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只影

第三十四章:陵光,天璇国主

笔尖墨:

 


第三十四章:陵光,天璇国主




酒红色头发女生离去,陵光看了慕容离一眼,坐回自己的位子上,孟章坐到旁边。


慕容离的眼神盯着陵光,似乎在想为什么陵光要这么做,因为眼前之人,是他要对付的仇人。


他也这么问了,“你为什么帮我?”


“不为什么。”陵光点开手机游戏,“看她们盛气凌人的样子不顺眼而已。”


陵光这么说,慕容离也不欲追问下去,坐回自己靠窗的位子,带上耳机。


孟章看了眼慕容离,简直浑身就差写着请勿靠近这几个字了,忍不住戳了戳陵光。


“喂,你平时也不是活雷锋啊?怎么今天想着帮忙?”


手机上面显示王者荣耀的画面,但是还没有开始,头也不抬的道:“我说真的只是看不顺眼,你信吗?”


“不信。”孟章摇头,陵光可不是这样正义感强的活雷锋。


“我也不知道,就是觉得慕容离这个名字有点熟悉,却想不起来哪里见过,不过看不顺眼也是真的,还不许我伸张正义啊?”


“得,你有理可以了吧?”孟章翻了个白眼。


惟愿吾王,长享盛世。


惟愿吾王,长享盛世。


兵戈鲜血,硝烟弥漫,杀戮死亡,连空气都是腥味,谁在,弥留之际叫唤。


惟愿吾王长享盛世……


忽然,天地骤然白色,仿佛弥漫大雾,雾中一抹紫色身影,似神似仙,不染纤尘,缓缓转过身,陵光揉了揉眼睛,想要看清那人是谁,却怎也看不清,只有朦胧的身影。


一道声音从紫色身影传过来:陵光,天璇国主,原钧天国天璇候,后自立为王。


陵光骤然睁开眼睛,天还没亮,手下意识的摸着一直放在枕头底下的那块白色古玉。


自从公孙钤送他这块古玉,他就很少做那个梦了,想不到这次居然还梦到了其它东西。


“陵光……天璇国主……原钧天国天璇候……后自立为王?”


陵光喃喃自语,重复着梦里出现的声音,翻看手机,才六点,想了想,从桌子上取过笔记本,点开游览器,输入陵光两个字。


下面显示是:古代四神兽中朱雀,名为陵光。


下面都是一些关于陵光朱雀的由来以及一些神兽,对于这些,陵光多多少少有些了解,随便翻了几下,并没有他想要的消息。


再次输入天璇,显示的不过是一些与七星有关系的答案,再次输入钧天,都没有查到陵光想要的。


梦里那个人是谁?为什么他觉得好熟悉?钧天国,那又是什么地方?为什么连度娘都查不出来?


周六本来打算好好补一觉,居然梦到这种坑爹的事情,陵光扶额,内心的欲哭无泪的。


如果说陵光是欲哭无泪,那么这边的孟章那才是真正的崩溃!


“仲方方土仪!!!”


孟章穿着恐龙睡衣一脸没睡醒的模样,嘴巴张大的可以塞下一个鸡蛋,眼睛差点瞪出来。


谁来告诉他,仲堃仪这个家伙怎么会出现在这!!!!还在他家的厨房捣腾!


“你怎么在这?凌秘书呢?被你拐卖了?”


仲堃仪抿了抿唇,忍住笑,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小家伙说话总是这样有趣,忽然想起医务室那次,他也是说:医务老师被你拐卖了?


将早餐端出来,仲堃仪解下围裙。“凌秘书今天有点急事来不了了,想着反正我也要过来给你补课,就让我过来提前过来照顾你。”


“纳尼!?”孟章差点咬到自己舌头,捂着脑袋头疼的回到卧室,不断的来回走动。


凌秘书啊凌秘书啊,你这是给我挖坑呢,你难道不知道我和那仲方方土仪就是水火不容吗?!!


