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只影

【全员向】九幽

鱼婳璇:

前文:目录


 


【轮回篇·章十五】


 


仲堃仪与龙王啟昆约定的一百年时限的确是快要到了,然而仲堃仪因着近些天来发生的事而分了心神,将与龙王的约定忘记。这声嘶吼,仲堃仪原本以为是龙王苏醒了,却不知因何而痛苦,按照约定龙王苏醒后只需前来找他即可,而现在的样子……


 


仲堃仪心中顿生不妙的预感,自身的衰竭、九幽的动荡已让仲堃仪疲于应对,他产生了前所未有的绝望感,由小孟搀扶着走到外间一看,金色的龙气与九幽的戾气相交错,映衬地这里如同人间的白昼。


 


但是,九幽从来只有黑暗,便是那一日邪神降临的红光就让九幽众鬼颤栗不已,何况是龙王之力?仲堃仪掐指一算,这才忆起距离与龙王约定的日子还差了许多天。


 


“怎么偏生是这时候?”仲堃仪头疼起来,巨大的压迫感向他袭来,而如今的他已没有招架之力,正当时一道耀眼的光自远处升起,伴随着一声怒吼:“阎王,你骗我!”


 


仲堃仪无瑕想其他,只想到小孟就在他身边,所以他用尽全力推开了一旁尚在讶异中的小孟,龙王之力又急又狠,仲堃仪硬生生受了这一击,震地双膝跪地,嘴角溢出殷红的血液。


 


“阎……阎君。”小孟见到此番场景,喉咙处拼命想要说出关切的话语,可惜那些话就像卡在喉咙里,只有那句饱含担忧的呼唤从嘴中吐出。小孟看见阎君对他笑了,有什么记忆涌上心头,一开始是第一次见到阎君,再是第二次,阎君那个带着隐忍和忧伤的神情,再之后,涌现出小孟不记得的画面。


 


小孟感到,曾经有个人用法力毁去他的修为,抹去他的记忆,那个染血的香囊,怎会与那日在阳间选给阎君大人的一模一样?小孟想动,却动弹不得,仿佛一道灵光乍现于脑海,跌撞三生石的回忆清晰地在脑中呈现,此刻眼里的仲堃仪,苍老了许多。


 


仲堃仪不晓得小孟想起了过往,只瞧见他的眼中似有恨,更多地却是难以置信和伤心,仲堃仪缓缓抬起手,法力在掌心凝聚,小孟的身体轻飘飘地升起,惊慌之下小孟大喊:“仲堃仪!你……”


 


仲堃仪这个名字从小孟嘴里喊出来的时候,阎君的手颤抖了一下,但是无所谓了,现在他要将小孟送去那个没有他的尘世,他早就让判官在生死簿上写了小孟的名字。当小孟在尘世活过一生,他的记忆便会被孟婆捣碎,从此再也记不起仲堃仪这个名字,这也是仲堃仪早就和孟婆说过的。


 


从那时起,仲堃仪知道他终会受到天谴,阎君之位还于公孙钤,对于小孟,他不会想起曾经那些痛苦的过往,仲堃仪看着远去的小孟,耳边还传来小孟的喊声“仲堃仪!你这个大傻子,放我下去。”


 


即使小孟想起了从前,马上他就不会再有了,仲堃仪眼中温柔而带凄凉的笑终于在完全看不到小孟的身影后化作凌厉冰冷、严肃漠视的神情,现在,他仍是这九幽之主。


 


龙王那种打法,仲堃仪能撑住也叫他自己奇怪,九幽的众鬼自然是被惊动,霎时四面八方皆闻鬼泣,阴吏阴差们被频繁发生的动乱搅地心烦不已,却又必须平息,黑白二使在赶到阎罗殿的路上便见到空中掠过的小孟,来不及了解状况,急急地赶到阎罗殿,此时只有重伤的阎君跪坐于地,数十天未见,阎君竟衰老了!


 


黑白无常大惊失色,慌忙扶起仲堃仪,“阎君大人,你怎么……”,仲堃仪摆手,制止了白无常的询问。


 


未几,一条黑金的龙腾空而起,于金色的光辉中疾驰而来,落于阎罗殿的院中,化作人形,手还抚着胸口,仲堃仪看见他的胸口正流淌着鲜血。


 


“阎王,你真卑鄙。”啟昆瞧着仲堃仪这副模样,瞧见九幽如今的状况,终于确信了那个小阴差来拔他逆鳞的原因,白无常说道:“龙王,明明是你背弃诺言,提前苏醒,怎地反咬阎君一口,还将阎君打成重伤?”


