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只影

仲孟 第八十一章

假酒熊与彭小葱:

  仲堃仪总在这王宫里寻到孟章的影子,或在偶尔分神时,想起孟章曾经为自己披上的外袍,“仲卿要注意身体,免得到时候苏瀚还没倒下,你反倒病了。”
  每到这时候,他总感觉孟章温凉干净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轻笑着,拍拍自己的肩膀。
  仲堃仪伸出手,想去触摸肩膀上孟章留下的余温,却只触到一片冰凉,再没有人在他失意的时候,告诉他,“仲卿于本王,是独一无二的。”
  他只能用手一遍遍地从玉佩上抚过,却再感受不到那人的温度。
  “你怎么了?”
  身后有清冷好听的嗓音,慕容离不知何时醒了过来,站在了仲堃仪身后。他已经站了很久,仲堃仪却好似根本没有发觉,慕容离有些惊奇,什么东西能让警惕心这么高的仲堃仪愣神。
  仲堃仪将玉佩放下,重新垂在腰间,转身看着只着单衣的慕容离,“坐吧。”
  慕容离在他身边的椅子坐下,不发一言。
  “想问什么,问吧。”仲堃仪又恢复了平常的模样,气定神闲,没有人气儿。
  “不是我想问什么,而是你要告诉我什么。”
  慕容离的眼神变得锐利起来,一双冷冷的眸子直盯着仲堃仪。
  “怎么,你担心我会对你不利?”仲堃仪语调上扬。
  慕容离没有回答他,仲堃仪四两拨千斤,自己可没兴趣跟他耍嘴皮子。
  “今天,你是故意让我见到执明的。”慕容离七窍玲珑,很快便找到了关键。
  仲堃仪点点头。
  “可是为什么?”
  仲堃仪看着没有一丝惑色的慕容离,“我想,你已经知道答案了不是吗?”
  慕容离抿了抿嘴唇,突然感到有些无助。谁都不能帮他,仲堃仪也不能。平生第一次,慕容离感到如此迷茫。
  “慕容,不是所有事情,都会有答案。你是否想过,忘记过去,或许对你而言,未尝不是件好事。”仲堃仪喉咙滚动了一下,执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
  有时候,算的太清楚了,就会忽略自己的心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慕容离垂着眸子,仲堃仪看不清他的神色,就自顾自地喝茶。
  慕容离突然轻笑了一下,眸子抬起来,简简单单的动作,他做出来却有说不出的风情。只可惜,仲堃仪可以与瞎子媲美了。
  “我记得,我们以前是敌人。”
  仲堃仪难得地嘴角弯起,“这世上本没有敌人,也没有朋友,有的,只是立场。”
  慕容离将眼神投向他,“我们现在有相同的立场?”
  “有。”仲堃仪放下茶杯,很肯定地回答。
  “至少,我们都一样地蠢。”
  慕容离觉得自己脑门上现在一定挂着三条黑线。
  “只是,你还有机会挽回,而我,早就已经被判死刑了。”
  仲堃仪突然觉得刚才喝的那杯冷茶真的好苦,苦到心里了。
  慕容离噎了一下,他不知道怎么安慰人,也许,仲堃仪根本就不需要别人的安慰。他的世界里,除了孟章,别人,他可能丝毫都不在意。
  就算有个人当着仲堃仪的面骂他,慕容离也有理由相信,仲堃仪绝对可以很淡定地听他骂完。末了,还能给那人递上一杯茶润润嗓子。
  不是不生气,只是不在意。别人的想法,可能早就不在仲堃仪的关注范围之内了。除了孟章。
  “仲堃仪,像你这么无情的人,你父母到底是怎么把你生出来的?”慕容离还是忍不住问。
  仲堃仪嘴角抽了抽,这话从慕容离嘴里说出来怎么就这么有喜感呢。仿佛以前那个八风不动,冷若冰霜的慕容离不是他一般。
  “那就得问问瑶光先王是怎么把你生出来的了。”
 
  
  
  
  
  
  
  
  
  
  

评论

热度(45)

  1. 以齐制宾酒葱 转载了此文字
  2. 七只影酒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