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只影

与子偕老(4)

励志戳易柏辰酒窝:

摸索了一会,终于找到蹇宾的房间,齐之侃对此十分不满,蹇家到处鲜红一片,无不充满了婚礼的喜悦气氛,蹇宾作为婚礼的核心,房间却是蹇家唯一一处没有任何装饰的房间,连奴仆所居之处看着都要比他喜气三分,"来之前便听说蹇家少爷心气高,不曾想竟连婚礼都毫不在乎? 或根本就不想娶凝儿?"想到这,齐之侃更加愤怒了"凝儿可是他们全家捧在手里宠大的,他蹇宾有什么资格看不上"或许是想蹇宾太过分心,齐之侃落地时竟不小心踢到了门口的花盆,只见屋内有人影走来"谁啊?"齐之侃四处张望,无处可躲,随机进入了隔壁的房间 门一打开,"少爷? 少爷您可算回来了,可把我给急死了,您干嘛站在门口不进来啊"
"我..我在欣赏月光,不行啊"
"今日云多,何处有月光啊"
"好了,我要去书房看书了,没什么事不要吵我"
"少爷,现在已经三更了,您还要看书?"
"我现在突然有了兴致,想作一幅画,你千万别来打扰我,万一我思绪没了,那你就别怪我了"
"可是..少爷"
"没有可是了,你早点睡吧 啊 "说着蹇宾便把人往外推 那人还不死心,走几步,便要回头看几眼蹇宾,想做最后的挣扎"少爷..."
"千万别来打扰我哦"
好不容易走到大门了一回头"少..."
"晚安!"
与此同时,的齐之侃借着微弱的光,看清了这间房间的格局,房间的设计十分雅致且简单,以一个靠窗的书桌为主,用一个多层的红木柜将房间划为两个部分,柜上放了各式瓷器,各种书籍和一些书画,让人一见便知此屋主人眼光高,而且极其挑剔,因为连角落中那不起眼都小花瓶都是上好的青花瓷。 齐之侃四处张望了一番,最终来到了蹇宾的书桌旁,看到了书桌上的墨硯还未干透,毛笔上还有黑渍残留,显然有人不久前刚在这书写了什么,齐之侃看到旁边被一堆白纸覆盖,但还是露出了一角的一张略皱的纸上,分明的写着"齐"字
蹇宾看着人没有再回来,才走向书房"刚刚那人是小齐吗?小齐是来找我的吗? 他知道我要结婚,便来找我了吗?"蹇宾怀着些许激动的心情纠结着要怎么打开房门才能不吓到里面的人
齐之侃刚想将那张纸抽出来看个究竟,便听到屋外的声响,即使蹇宾已经放轻了声音,但奈何齐之侃常年在林中,在那种幽静的环境里,任何风吹草动都可以听得十分清晰
齐之侃躲到了门旁,想借着那人开门时的盲区溜出去,但进来的人好似能猜透他心思似的,一进来便把门关上,齐之侃就算身手再快,也根本无法逃脱
门一关,一转头,两人四目相对,看到蹇宾瞪大眼睛好似马上便要叫出声,齐之侃连忙用手将蹇宾的嘴堵住,将人按到了墙边,"阿蹇?"
"呜呜呜"那人被封了口无法出声,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我们出去再说"说着齐之侃将门打开,一只手把人搂了过来,三两步便上了房顶,霎时,人影便消失在了黑夜中


树林里,石椅旁
"小齐为何刚刚会出现在那?"蹇宾满眼期待地看着对面的少年
"我.."
"小齐可是为婚礼而来?"
"你..怎么知道?"
蹇宾显然听到这个答案后十分高兴,"我就知道小齐会来"
齐之侃对蹇宾突如其来的高兴有些莫名其妙,也没有太在乎他说话的含义"那..阿蹇又为何出现在蹇家?莫名..你是蹇宾的表哥??"
蹇宾脑子瞬间空白,回过神来才想起来:小齐好像从来就不知道我是蹇宾。。。 "啊,对,我...我是蹇宾远方表哥"
"那..你知道蹇宾的为人吗"
"小齐为何如此关心蹇宾"
齐之侃思考了一番,觉得告诉阿蹇也没什么,反正他从来没有想过要隐瞒他什么"因为蹇宾要娶的便是我妹妹"
"你是...齐家人?"蹇宾说出这句话时嘴唇高兴的有些颤抖,如果小齐是齐家人,那他娶小齐也是联姻咯
"嗯..我便是齐之侃"蹇宾重新审视了眼前的少年,眉宇之间透露着一股正气,确实与传闻中的齐之侃十分相似
"那为何你要来蹇家呢?"
"阿蹇,你是远方亲戚,自是不知其中缘故"
"那小齐说给我听便是"
"其实..这场婚姻本就是两家族利益的产物,两个互不相知的人怎么结为夫妻,携手走这一生呢?"
"那小齐觉得怎样的人可以结为夫妻呢"
"这..我倒是没想过,但我知,与我相守一生的人,一定是个很懂我的人"
"那小齐觉得我够不够懂你?"蹇宾两手撑在下巴下面笑眯眯地看着齐之侃
齐之侃对这个问题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停顿了许久,两个人陷入了一阵沉默中,齐之侃刚想开口说点什么,便被蹇宾抢了先"那小齐准备如果拯救这段失败的婚姻呢"
"这..我还没想好"
"桃花眼瞧着便要盛放了,时日可不多"
"那阿蹇觉得如何呢?"
蹇宾靠近小齐耳畔呢喃了几句,只听齐之侃大喊了一句"我怎么可能代替我妹嫁到蹇家"
"小齐,你听我说,我没让你真的嫁,你可以在婚礼当天代理齐凝上轿子,行完大礼之后新娘是要一个人在房中等待新郎到来的,你有大把的时间可以逃脱,以你的武功,想要逃离蹇家,那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吗"
"你容我想想..可..这..我怎么能跟蹇宾行此大礼呢?"
"那你觉得你的面子重要还是齐凝的幸福重要呢?"


回去后
齐家
"少爷有何吩咐"
齐之侃凑到管家耳畔说了几句
"少爷..这..红盖头和红衣都好办,可这男性的绣花鞋.."
"这便是你的事了,三天内我要看到他们出现在我房间里"
"少爷..."
"记住,这件事不准跟任何人提起"说完齐之侃便潇洒地走回房间,留下哀嚎不断的侍从在风中凌乱着


蹇家
"少爷!您一夜没回来可急死我了"
"我这不是回来了嘛~"
"少爷您夜里寻到宝贝了吗,这么开心"
"真让你说对了,昨天夜里,我确实捡到了个大宝贝"
"是什么是什么?"
蹇宾特意凑到那人耳旁,故作玄虚地说了句"我.不告诉你"
"少爷!"
"对了,我成婚当天的服饰到了没,到了送到我房里来"
说完便转身进入了房间
留下侍从在风中凌乱"少爷这是怎么了?之前让他碰都不碰,现在竟然主动要试衣服了???"


诶,之后要好好读书了,可能更的速度会慢一咻咻,你们还会爱我吗₍₍ (̨̡ ‾᷄ᗣ‾᷅ )̧̢ ₎₎

评论

热度(64)

  1. 以齐制宾励志戳易柏辰酒窝 转载了此文字
  2. 七只影励志戳易柏辰酒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