 


“哼,你们地府众鬼自然齐心,本王只问你阎王,是不是你让这小阴差来拔本王的逆鳞!”龙王怒火冲冲质问仲堃仪,宽大的长袖拂过,院中多出一个身影躺于地上,手中紧紧攥着那片血淋淋的黑金逆鳞,白无常惊叫道:“执明!”,执明额上满是冷汗,眼睛艰难地睁着,龙王到底没下重手,否则现在,他早就灰飞烟灭,不会还剩下一口气。


 


“本君从未……想过要取你的逆鳞。”


 


“呵,你当本王是傻子吗?”


 


仲堃仪不知道执明怎么想到要去拔龙王的逆鳞,又是如何拔下来的,难道单凭他一己之力?况世上有几人知道龙王的逆鳞有特殊的功效?仲堃仪冷笑道:“本君如今虽然这幅样子,但那点傲气还是有的,如果真要你的逆鳞,怎会派这样一个小阴差去?又何必站在这里回答你的问题,咳咳。”


 


龙王方才气急,所以只想着来找仲堃仪,完全没想过其他,现下仲堃仪的解释确有道理,龙王沉默了,仔细想起来,这小阴差拔下逆鳞的瞬间有邪气一闪即逝,被龙气震开,“好,本王信你一次,但是,这个小阴差,本王不会放过他。”


 


啟昆说着便聚起法力,执明只是望着离魅所在的屋子,嘴唇翕动着,仲堃仪见此制止道:“慢,龙王,这小阴差犯下大错,应该由本君处置,龙王何苦费神,现下不如留几分气力使逆鳞重回心口三寸。”


 


啟昆冷笑道:“哼,说得轻巧,龙之逆鳞拔下哪有能重生回去的,便是连新的都不会再长,本王怎知,你会不会徇私。”,啟昆对阎王有几分了解,知道阎王的话哪些可以信,哪些不可信。


 


仲堃仪蹙眉,攥紧了拳头,随即漠然道:“他已被你的龙气所伤,现在剩下一口气,迟早也是会灰飞烟灭的,像他这样的小阴差,还不值得本君去救。”,白无常若不是跟在阎君身边上千年,差点就要信了此言,阎君一直在使力,让白无常与黑无常靠近不了执明半步。


 


说到底,执明是白无常带出的阴差,几分情谊是有的,白无常自然会难受,瞥了瞥阎君,苍老的面容仍然气势非凡,即便遭受重创,腰背仍旧挺得笔直,不肯弯半分。


 


龙王思虑了片刻,最终还是收手,只是硬将执明攥在手中的那片逆鳞拿出,他打算现在就去找到裘振,一同入了轮回,这逆鳞作为裘振的护身符与指引之物,让他能够于俗世还了欠下他的那一刀。


 


只是,令众人都想不到的是,逆鳞在入龙王手中的刹那,蛰伏已久的一个身影窜出,夺了逆鳞便消失不见,速度快地令人猝不及防,啟昆立即追逐出去。仲堃仪一下子提起心来,那身影虽快,可仲堃仪认出了他,已入邪道的毓埥神,原来他降临于九幽的目的,是龙王的逆鳞……那么,公孙钤呢?


 


“阎君大人,您没事吧?”黑无常忍不住担忧道,仲堃仪叹道:“九幽,怕是要迎来一场大动荡了。”,说罢又瞧了瞧被白无常抱在怀里的执明,沉默下来。


 


白无常知道执明撑不住了,仍然看了看阎君,阎君那副沉默的样子说明了一切,“白无……常……大人,我……是不是……就要灰飞烟灭了?”执明断断续续地询问,白无常面有愠色却有泪盈在眼眶,呵斥道:“你怎么这样莽撞?平日里对你的教导都忘到哪儿去了?离魅真是白宠了你。”


 


“我……只是……想要试试……帮帮离……”


 


