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只影

灯火阑珊时 14

M烈烈骄阳Q:

论毓王府究竟有多少探子😂😂


————————————————————————————


毓王妃被打的消息通过不同的渠道传到了不同的人的耳朵里。


首先得到消息的是仲堃仪,彼时,他正在学宫中与人辩论,看到落在窗户上的白鸽,心里一急,言辞便激烈起来,把对手怼的哑口无言,正因为此,被来学宫挑人为自己分担政务的公孙钤看中,后引荐入宫。


但是现在的仲堃仪却没心思管这些,他急急忙忙回到自己的房间,那只白鸽也跟了过去。


关好房门,仲堃仪一手抓住白鸽,一手抚上白鸽的头,刚才在毓王府发生的事情便出现在仲堃仪的脑海中。


仲堃仪一惊,慕容骁居然敢动手!!在听到慕容骁的最后一句话时,更加惊讶,那只肥兔子可不是这么说的啊……


仲堃仪放开白鸽吩咐道:“你继续盯着小殿下。”白鸽飞走了,仲堃仪气呼呼的去找小兔妖鹏鹏算账。


第二个收到消息的是慕容黎,当时他正在吃饭,然后噗嗤一下,咱们英明神武的黎帝丝毫没有形象的把饭吐了出去,惹得旁边的执后一阵白眼,,,


“这个阿骁长本事了,居然还敢动手,,,”慕容黎气笑了,然后让人接着汇报。当听到慕容骁遇到刺客时当即大发雷霆,刚想下令让人彻查,就被自家皇后拉住了袖子。


“明儿怎么了???”慕容黎转头问道。


执明心虚的笑笑:“那个,,,能不能让他们先出去???”


慕容黎允,待房间里只剩两人时,执明深吸一口气:


“阿黎,,,刺客是我派的,,,”


慕容黎一惊:“你说什么???不是,你派人刺杀阿骁???”


执后猛摇头:“没有没有,,,我只是想让人去教训教训李煦,哪知道那些人办事那么不靠谱,居然趁着阿骁在的时候,,,,”执明越说声音越小,看着面无表情的慕容黎,心里更是没底,慕容黎有多宠慕容骁他是知道的。


看着执明越来越垮的脸色,慕容黎轻笑,然后将他环住:“好啦,我没有要怪你的意思,只是,下回,你记得跟我商量一下,这次,,倒是咱们对不起艮将军了,明日我便召阿骁进宫,这个臭小子,是越来越不把我的话当回事了。”


执明松了口气,然后闷闷的应了声。


由于种种原因,李煦是最晚知道消息的,那时候,慕容骁刚离开,苏严后脚就进了李煦的房门,亲昵的搂着李煦的腰,李煦也没有阻止,只是勾勾唇角:


“艮墨池被打了,虽然只有两巴掌,但也足够他难过好一阵了,你记得抓紧时间,否则,,等他缓过神来,有你好果子吃。”


苏严亲上李煦的脸颊:“你放心,我都准备的差不多了,,,”


李煦起身,为自己倒了杯水:“我还没问你呢,你是怎么出现在云蔚泽的??”


“恍惚记得是什么人告诉了我,,,哎呀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最终还是我的。”苏严笑的猥琐,望着李煦的眼睛似乎都泛着绿光。


李煦冷哼一声:“若不是那药,你以为我会让你得逞???”


苏严丝毫不觉受伤,还沉浸在自己的幻想里,随即想起了什么,便问:“我到想问问你,那药如此危险,你是从何得来的???怎得自己喝了下去??”


李煦皱了皱眉:“有钱能使鬼推磨,只是,,,我总觉得那晚之事处处透着古怪,那药我明明是下在慕容骁杯子里的,,,,”


苏严无所谓的摇摇头:“木已成舟,想那些作甚,倒不如,,,做些有意义的事情。”然后便抱起李煦走向床榻,李煦内心虽不情愿,但是那药还有残留,况且,,,他,或者说他们家,现在还需要苏严的助力,便也随他动作了。


在说仲堃仪,气势汹汹的回了含章酒楼后面的院子,抓起彭彭的耳朵质问道:“死兔子,现在还学会撒谎了是不是???我千叮咛万嘱咐,你就是这么办事的?信不信我现在就扒了你的皮做红烧兔肉吃!!!”


小兔妖彭彭被吓得一愣,随即挣扎道:“小孟章救命!!!这里有人要杀兔子啦!!!!”


仲堃仪连忙捂住彭彭的嘴巴:“别吵吵!!!我让你办的事你没办好就算了,居然还敢求助???”


彭彭毕竟是只有脾气的兔妖,当即反驳:“你胡说!!!我怎么没办好!!!我把有药的酒换给了李煦,还把那个醉鬼放了进去,这里灵气那么少,对妖族的压制那么大,我容易嘛我!!!”


仲堃仪放下彭彭:“你确定跟李煦发生关系的是苏严???”


小兔妖两只眼睛转了转:“额,,不出意外的话,,是苏严。”


仲堃仪惊道:“什么???不出意外???那就是说也有可能是毓王???不是,我说你怎么不好好看看呢!!!”


彭彭毛茸茸的脸霎时变红,还好有毛挡着,心虚的大喊:“我还是个小兔子!!!!”


仲堃仪一挑眉:“呦!小兔子。”


彭彭继续大喊:“是!!!小兔子!!!”


这时,孟章走了过来,对仲堃仪一顿数落:“你怎么又欺负彭彭,他还小呢,再说了,这里是人间,不是灵域,你就不能悠着点,吓着人怎么办呢。”


仲堃仪撇撇嘴,但是又不能把事情告诉孟章,看着彭彭得意的小眼神,仲堃仪咬牙切齿的样子写满了早晚吃了你几个大字。


孟章抱着彭彭去喂食,仲堃仪在原地想了想,据彭彭所说,跟李煦发生关系的应该是苏严没错,至于慕容骁会误会,,,大概是那个肥兔子偷懒没盯到最后,所以被李煦钻了空子。


艮墨池不放心南堇,便遣了辛曳去寻,自己一个人失魂落魄的坐在窗边,脸颊高高肿起,文拾在一旁看着觉得不忍想帮他擦药,但是被拒绝了,只能在一旁暗自叹气。


文拾伺候艮墨池的时间不长,但是却深深的为艮墨池的气质所折服,以前总听说镇南大将军比齐将军还像冷面阎罗,但是这些日子,他所看到的艮墨池却温润如玉,琥珀色的眸子熠熠生辉,越看越觉得好看,虽然话是少了点,表情也不多但是周身的气场却是温和的,让人忍不住的想要靠近,文拾不明白,明明家里这个这么好,为什么王爷就不多看一眼呢??


艮墨池感觉到文拾的视线一直在自己身上,觉得有些不舒服,便让他去休息了,自己一个人对着夜空沉思。

评论

热度(21)

  1. 以齐制宾M烈烈骄阳Q 转载了此文字
  2. 七只影M烈烈骄阳Q 转载了此文字