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只影

男友番外17

Moderate:

马振桓一边拍拍易柏辰的肩膀,一边把煎饼往嘴里塞。“快去上课吧,我先走咯?”


易柏辰抹抹粘了饼屑的嘴,揽过马振桓的脖子飞快的在对方面颊上亲了一口,然后欢快的跑了,像只兴冲冲的小狗熊。


马振桓看着他的背影然后慢慢抬手摸了摸被易柏辰亲到的地方,摸到了一点饼屑。


真是的,还是这么幼稚。


罗思婷啃着一个饼,手里还提着一个,朝马振桓这边走过来。


“今早我没课,跟你一起去工作室吧,带我一程”女孩子笑嘻嘻的扬起一张脸,“看老板笑的啊,嘴都咧到耳后根了。”说完戳了戳马振桓的胳膊。


“都老夫老夫了,还这么腻歪哦”罗思婷笑的分外狡黠,然后开始吧啦,“学长,每次你在的时候老板就阳光灿烂的,你不在老板就板着脸,才来的时候小岑还问过我老板是不是很凶,我说没有啦,后来她才相信是真的”


马振桓想起来暑假的时候上新款,那边工厂交的一批货出现问题,易柏辰打电话吼的脸红脖子粗的,那几天都没睡好,两个人都顶着黑眼圈,易柏辰的脸色格外臭,那几个小姑娘每天都心惊胆战的。


说话的是八点半,两个男模特磨磨唧唧到了近九点才来。马振桓以前学过一段时间的摄影,基本上衣服上新这边的拍摄任务都是他做的。


“诶呦对不起啊,我们来迟了”其中一个模特笑嘻嘻的走过来企图搭马振桓的肩膀 ,脸上毫无抱歉可言。


马振桓不动声色的躲过去,调试着相机,“衣服在那边已经放好了,按照你们的尺码拿的,更衣室在后面”


另外一个栗色头发的男模特个子更高一点,看起来沉稳很多,“Evan哥,我是程小时,这是我弟弟程小砚,请多关照哦!”


“好”马振桓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去摆弄相机。


程小砚换好衣服很快走了出来。这是一件白色带绑带的棉袄,程小砚皮肤白,人瘦穿的格外好看。


马振桓拿起相机拍了两张,觉得程小砚人虽然轻佻,但是还是上镜的。


程小时随后换好衣服出来,他的是同款另一个颜色,黑色的,带白色绑带。但是他穿看起来比程小砚要稳重很多,兄弟俩一个随性妖媚,一个沉稳大气,把这件衣服穿出截然不同的风格,也是马振桓想要表现的效果。


总体来说堆这两个模特还算满意,果然蒋蕊泽介绍的人就是靠谱,如果这一季反响不错的话,马振桓会考虑和他们长久的合作。


只是……如果那个程小砚不一直给他抛媚眼就好了。虽然是在镜头表现强烈的个人风格,但是这眼神实在是……


马振桓和螺丝钉嘀咕了两句,她也觉得这眼神太放肆了,于是出声提出了改进意见。


好在程小砚听了意见之后不屑的哼了一声,然后扯了扯自己的领口,重新换上漫不经心的眼神。他哥倒是很专业,还能提点一下弟弟,只不过弟弟好像并不领情,几次拍开他哥伸过来的手然后自顾自的摆着姿势。


“Evan哥好认真哦”这套衣服拍完之后,程小砚又神气起来,开始朝马振桓抛媚眼。他的那种脸看起来略显阴柔,虽然是个beta,但是看起来很像o。马振桓无视掉那个媚眼低头摆弄相机。


一记拳头打在棉花上的小男孩撇撇嘴,显然觉得对方无趣,于是有些负气的拿着衣服往更衣室走去。程小时随后也追了上去。


很快两人换好衣服一前一后走出来,现在这套是鹿皮绒的面夹克,带一点复古的味道。程小砚穿着看起来古灵精怪,表现力要比他哥好,不过程小时胜在身材高挑,看起来也不错。马振桓想了想,让螺丝钉去柜子里拿了两顶帽子给他俩带上。


看着眼前的人穿着登对的套装,马振桓的思绪默默的飘远了。在螺丝钉的怂恿下,他还留下他最喜欢的两套衣服,打算自己和易柏辰当模特。


这个星期先把其他的衣服修好图上新,然后周末再上他和易柏辰的那主推的两件。


马振桓有点不好意思的默默鼻子,这不是在变相秀恩爱吗?


“学长?马学长?”螺丝钉看见马振桓红着脸在发愣,忍不住出言提醒。


“哦哦!”马振桓回过神来,“可以了,下一套”


在换衣服的当儿,马振桓拿着相机和螺丝钉一起看这个原片的效果。


螺丝钉建议到,“学长,你和老板的那两套可以来个外景。”


“是吗”马振桓咬咬嘴唇。其实自己是真的不怎么爱拍照,包括两人结婚连结婚照都没有拍,易柏辰其实有点点小失落的马振桓能看出来。主要那时候揣着果子又不舒服没心情拍,现在的话,易柏辰上学又忙。


要不,寒假去拍一套写真??


