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只影

仲孟 第七十二章

假酒熊与彭小葱:

   从前骆珉为仲堃仪门人,一直跟随着他,如今骆珉官至上将,仲堃仪在他回来之前,就早早替他准备好了府邸,他只待住进去便可。
  骆珉对这些东西一向不甚在意,在府里住了几天,愣是连院子也没逛过。好不容易得了闲,本想好好看看这宅子,又被仲堃仪一纸御令召进了宫。
  “见过先生。”仲堃仪从繁多的奏折里抬起头,想扯起嘴角,却突然发觉嘴角早已僵硬无比,他,早已不会笑了。
  看着仲堃仪有些异样,别人或许察觉不到,骆珉却是看的出来的。“先生?”
  仲堃仪尽量使眸子染上几分温和,“来了。”
  骆珉见他似乎比平时高兴了一点,自己也放松了些。然而,仲堃仪接下来的话使他的心又一次悬了起来。
  “天权王执明昨天已经到了离天枢不远的驿站,想必,最多一日,就能抵达了。”
  骆珉的神情严肃起来,这内殿里并无他人,却还是压低了声音,“先生是担心,慕容国主?”
  仲堃仪沉吟,“上次慕容跟我提起了他,记忆可以忘却,感觉却是不能。怕只怕,两人若是再次见到,又要纠缠起来。”
  骆珉看向仲堃仪,青年好看的眉毛微微皱起,骆珉其实以前就很想问,为何先生对天权国主与慕容国主的事如此上心,就算恢复了记忆,对先生,对天枢,都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只可惜当年墨池走的时候,并未留下什么嘱咐,慕容的毒,是他解的,如今为师也不知道,一味瞒着他是否只是徒劳。”面对骆珉,仲堃仪的戒心少了些,话也比平日里多了些。
  良久,也不见骆珉有什么动静,仲堃仪朝他望过去,却看见他在发呆。
  心思百转,才意识到是刚才自己话里谈及到的某人令他有些失神了。又想起当年艮墨池离开时没有同骆珉告别的事。
  想想也是,平日里关系那么好的两人,艮墨池突然一声招呼都不打就离开,再怎么样,骆珉心里还是有些在意的。
  仲堃仪斟酌了下词句,“骆珉,今年王城里的木槿来得正好,有时间你可以去看看。”
  骆珉虽不解仲堃仪为何突然让他去赏花,但也不愿拂了先生的好意,“是。”
  仲堃仪点点头,这时节,城外赏花的好去处怕都被城里那些贤淑的小姐们挤满了吧。若是骆珉真能找到心悦之人,自己也了却一桩心事。
  “怎么,慕容这几天一直呆在宫里,未曾出去?”仲堃仪突然想起来,慕容离也来了好几天了,却只见过自己一面。
  骆珉想了想,“听内侍说,好像是不曾出去过。”
  仲堃仪摇了摇头,将桌上的奏折整理好,这是他从前帮孟章批阅奏折时留下的习惯,以前是考虑到孟章,现在有内侍来做这些了,习惯却已变成了习惯。
  “走吧,陪我去看看那个赌气不愿见我的人。”
  ————我是分割线——————————
  慕容离正在吹箫,一身红衣,站在窗边,显得容颜越发冷艳。
  仲堃仪走进去,也不知会他,兀自在房里的椅子上坐了下来。静静地听他吹完曲子。
  慕容离吹到一半却停了下来,收拾玉箫,转身坐在了仲堃仪的对面。
  仲堃仪挑眉,“怎么,谁惹瑶光国主不痛快了?”
  慕容离瞥他一眼,不再言语。
  仲堃仪有些无辜,“看来,是真的很不高兴啊。”
  慕容离突然有种用茶杯将眼前这人砸死的冲动,说话做事永远先插科打诨几句,绝不轻易说出别人真正想听的话。精明得像只狐狸,还是只不会笑的狐狸。慕容离在心里编排仲堃仪时显然忘了,自己这两年来笑过的次数也屈指可数。
  
  
  
  
  
  
  
  
  
  

评论

热度(33)

  1. 七只影酒葱 转载了此文字
  2. 以齐制宾酒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