应该高兴啊,哈哈!”艮墨池说道,然后拿起一罐酒,喝了起来。


  “可是,现在我的心里都是你,为什么我的心里这么难受,为什么么?为什么么?王上,你告诉我为什么?”艮墨池说着,然后摔了酒罐,走出了房门,想出去透口气。


  艮墨池走到门口,遇见了一个坐在地上喝酒的老头。


  “喂,老人家!你坐在我门口干什么,快回家吧!”艮墨池说道。


  “回家?我早就没有家了,我现在是孤身一人!”


  “那老人家,你的家人呢?你的妻子呢?”


  “我?我没有妻子,年轻的时候,我本来遇到了一个真心喜欢我的人,可是当时我没有弄明白自己的心,以为自己不喜欢他,所以伤了他的心,等我明白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嫁给别人了。我这一生注定孤独终老啊!年轻人,你还年轻,可千万别像我啊!”


  “可是,老人家,我,我应该不喜欢他啊,我喜欢的是女孩啊!”


  “年轻人啊,你还是太年轻了。你想想,在你见不到他的时候,你是不是很想他,心里全都是他,是不是觉得心情很不好,在听他要嫁人的时候,你心里是不是很难受啊?如果这些你都中了,那就证明你已经喜欢上他了!”


  “原来如此,那老人家,我明白了,你先进来吧,先在我这里休息一晚!”


  然后,艮墨池把那位老人家请进了屋里,让老人家睡床榻,自己打了地铺。


  “王上,我明白了,原来我早就喜欢上你了!”艮墨池心里轻松了不少。


  第二天,艮墨池醒来的时候,发现床榻上已经没有人了,想着老人家应该是自己离开,便也没有多想,洗漱好之后,自己也离开了客栈去了遖宿王城。


  “王上,我绝对不会让你嫁给别人的!”

评论

热度(16)

  1. 以齐制宾飞飞水瓶 转载了此文字
  2. 七只影飞飞水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