要问现在孟章最讨厌的是什么,那绝逼是仲堃仪啊!要问为什么,他也不知道,就是看不顺眼,可能前世欠了自己吧。


到现在孟章发现,原来上学那么可爱,放假双休这么难熬!


孟章在卧室里纠结的要死,仲堃仪这边宙斯摇着尾巴走过来,蹭了蹭仲堃仪。


仲堃仪抿唇笑了笑,从厨房里拿出专为宙斯做好的早餐,放到宙斯跟前,然后宙斯又蹭了蹭仲堃仪表示感谢,摇着尾巴吃起来。


届时,孟章已经换了件绿色的宽松版T恤,超宽松,看起来有点像小孩子偷穿了大人衣服的感觉。


洗漱完,孟章揉了揉头发,坐到椅子上,趁着仲堃仪转身之际,又瞪了他一眼,这是自己家,他为什么要怕一个仲堃仪躲着不出来?


仲堃仪要是敢怎么着,他就……他就咬死他!


早餐很简单,就是一碗薏米粥和一个鸡蛋加上一杯牛奶。


仲堃仪弄好一切,坐到孟章对面。


孟章拿着勺子,犹豫的想着要不要吃这碗薏米粥,会不会这仲方方土仪看他不顺眼下个泻药玩死自己??


吃了一口,孟章瞪大眼睛,眉由皱着逐渐舒展开,看了仲堃仪一眼,眸子中藏了钦佩,纵然他很不喜欢非常讨厌仲堃仪,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个薏米粥真的很好吃,甜而不腻,口感超好。


如果是凌秘书,孟章绝对要大夸特夸赞美一番,但眼前这人……孟章想了想,还是算了,默默的吃着碗里的粥。


“味道如何?”仲堃仪问道。


“还可以。”孟章点头。


收拾完东西,接下来就是补课时间了。


经过几周的努力,孟章的数学终于提上去了一丢丢。


已知如图二次函数y=a×2+bx+c的图像与x轴交于ab两点,其中a点坐标为(-1,0)点c(0,5),另抛物线经过点(1,8),m为它的顶点。


求解:抛物线的形式。


求解:三角形mcb的面积x三角形mcb。


孟章看着这个题目,彻底傻眼,不明白为毛一个数学题要这么多的abc,一看就知道是外国佬发明的。


“唉。”孟章装模作样的摇头晃脑,“有些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些人他死了,也不让别人活着,比如……希尔伯特,华罗庚,爱因斯坦阿基米德……”


仲堃仪停下手中的笔,抬头,“爱因斯坦阿基米德是研究物理的。”


孟章翻了个白眼,“都一个意思。”


仲堃仪不语,这句话说的也不算错,物理数学本来也不分家。


十几分钟后,仲堃仪收题,看着上面的解题过程,双眉轻拧,“不对,这个地方应该这样解答……”


噼里啪啦一顿,终于解释清楚,孟章点头,原来是这样,一转头,发现宙斯貌似鄙视的看了自己一眼,气的孟章差点气不打一出来,为什么现在连一只狗都能鄙视他了??简直没天理啊!


孟章忽然眼睛一亮,“仲方方土仪,这样吧,我给你出一道题,你要是答的出来我就继续补课,做不出来就让我玩一天。”


仲堃仪道:“这样对我有什么好处?就算不做你也需要补课。”


见仲堃仪不吃这套,孟章只好使用激将法,“你不会是怕我出的题你做不出来吧?如果是那就说,大不了我让你百度还不行吗?”


“三个小时。”仲堃仪想了想,点头。


虽然没有预想的那么好,但孟章也很知足,立马成交,把自己早就想好的题说出来。


“一个小孩子吃一块瓜要三分钟,如果十个小孩子吃十块瓜呢?”


“三分钟。”仲堃仪答的毫不犹豫,孟章却扬起得意的笑。


“错!”


ps:仲孟之后故事进入中阶段,牵扯前世今生,记忆之类的yy

评论

热度(10)

  1. 七只影笔尖墨 转载了此文字
  2. 以齐制宾笔尖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