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只影

【双白超甜】清光犹为君(一)

连衣vero:



*本文仙侠设定皆为一定程度的自设,不喜勿入


    “蹇宾,你为何要收一个妖族为弟子?!”


    四重天,问客境,朝曦殿。


    众仙云集,人数虽多,但偌大的金殿内却是寂静得令人心慌。


    无渡带着疑惑的怒斥在殿中回响,引得众仙纷纷侧目,一齐望向数十尺外,此列末处孑然而立的白衣男子。


    仙界自几百年前的六界动乱后,就再未与妖界有过联系,直至今日。因为那场动乱,仙界人才损失惨重,势力也大不如前,因而对妖界十分痛恨。从无渡把众仙都召集到专用于议事的问客境就可以看得出来。


    蹇宾垂眸一声低笑,前行两步,朝殿上因恼怒而站起身的无渡行礼道:“真人莫要动怒,我这么做,自有我的考量。”


    无渡皱起眉,极不认同他的回答,正要开口反驳,却被蹇宾一抬手打断。


    “况且在我收他为徒的这一百年里,他并未做出任何逾矩的事情,真人你又何必小题大做。”


    此言一出,众仙皆是一惊。仙界与妖界不和人尽皆知,蹇宾收那妖族为徒已是大忌,竟还为了他与真人顶撞,实在是胆大包天、目中无人。


    不过身为神剑却邪的执掌者、九重天上天资最高的上仙,蹇宾是有这个资格的。


    无渡一甩袖,抬手指着阶下缓缓转动的十方星轮,质问道:“你忘了当年妖界是怎么对付我们的吗!如今留这妖孽在九重天,万一哪日他搅起风浪,谁负责?!”


    淡然地扫了一眼十方星轮,蹇宾负手答道:“若真有那么一天,我的徒儿,我自会负责,无需劳烦真人。”


    眼见蹇宾固执己见,无渡终是无奈地叹息,坐在仙位上摇头道:“我知你寻那人心切,但也不能……罢了,罢了。一切都是命数,你好自为之。可如果那妖孽真的行不轨之事,我绝不会手下留情!”


    “到了那时,不必真人动手,我第一个清理门户。”


    无渡闻言点头,虽说以后的事情难以预料,但有了蹇宾的这个承诺,总比没有要好上几分。


    忽地,众仙看到无渡刚刚缓和的脸色又严肃起来。不待他们揣度无渡的心思,便有一道极其凌厉的掌风从众仙身旁飞速掠过,直奔殿门而去。


    “什么人!”


    毫无声响,但十几尺高的殿门瞬间被震开,并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多出了几条裂痕。当然,裂痕很快就会复原。


    一道赤色身影跨进了金殿,手中惹人注目的虚音伞已然说明了他的身份。


    泠风,无渡的师弟。


    “师兄啊,你这暴躁的脾气能不能多少改一改,连我都得跟着遭殃。”


    和泠风比起来,蹇宾的顶撞其实也不算什么。不过,谁让人家是无渡最疼爱的师弟呢,比不得。


    无渡一见是泠风,马上收回了要打出的手,一副慈爱长辈的模样,看得众仙心中哀叹,仙与仙的差距。


    泠风合起虚音伞,绯红的花瓣随着动作落了一地。好看是好看,然而不会有人想碰,因为,它会置人于死地。神器嘛,还是小心为妙。


    “师兄,你要是打伤了我,那是小事。可你要是打伤了这位小仙,恐怕就不大好了。”


    众仙这才注意到泠风的身后跟着一个人,白色衣裳,长身玉立,与蹇宾的气质很是接近,又多了几分杀伐之气。


    蹇宾侧首看去,平静的眼神中泛起一丝诧异,也不理会旁人,径自问道:“阿竹,你怎么在这儿?”


    阿竹低头行礼,回道:“师父,清涯上仙回来了,命我来找您。”


    无渡听着殿下站的正是那妖族,面色不善,却被走上前来的泠风拉到了一旁。看着自家师弟吊儿郎当的笑容,便怎么也生不起气来。


    “师兄,我看那孩子资质还不错,勤加教导定能与当年的战神媲美。”


    提起战神,无渡不免心生可惜。一百多年前,仙界有一战神——齐之侃,其修为甚高,鲜有对手,为六界所景仰。他与蹇宾似乎关系匪浅,正是与蹇宾一同下凡历劫时,莫名消失了。


    对,消失。原本神仙只需历劫完成,便可回归仙界,然而当时其他人都回来了,唯独不见了齐之侃。


    无渡和泠风带人找遍了六界,也没能找到他的踪影,最后不了了之,只当他死了。众仙都放弃后,只有一个人还在坚持着,直到现在。这个人就是蹇宾。


    蹇宾不相信他的小齐会死,于是他便带着历劫时互赠的玉玦,在天地间来来回回地寻找,甚至连人无法上去的夷山他都去找过。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无渡看了眼不远处的阿竹,不大相信泠风的话。


    “你说他?”


    泠风点头道:“是。师兄,你难道不相信我的眼力?”


    无渡笑道:“怎么会,谁不知道你的眼力是六界之中最准的。”


    这边蹇宾听说清涯回来,语气中透露出几分惊喜:“真的?清涯他从昆仑山回来了?阿竹你确定?”


    清涯常年在昆仑山上教习弟子,偶尔才会回九重天一次。算起来,蹇宾已有几十年没有在碧潮境看到过他了。


    “真人,泠风上仙,我还有事情要做,先告辞。”


    “去……”


    无渡见蹇宾要走,便开口应允,谁知话还没有说完,蹇宾就已带着阿竹没影了。气得无渡指着殿门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


    泠风转了一转手中的伞,饶有兴趣地问道:“早就听闻蹇宾与其他人行事作风不同,今日一见,果真如此。”


    “哼,无礼。”无渡翻了个白眼。


    泠风拍拍无渡的肩,笑说道:“师兄这话不对,我看人家明明很有礼数,是你对人家有偏见吧?”


    无渡不想回答。


    三重天,碧潮境,睢炀宫。


    蹇宾还未踏入宫门,便听到轻灵的琴声自宫内传出。想都不必想,一定是清涯。


    “我等了你许久,你太不够意思了。”

评论

热度(37)

  1. 七只影连衣ver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