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只影

仲孟 第八十章

假酒熊与彭小葱:

  鬼使神差的,慕容离一步一步朝执明靠近,胸膛里的心脏剧烈地跳动着,慕容离从未有一刻,如此清晰地感受到那里的鲜活,他还以为,那里永远都会是冷的,不会惊起任何波澜。
  慕容离心里,似乎有只蝴蝶欲破茧而出,却怎么也挣脱不了束缚,每挣扎一分,他的心,便痛上一分。
  可是不管他怎样挣扎,却永远无法冲破禁锢,记忆呼之欲出,却只能不甘地继续隐藏。
  看见慕容离此番心绪痛苦的模样,执明俊朗的眉目皱起,仲堃仪亦是察觉出了异样,轻轻眯起眼睛。
  执明竭尽全力抑制住自己想上前的冲动,不让心里的担忧有丝毫外泄。可另一方面,他又忍不住期待,他的阿离,会不会想起他来。
  即使困顿,慕容离也依旧看得出来,坐在桌后那人眼睛里的殷切,并不热烈,甚至小心翼翼的,自以为隐藏的很好,殊不知,那里的期待与盼望,是怎么也无法让人忽视的。
  慕容离的心,像被什么紧紧揪住,他觉得自己简直要迷失在那样的眼神里,心底里涌出无尽的悲伤,可还是一片空白,他什么也想不起来,越是努力,越是徒劳。
  执明不知道自己现在看起来像只被主人遗弃的小狗,仿佛下一秒,慕容离若是还想不起来他,他就要陷入令人无助的绝望里去。
  执明端着酒杯,看着慕容离穿着一身潋滟红衣朝他走来,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慕容离,华丽丽地晕倒了。
  执明条件反射地就要站起来,然而仲堃仪比他更快。见到慕容离晕倒的那一刻,仲堃仪就从主位跃起,牢牢扶住了慕容离。执明不会武。动作自然没有仲堃仪快,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慕容离倒在别人怀里。
  仲堃仪对上执明眼神的时候,就已觉出不妥,只是现在他扶都扶住了,总不能松开吧。况且慕容如果真的对执明的反应这么大,保险起见,还是暂时不要太过刺激他才好,否则适得其反就不好了。
  仲堃仪只能略带歉意地看向执明,执明却先一步开口,“既然慕容…国主身体不适,我先告辞。”
  “等……”仲堃仪还没来得及叫住他,执明人已经到了门外。
  仲堃仪看了一眼怀里的人,叹了口气,“慕容离啊慕容离,不是我不帮你,实在是你伤他太深,如今更甚,竟然连人都不记得了。”
  待将慕容离带到偏殿躺下后,仲堃仪叫住忧心忡忡的方夜,“放心吧,你家主子没事。”
  “天枢国主,真的没事吗?我刚才见执明国主的样子……”
  仲堃仪摇摇头,“你去找太医院要一帖安神药,熬好了送过来。”
  方夜虽还是放心不下,但也知道自己帮不上什么忙,“那就劳烦天枢国主了。”
  仲堃仪回到屋内,看了一眼床上的人,见他还是昏迷着,只是眉头紧紧锁起之外,没什么别的异样。
  仲堃仪在桌边坐了下来,手无意间搭到腰间的月珏,下意识低头,却看着已经合成一块的两块玉佩有些愣神。
  手指轻轻摩挲着上面的纹路,触感温良,他已经分不清,哪一半,是王上曾经佩戴的。
  两年来,即使仲堃仪一直逼着自己去适应没有孟章的王宫,可每到夜深人静,他还是会觉得有些孤单,遥望着无边无际的星海,却只有自己孤身一人,渐渐的,孤寂,也如夜空一般无边无际,仲堃仪觉得,这样过完一辈子,实在有些可怕。有时候,他的心里,竟生出些许畏惧出来。
  尽管知道不可能,仲堃仪还是会想,“如果这时候,你在我身边,该有多好。”
  
  
  
  

评论

热度(42)

  1. 以齐制宾酒葱 转载了此文字
  2. 七只影酒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