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只影

灯火阑珊时 11

M烈烈骄阳Q:


待公孙钤两人走了之后,仲堃仪进来,走到孟章身后,替他捏肩膀:


“怎么样?有没有很累?那个陵光,实在是太能闹腾了。”


孟章笑了笑,拍拍仲堃仪的手:“你啊,我又不是瓷娃娃,不用这么小心翼翼的,对了,包子是不是,,,,”


仲堃仪噗嗤一声:“看来你是真的很喜欢他啊,你也没看错,那个小包子,,确实是有点问题,不过没关系,万事有我。”


孟章嗔怒:“你居然叫包子叫的那么亲热,哼,我生气了。”


仲堃仪无奈的摇摇头:“好好好,是为夫错了,章儿原谅为夫好不好。”


孟章嘴角上扬,露出了唇边小小的梨涡。


再说公孙钤,临走时买了两坛酒,领着陵光进了宫,陵光噘着嘴:“这么好的酒,真是便宜那张饼了。”


公孙钤皱眉:“光儿,我跟你说过很多遍了,不可以对大祭司不尊敬的。”


陵光站在原地,大眼睛渐渐蓄满了水:“你吼我,你居然为了一张饼吼我,公孙钤,你是不是不爱我爱那张饼,你不爱我了,哇啊啊啊!!!!!”


一旁的太监下了一跳,但是对这位准丞相夫人他们也见怪不怪了,只是立在一边权当自己不存在。


公孙钤赶忙放下手中的酒,抱着陵光安慰道:“没有没有,我没有吼你,没有爱大祭司,这话要是让齐将军听到我会被追杀的。”


陵光哭的更伤心了:“你就是不爱我了,你就是怕小齐打你,小齐如果不打你你一定会爱那张饼的。。。。”


公孙钤情急之下,捧着陵光的脸,吻上他的唇,陵光顿时安静了,享受着公孙钤的如流水般轻柔的吻。


良久,公孙钤抵着陵光的额头,无比认真的说:“光儿,我公孙钤对天发誓,此生此世,永生永世,都只爱你一个。”


陵光快要溺死在公孙钤的眼神里了,意识到旁边还有人,便推开公孙钤,转移话题:“那个,,,我们快去吧,否则一会儿宫门要落钥了,,,”


公孙钤轻笑,提起酒壶揽着陵光向衔月塔走去。


一旁的太监们看了看头顶上的艳阳,撇了撇嘴,没眼看,真是没眼看。


陵光的脸到了衔月塔还是红的,导致蹇宾一见到他就打趣道:“呦,今儿这包子怕不是被蒸过??”


陵光咬着牙道:“你这臭煎饼说什么??”可惜啊,,天生的小圆脸不仅没有一丝威慑力,倒还泛着些可爱。蹇宾看了窝在齐之侃怀里直笑,齐之侃和公孙钤对视一眼,无奈的笑了笑,这两个活祖宗啊,,,,


公孙钤轻轻抚了抚陵光的被表示安慰,然后将两坛酒摆在桌子上:“这是城里新开的酒楼里的酒,很是特别,我便买来与你们常常。”


齐之侃道:“是吗???我倒要尝尝是怎么个特别。”


公孙钤一开封,便有一股冷冽的香气传出,像是终年不化的雪一般的味道。齐之侃尝了一口便道:“好酒!!!”


蹇宾皱了皱眉头,这味道,,,然后轻抿一口,连忙抓着公孙钤的肩膀:“这酒是哪里来的?”


看着蹇宾着急的样子,公孙钤和齐之侃都觉得奇怪,只有陵光使劲拽着蹇宾的胳膊:“臭煎饼你放手,阿钤是我的。”


蹇宾置若罔闻,只是死死的盯着公孙钤,公孙钤扭头看了看齐之侃,然后对蹇宾说:“是城东的含章酒楼,老板是个身着绿衣,酷似少年的青年。”蹇宾如同泄气般撒开手,齐之侃忙揽住他的腰:“怎么了阿蹇??”


蹇宾失神的摇摇头,便向寝室走去,齐之侃向公孙钤打了声招呼追了上去,陵光一脸莫名其妙:“阿钤,那煎饼怎么了???好像,,,很伤心的样子”


公孙钤摇摇头:“不知道,我们先走吧,等过几天问问小齐就是。”


陵光点头,心里却想着哪天去问问章章认不认识那张饼,所以说,别看陵光一副很嫌弃蹇宾的样子,但是心里却是分得清好歹的,他知道蹇宾是关心他的,就如同他也关心蹇宾一样。


在说艮墨池,自从南堇和辛曳来了之后,方便了不少,消息也灵通了些,唯一不好的就是文拾,那家伙整天咋咋呼呼的,不过倒是为落枫苑增添了不少生气。


而慕容骁,自从那天兴师问罪之后便再也没出现过,如今已是第十天了,明日早朝之后,陛下一定会召见我,该怎么说呢,,,


艮墨池正思考着,南堇便出现了:“将军。”


“何事???”


南堇汇报:“副将传来消息,却有琉璃国的人在赤月城之中,至于是不是那位小王子,暂时还不知道。”


艮墨池点点头:“左右这事也轮不到我们负责,告诉副将,不用查了,但是南边的消息不能断,还是要定期报上来。”


南堇表示知道了,但是没走,支支吾吾的像是还有事要说。


“有事就说。”艮墨池瞥了眼他道。


南堇抱拳:“是,将军,,属下方才在街上看到王爷了,正和李尚书的公子在一起,二人好像商量着要去云蔚泽游玩。”


艮墨池手下一顿,想起了出征之前慕容骁对他说的话:“墨池,等你回来我带你去云蔚泽玩玩吧,那里是古天玑的地方,据说现在还保持着七百多年前的样子呢!”


当时他是怎么回答的来着,哦,好像是:好,阿骁说去哪里,我们便去哪里。


南堇见艮墨池半天不说话便请罪:“属下逾越了,请将军责罚。”


艮墨池回神,摇摇头:“无妨,到时候,你派几个人暗中保护王爷,不管怎么说,王爷的安危都是最重要的。”


南堇道了声是便退下了。


艮墨池轻轻叹口气,看着天空的某个地方:“三生石啊,,,难不成,,,你也有犯错的时候。”然后便立刻否定:“不,三生石定天下姻缘,怎么会出错呢,一定是我离开阿骁太久了,一定是。”

评论

热度(25)

  1. 七只影M烈烈骄阳Q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