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只影

春风笑【仲孟】(一)

假酒熊与彭小葱: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是你,春风亦是你。—————————————————————
  仲堃仪带着大军赶到天枢时,小小的绿色身影站在城门中间,身后一众大臣,冷风撩起青衫,俏丽的脸蛋被冻得通红,颇似那人模样。
  仲堃仪挥手停军,胯下马,带着满身露重冷寒走到她面前。
  天枢的女王还很小,七八岁的样子,容貌却像极了先王,清丽端庄,隽秀温和。好看的眼睛藏在皮毛制成的厚厚衣服里,见到仲堃仪,染上些许惊喜,又有着点点怯意。
  仲堃仪蹲下身子,身上的盔甲相互碰撞发出些响声。仲堃仪将她额前的碎发撩到耳后,冰凉的触感令小小的人儿缩了缩,仲堃仪收回手,声音有些嘶哑,但很温柔。
  “王上叫什么名字?”
  人儿眨了眨眼,“父王唤我念卿。”
  仲堃仪的眸子里一瞬间有了些湿意,
  “孟念卿?”
  “不,仲念卿。”脆生生的音色落到仲堃仪耳里,泛起了一阵无可名状的心酸。
  伸手小心翼翼地将人揽在怀里,女王似乎觉得,他的声音里有些哽咽。“仲念卿,仲念卿。你姓仲……”
  那日,念卿在天枢的城下等了许久。父王生前总对她说,她的爹爹是这天底下最最聪明的人,他有好看的眼睛,好看的眉毛,笑起来的时候温柔极了。父王说,总有一天,爹爹会回来的,那时,他们就不必再受世家制肘,也不用总见到那个凶巴巴的大胡子,那个他从未见过的爹爹会带着希望回来。
  “父王,什么时候爹爹回来了,你同我一起去接他好不好?”
  父王的眼睛弯起,虽然以为人父,可笑起来时却还是像个小孩子般,“好。”
  “那爹爹还要多久才能回来?”
  念卿看着父王的眼睛在一排古籍上扫过,拿起一本厚厚的经史,“什么时候念卿能将这本书看完了,爹爹就回来了。”
  可爹爹还是让他们等得太久,念卿已将那本经史看了好些遍,父王也始终没等到爹爹,在去年的冬天走了。
  父王走后,爹爹终于回来了,带着可以护城的军队,许多她讨厌的人都在听说后连夜收拾家当逃离了王城,连那个大胡子派来监视的人,也在前几天灰溜溜地走了。
  那时候念卿想,爹爹定是个顶厉害的人,原来,长得也这般好看。
  “你是我爹爹吗?父王说,爹爹会回来保护念卿的。”
  仲堃仪将她搂紧了些,“是。爹爹会保护你,念卿,别怕。”
  那天,念卿听到了压抑的哭声,那么高大的爹爹,居然哭得像个小孩子一般,将自己抱在怀里,一遍遍地说着对不起,我来晚了,诸如此类的话。
  泪水划过俊美的脸颊,念卿想,她或许明白为何父王到死都还念念不忘他的“仲卿”,只是爹爹,委实来晚了些。父王等不到他,就先走了。
  “爹爹别哭,念卿会陪着你,只是,爹爹莫要再离开了。”小小的手帮仲堃仪拭去眼泪,眼神坚定地说着。
  仲堃仪仿佛在那眼睛里,看到了当年的绿色身影,一如这般坚定,“仲卿是独一无二的。”
  
  

评论

热度(48)

  1. 以齐制宾酒葱 转载了此文字
  2. 七只影酒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