“别说话了。”仲堃仪用自己的法力去维持执明仅存的那一丝气息,但也只是短暂的维持,给执明一个了却心事的时间。“白无常,你带他去屋中吧。”仲堃仪言罢便纵身跃起,将怀中藏着的玲珑珠掷出,“黑无常,请你把这个放进轮回道。”声音渐消,仲堃仪已不见踪影,到如今他还剩一件事没做了。


 


白无常将执明扶起,刚走了一步,那间屋子便开了门,一只细瘦的手扶住门,红衣翩跹一公子露出面容来,让执明想起当年画中幻境,离魅影影绰绰出现,也是这般冷漠疏离,唯一不同的是他看他的眼神。


 


“执明。”


 


离魅轻声呼唤,执明脱了白无常的搀扶,倒在离魅的怀中,只说了一句话:“离魅大人,我可真没用。”


 


白无常叹了口气,与黑无常一道避开,院中只剩下离魅与执明。执明有了一种熟悉之感,好像是做为人将离世间的那种走马观花,回顾一生,然而他没有下一生了,昔日成为阴差以后到现下的画面快速地闪过脑海,仿佛夹杂了他没有印象的场景。


 


“离魅大人,我现在很怕,就算作为人快死的那一刻都没有现在这样怕。”执明靠在离魅肩头这样说着,离魅自然懂他,因为离魅想起了那段丢失的记忆,在天涯海角那个幻境实际上是他曾经真实经历过的。


 


“怕什么?”


 


“说不清,或许是种遗憾……”


 


离魅眼眸动了动,取下执明脖颈上悬挂的那块血玉,“拿着它吧,拿着它,就不怕了。”一滴泪落在血玉上,执明摊开手接时恰好瞧见了,离魅大人……在哭啊……


 


“离魅大人,我好像见过你……在……曲水流觞处……”执明握在手中的血玉滑落,身形渐渐化作点点银辉,离魅喃喃自语道:“曲水流觞小亭中,见一凡人饵食小池之鱼,面红润而露康健之魄,以童稚之笑靥入吾魅眼,由喜而悲,猝离于世。执明,我欠了你一世安乐。”


 


离魅聚起那些银辉,藏于血色小玉中,步伐不稳地离开了阎罗殿。


 


乾笙那日追毓埥而去,却并未发现毓埥的踪迹,反倒被背阴山里的那些孤魂野鬼绊住了脚,乾笙才发觉毓埥竟如此狡猾,故意弄大动静,使九幽众神误以为他藏匿于此,乾笙开始担心毓埥的目的对九幽不利。


 


好不容易走出背阴山,便察觉到了陵光痕迹,才知陵光不知什么时候挣脱了阎君的束缚,大抵是为了寻他,走进了背阴山,乾笙只好又进去,他还真不想瞧见陵光又像当年狼狈的模样。


 


陵光见到乾笙的那一刻欣喜不已,这样的重逢一如当年初见,当乾笙唤他小包子的时候,他知道,公孙钤回来了。


 


“小包子,你太任性了,怎么还敢闯背阴山。”


 


陵光笑道:“以前不也闯了?何况我们现在不是都好好的吗。”


 


公孙钤微微一笑,但是他无法沉浸在重逢的喜悦中,“小包子,你怎么会跑出来?那个禁咒没有伤到你吗?”


 


闻言陵光沉默了,他不知该不该和公孙钤说仲堃仪衰弱的事,但是他知道公孙钤感受地到,迟早也会了解的,犹豫了片刻,言道:“仲堃仪,可能会出事。”


 


公孙钤大惊“怎么回事?”


 


正当时,龙王的嘶吼震动九幽,背阴山亦是山摇地晃,二人对视一眼,欲朝出口而去,然而山中孤魂野鬼同样被惊动,加之地府的鬼泣声,一时混乱不已。


 


待一切平息,公孙钤与陵光从背阴山中走出,便见一人负手而立,玄色长袍飒飒而动,公孙钤从没想过仲堃仪会变成这样,陵光也不曾想过,一见仲堃仪布满褶皱的面孔,银黑相间的头发二人都吃了一惊。


 


仲堃仪只是微笑着说道:“好久不见,兄长。”


 


“你……你怎么会变成这副样子?”


 


公孙钤不肯相信短短千年仲堃仪竟将自己折腾成了这样,仲堃仪硬撑着挺直腰背,藏在袖中的手微微颤抖,竭力不让公孙钤瞧出所受的重创,“我说过,有谁能比兄长你更适合这九幽之主呢?”