马振桓的脑子呼呼的旋转起来,除了脑补正常的照片,脑海里还出现了少儿不宜的画风。


“咳咳”闷骚如马振桓赶紧打住,他是绝逼不会说对于来一套尺度交大的写真他心里是抱着隐隐约约的期待的??不过他会暗示啊!小狼狗自然也会从善如流,开心的扑上去再来一个么么哒?


给里给气的程小砚从马振桓身边走过,指尖有意无意在马振桓的肩膀上哒哒敲了两下。


这边程小时自然是看见自家弟弟的举动的,无奈的冲马振桓投以一个抱歉的笑容,然后带着警告叫了一声“小砚,快过来”说着便上前去拉弟弟的袖子。


“你催什么催?”程小砚不耐烦的甩开哥哥的的手,“Evan哥还没着急你着急什么?”


程小时看了弟弟两眼,然后默默的垂下眸子,往后面一站。


马振桓突然嗅到空气中弥漫着的八卦气息,摸着下巴玩味的看着两人的一举一动。瞧瞧程小砚这任性的小表情,看起来和易柏辰跟自己吵架的时候一模一样。不过,程小砚看起来有点娇气,他和他哥大概还有什么矛盾没解开——当然马振桓不会天真的觉得这仅仅是兄弟情出了点问题。


想当初那个任性的屁孩也是各种爱发脾气企图引起自己的关注,直到后来发生种种事情让彼此都冷静一段时间,再后来马振桓超凶超凶的揪着对方的后颈皮告诉他别皮了,不然就把他丢进垃圾桶,易柏辰吵着吵着一脸不可置信仿佛小心思被戳穿,然后就闭嘴了,拿着手机去玩游戏去了。


马振桓虽然好脾气,但是真的发起火来小狼狗也不敢放肆的汪汪叫了,越来越心虚,最后哭丧着脸承认自己错了,不会有下一次了。


呵,屁孩,欠收拾的很。屁孩就是幼稚。


刚刚考完数学测验的易柏辰突然感觉后颈一凉,谁在想我??


下周四周五两天就是期末考试了,今天是考前的模拟测验,易柏辰觉得数学考的还可以,本来他数学就不差,目前还是英语没那么好。


上次就没完成目标,易柏辰想这次一定要完成目标,不能让英语拖后腿。


“操!又他妈怎么了!这娘们烦死了!”易柏辰的同桌一边拿着手机骂骂咧咧,一边开始移桌子往这边靠。


“哇哦,又跟女盆友吵架啦?”易柏辰这脸笑的真是欠揍。


同桌是个五大三粗的男性A,交了个小巧玲珑的女O,只是三天两头吵架,然后头一转又和好,分分合合很多次了,易柏辰看他俩的故事都累了,心想什么时候能大结局啊。


“我不就昨天因为临时有事忘了给她带城东的豆乳盒子吗!跟我吵了一下午,还哭的眼睛通红的!”男同桌的拳头捏紧又放下,“妈的三天两头摆个臭脸给我看,我是欠她两百万吗!”


“淡定淡定,过不下去就分手吧”易柏辰打了个哈欠,以前他还会说一两句劝劝,后来发现他俩根本不可能分的,就是要在一起相互折磨,索性闭嘴了。


马振桓多好,即使有时候闹小脾气了,也不会哭,Σ>―(〃°ω°〃)♡→顶多就是用他超流利的口才把自己数落一顿,但确实都说的有理有据,易柏辰想反驳都没机会。


而且他绝对不会因为没带什么吃的就生气上半天,顶多不满以后就直接开车跑了,买了豆乳盒子的同时说不定还顺带吃了两串烤翅五串烤羊肉鸡排奶茶冰淇淋……然后回来向易柏辰炫耀圆滚滚的肚皮同时告诉对方,没给你买吃的哦!你随便吃个什么吧!


想着马振桓嘴角沾着酱汁还用胳膊把烤串圈起来的样子,易柏辰就忍不住嘴角上扬。同时配着马振桓一脸无辜的表情,倒反是易柏辰开始自责是不是很久没陪对方吃饭了,看他吃的多香啊!


呵,马振桓,看起来特别老实,其实一点也不成熟!


易柏辰眼里的自己是一只威风凛凛的狼,来自北方,很酷很酷。但在马振桓眼里他就是一只哈士奇,一点也不酷。


马振桓眼里的自己就是一头威武霸气的白虎,有着健壮的四肢还有攻破天际的气场。但在易柏辰眼里就是一只吃的多的漂亮布偶猫,凶起来会用爪子抓他,杀伤力也算大。


只听见男同桌喃喃道,“早知道我也找个比自己岁数大的成熟懂事的对象了,就像你老婆,多省心”


“那是”易柏辰骄傲的挺起了胸膛,“Evan可好了!对我特别特别温柔,从来不跟我吵架”(才怪:)“我说一,他绝对不会说二!什么都听我的!他每天都跟我说他特别爱我,没了我根本活不下去!因为他爱我爱到发狂!”(真的嘛你看着马振桓的眼睛再说一遍?)末了拍拍男同学的肩膀,“兄弟,保重,选择了她就别后悔,你就认了呗!”

评论

热度(51)

  1. 以齐制宾Moderate 转载了此文字
  2. 七只影Moderat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