 


公孙钤皱眉,眼中似有愧色,作为九幽之主,就不能心存情谊,原本他以为仲堃仪连情劫都过了,便没有人比仲堃仪更合适,即使是自己。可是,他错了,因为那么一丝的自私,他让仲堃仪走上了一条毁灭的路。


 


“堃仪,我对不住你。”


 


“你若是真觉得对不住我,便答应我一个要求。”


 


 


陵光闻言便知仲堃仪要说的是什么,“仲堃仪,我早告诉过你,这件事不可能。”


 


公孙钤垂眸,眼中那复杂的情绪变化教人捉摸不透,“其实,从恢复自我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可以按照自己内心的渴望做事,但是我没有,堃仪。在奈何桥边,我做了数百年的引渡灵,看着你一天天成为一个真正的阎君,堃仪,你是个好朋友、好兄弟,但是,你不是个好阎王,即便如此,却仍然没人能替代你,就算是曾经身为阎君的我亦是如此。”


 


公孙钤笃定的话语让仲堃仪有些不悦,“既然你一早便恢复了,未跟我说,我也就不计较了,那么兄长也应该清楚,我早就数次违反天规,即将受到天谴,若是你不来当这九幽之主,难道便要九幽覆灭,而人间再无生死?”


 


当是时,九幽轮轨逆转,戾气大聚大散,游魂窜动,背阴山厉鬼、恶鬼喷薄而出,却困于九幽,通往人世的门未开,乱上加乱。


 


一切发生的很是突然,任何人都没有准备,“怎么回事?”陵光扯住了公孙钤的衣袖,仲堃仪大感痛苦,有人在逆转轮轨,而改变命格。仲堃仪来不及多想,以极快的速度前往轮回道,那尽头一袭红衣飘扬,却是离魅。


 


离魅见阎君到来,手中化出白玉箫,道:“阎君大人,对不起。”,扭转命格乃是重罪,而如今为了救执明,在明知道九幽已动荡不安的时刻,在知道阎君已经乏力衰竭的时候,他仍然选择了这样做。


 


“离魅!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仲堃仪大怒,阎王之威尽显,纵使他衰竭,可他仍然是阎王,况且现在的他早就注定要死,所以,无论如何也要阻止离魅闯下大祸。


 


“我知道,而且我也明白这样做的后果,但是我没办法眼睁睁看着他灰飞烟灭,就像你无法看着小孟灰飞烟灭一样。”


 


仲堃仪顿了顿,片刻的迟疑给了轮回轨最后的转动时间,至此,一切宿命被重改,人间的钧天国本有八百年的江山,一改便只有三百多年。离魅用箫中藏着的那把剑刺入胸口,心头血滴落在轮回轨上,逆转命格是要付出代价的,“离魅,你真的疯了。”仲堃仪苦笑道。


 


淡漠于世,孤高清冷的魅鬼竟然选择以己为容器,扭转执明命格,跟在仲堃仪身后而来的公孙钤与陵光愣住了,高台之上,红衣卷裹着离魅落下那轮回道中,仲堃仪颓然地仰望上空,那里积聚了隐隐的天雷。


 


仲堃仪转过头来对公孙钤说道:“兄长,真抱歉,九幽毁在了我手上。”


 


那道天雷打下时,公孙钤大喊着仲堃仪的名字,陵光也闭上了眼,不愿看到这样残酷的一面,他们都没料到仲堃仪……会以这样的方式消失。


 


公孙钤心痛,他以为他能够救地了仲堃仪的……


 


谁也没看见,强光中仲堃仪分离出他的一丝神识,小孟,我会护着你,我说过的。天罚将他打入曾经囚困龙王的禁地,果然如公孙钤说的,没人有能代替他成为九幽之主,所以,在他犯下如此多的罪责后,却只是被囚禁。


 


仲堃仪逐渐变得冰冷,九幽便只有一个无情无欲的阎王,被囚困的阎王。


 


--------------轮回篇·完---------------


轮回篇结束了,有点点赶,下章就是入世篇,钧天这一世了。我的天,写了大半年,我也真是咸鱼233

评论

热度(26)

  1. 七只影鱼婳璇 转载了此文字
  2. 以齐制宾鱼婳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